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七四五章 风急火烈 再见江湖(下)

赘婿 第七四五章 风急火烈 再见江湖(下)

    鲜血飞散,刀风激起的断草飞舞落下,也不过是一转眼的瞬间。

    被陆陀提在手上,那林七公子的状态的,大家在此时才能看得清楚。前前后后的鲜血,扭曲的手臂,明显是被什么东西打穿、打断了,背后插了弩箭,种种的伤势再加上最后的那一刀,令他整个身体如今都像是一个被糟蹋了无数遍的破麻袋。

    挥出那惊艳一刀的黑色身影冲入另一边的阴影里,便消融了进去,再无动静,另一边的厮杀处如今也显得安静。陆陀的身形站在那最前方,高大如铁塔,静静地放下了林七。

    远处,完颜青珏微微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人群中的众高手都已各自舒展开手脚,让自己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很显然,顺遂一晚之后,意外的情况还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了,这一次出动的,也不知是哪里的武林世家、高手,没被他们算到,在暗地里要横插一脚。

    方才冲出来的那道黑影的刀法,委实已臻化境,太不简单,而转眼间七八人的损失,显然也是因为对方的确伏下了厉害的陷阱。

    陆陀的手已经在第一时间扬起,打出了准备迎敌的手势,他警惕着方才挥刀之人消失的方向。人群之中,一名女真汉子低伏下来,搭箭挽弓,聆听夜林中的风声,砰的一声响起来,他的面门上鲜血爆开,整个人倒向后方。

    “当心——”

    “迎敌——”

    这诡异的袭击打破了同样诡异的片刻安静,有人大吼而出,所有的人扑向周围,各自寻找掩护。银瓶被那李晚莲拿住要害,以截脉手法重重打了数下,此时浑身软麻,想要反抗,却终于还是被拖着回去。在这混乱的视野中,这些人同时展现一流身手的场面简直惊人,浸淫武道多年的步法身形,又或者是猎场、军旅多年培养出来的野性直觉,在真正临敌的此刻都已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她自小练习最正统的内家功夫,这时候更能明白眼前这一切的可怖。

    无论是步法、身形舒展时的风雷之声,还是如闪电般飞窜掠行的技巧,又或是腾挪折转的章法。都确确实实地展现出了这支队伍的成色,岳家军自建立时起,陆续也有许多高手来投,但在军中拿高手组成精锐并不聪明,对于由难民、农人组成的军队来说,单纯的严苛训练并不能使他们适应战场,唯有将他们放在老兵或是绿林强者的身边,才有可能激发出军队最大的力量。

    但无论这样的配置是否愚蠢,当事实出现在眼前的一刻,尤其是在经历过这两晚的屠杀之后,银瓶也只能承认,这样的一支队伍,在几百人组成的小规模战斗里,的确是趋近于无敌的存在。

    对面陡然出现的英雄,给了陆陀等人一个狠狠的下马威,确实极不简单,尤其是那黑影冲杀中的一式“夜战八方”,比之父亲的枪法造诣,恐怕都未有逊色。但即便如此,这一刻,银瓶还是很想大声地喊出话来,希望他们能够速速离开。当然,最好是能带上高将军。

    无论对方是武林英雄,还是小拨的军队,都是如此。

    天际之中星月流转,在林间投下稀疏的光影,树林一侧不多的火焰还在燃烧,使得烟尘飘荡上夜空。这一刻,人影在树林中呼啸交错,有人躲避,有人在腾挪折冲之中迅速往前,亦有身法诡异之人,贴地而走犹如可怖的蜘蛛,身形几乎全完躲进了不高的野草之中,足可躲避开箭矢的威胁,同一时刻,女真的神射手、绿林高手中擅暗器者也一面躲避一面猛地出手了,飞蝗石、铁蒺藜、箭矢飚射,噼噼啪啪的投降那一片昏暗之中。

    陆陀也在同时发力跃出,有几根弩矢交错射过了他方才所在的地方,草茎在空中飞扬。

    “突火枪——”

    暴喝声震动林间。

    双方的对比先前说起来虽是有明有暗,但实际上,大伙儿此时身处的都还是一片暗林之中。当陆陀一方数十高手在四面八方都动起来,黑暗里便如同陡然咆哮起的暗潮。随着人群的冲突,一名女真射手迅速缠起了火箭,刷的射出,同时,亦有人拿起了浸润火油的火把,点起来便掷向那黑暗当中。

    掷出那火把的一瞬间,交错而过的弩矢射进了那人的肩膀。火焰掠过夜空,一棵小树旁,射出弩矢的来袭者正回身躲避,那飞掠的火把缓缓照亮不远处的情景,几道身影在惊鸿一瞥中露出了轮廓。

    “小心火器——”

    “看到了!”

    “鼠辈,出来——”

    呼喊声惊起间,已有人飞掠至敌人的周围。这些绿林高手战斗方式各有不同,但既然有了准备,便不至于出现方才一瞬间便折损人手的局面,那最先冲入的一人甫一交手,便是身形疾转,打呼:“小心——”弩矢已经从侧面飞掠上了空中,随后便听得叮叮当当的响声,是接上了兵器。

    第二人、第三人也在骤然间突入,骤然间也有人大吼:“中计!点子扎手!”

    完颜青珏脑门血管急跳,在这片刻间却不明白中计是什么意思,点子扎手又能到什么程度。自己一方全都是好不容易聚集的一流高手,在这林间放对,纵然对方有些精锐,总不可能个个能打。就在这大喊的片刻间,又是八九人冲了进去,然后是混乱的大喊声:“大家合力……宰了他们——”

    “给我死来——”

    “啊——”

    “小心中计——”

    叫声之中,一人被切开了肚子,让同伴拖着飞快地退出来。陆陀原本想要在中间坐镇,此时被他们喊得也是一头雾水,疾冲而入。既然是喊合力宰了他们,那便是有得打,可接下来的小心中计又是怎么回事?

    不远处,银瓶头晕脑胀地看着这一切,亦是疑惑。

    陆陀的身影奔突过去!

    树丛后,激烈的打斗映入眼帘,这是十余道身影的一场混战,陆陀奔突而来,照着最前方见到的敌人便是横刀一斩。那人手持钢刀,另一只手上还有一面盾牌,在陆陀的大力劈斩下,顺势便被斩飞出去。周围的同伴也是厉害,随着陆陀的到来,三名高手也顺势上前猛攻,对面却见人影换位,有一柄长枪、一柄钩镰迎上,要挡住四人的进攻,转眼间便被逼得节节后退。

    陆陀的心中却已然察觉出了不对。江湖上说年刀月棍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枪与剑都是易学难精,耍得好的都是高手,钩镰更是异形兵器,要使好极难。这一长枪一钩镰虽然被打得节节败退,然而在自己与其余三人的围攻下还能支撑的,在绿林间怎么都不可能籍籍无名。

    这两杆枪退出几步,便有长刀长剑游走过来,在游走中再度敌住四人猛攻,那长枪与钩镰却在瞬间补上了刀剑的位置,接下周围几人的攻击。

    十数江湖人的厮杀,与士兵厮杀大不一样,走位、意识、反应都灵巧至极,然而,在这看似混乱的奔走拼杀中生生架住了己方十人进攻的,在眼前仔细一看,竟只有七个人,他们互相之间的配合与走位,互相关照的意识,默契到了极点,以至于己方这般强攻,竟无一斩获,先前大意中还被对方伤了一人。

    对方……也是高手。

    陆陀于绿林厮杀多年,意识到不对的瞬间,身上的汗毛也已竖了起来。双方的刀兵相接还只是片刻时间,后方的众人还在冲来,他几招强攻之中,便又有人冲到,加入攻击,眼前的七人在默契的配合与抵挡中已经连退了数丈,但若非结果诡异,一般人恐怕都只会觉得这是一场完全乱来的混乱厮杀。而在陆陀的攻击下,对面虽然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然而当中那名使刀之人刀法飘渺轻盈,在狼狈的抵挡中始终守住一线,对面的另一名使刀者更显然是核心,他的大刀刚猛凶戾,爆发力强,每一刀劈出都犹如火山迸发,大火燎原,亦是他一人便生生抵挡住了己方三四人的攻击,不断减轻着同伴的压力。这刀法令得陆陀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有不好的东西,正在萌动。

    ……

    林间一片混乱。

    不光是眼前的这一面,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威胁,树林其它方向上,被完颜青珏安排的斥候、外围人员也被惊动,正在迅速聚集过来。银瓶的身边,一名女真人吹起了厮杀的号角,将讯号远远传开,随后,只见远处的林间亦有信号弹飞起,或许是另一边赶来的营救者也已经被发现了。

    李晚莲舔了舔指尖的鲜血,不远处,在潘大和等人的围攻下,高宠也只是勉力支撑,他知道有帮手到来恐怕是最好的时机,但频频厮杀,也难有寸进。就在此时,才刚刚交锋片刻的树林那头,陆陀的吼声响起来:“走——”

    这吼声高亢焦躁,透露出来的,绝不是令人安定的讯号。陆陀身为这样一支队伍的领头人,就算真遇上大事,往往也只能示人以沉稳,谁也没想到、也想不到会遇上怎样的事情,让他露出这等焦躁的情绪。

    就在这大吼声中,有人两人冲了过去,其中一人只是在草上微微跃起,脚步还未落下,他的前方,有一道刀光升起来。

    刀锋与人影交错,身体落地翻滚,人头已冲天飞起,这次出刀的身影颀长高瘦,一手握刀,另一只边却只有衣袖在风中轻轻翻飞,他出现的这一刻,又有在厮杀中大喊:“走——”

    而在看见这独臂身影的瞬间,远处完颜青珏的心中,也不知为什么,陡然冒出了那个名字。

    ——“参天刀”,杜杀。

    与此同时,血潮翻滚,兵锋蔓延推出——

    ……

    就在片刻之前,陆陀的心中已经涌起了多年前的记忆。

    那时候武朝北伐声浪高涨,南面正好有方腊起事,主和派的齐家没有坐视良机,上方动用关系,给予了方腊一系不少的帮忙,陆陀当时也随之南下,来到方腊军中,加入了名叫包道乙的绿林人的麾下。

    包道乙在圣公军中地位不低,但也有不少敌人,当初的霸刀便是其一,后来心魔宁毅因缘际会斩杀了包道乙,霸刀营将其保下,据说还成全了宁毅与那霸刀庄主刘西瓜的姻缘。

    以那宁毅的武艺,自然不可能真的斩杀包道乙,事情的真想难寻,但对陆陀来说,也并不关心。只是当时霸刀营中高手众多,陆陀投身包道乙麾下,对于部分的敌手也曾有过了解,那是由曾经刀道无双的刘大彪子教出来的几个弟子,刀法的风格各异,却都有所长。

    眼前这些人中的两人,与自己对阵防御的刀法轻盈飘渺者,隐约便是那“羽刀”钱洛宁,至于另一位爆裂凶戾的,似乎就是传闻中“烬恶刀”的痕迹。

    霸刀营……

    这三个字在心头涌现,令他一瞬间便喊了出来:“走——”然而也已经晚了。

    就在他大吼的同时,有人在林间挥手。

    冲得最远的一名女真刀客一个翻滚飞扑,才刚刚站起,有两道人影扑了过来,一人擒他手上钢刀,另一人从背后缠了上去,从后方扣住这女真刀客的面门,将他的身体由上至下按在了地上。这女真刀客钢刀被擒、面门被按,还能活动的左手顺势抽出腰间的匕首便要反击,却被按住他的男子一膝盖抵住,短刀便在这女真刀客的喉间反复用力地拉了两下。

    粘稠的鲜血汹涌而出,这只是眨眼间的冲突,更多的人影扑过来了,一道身影自侧面而来,长刀遥指陆陀,杀气汹涌而来。

    ……

    这厮杀推进去,又反推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人想走,后方的已经朝前方接上去。

    陆陀在激烈的打斗中退出来时,眼见着对阵陆陀的黑色身影的刀法,也还没有人真想走。

    冲进去的十余人,转眼间已经被杀了六人,其余人抱团飞退,但也只是隐隐觉得不妥。

    一切发展得委实太快了,从那战场的一端被诡异卷入了林七等七八人,到众人前锋的冲入,后方的赶来,再到陆陀的猛退,战线反推,还只是片刻的时间,对于一场战争来说,这或许还只是刚刚开始的试探**锋。

    这一刻,多数人都已经冲向锋线,或者已经开始与敌方交手。仇天海蓄力奔突,一式通背拳砸向那首先出现,正对抗两人的独臂刀客。那独臂刀客平平淡淡的回身一斩,杀机削向仇天海的脑门,他猛地发力转折,躲开这一刀,旁边有三道身影杀出来了。白猿通臂拳与谭腿的功夫在周围打出残影,甫一交锋,砰砰砰砰的打退了三个人。

    双方的武艺,顶多也是差不多的,他的心中隐约觉得能打。

    人群中有人大吼:“这是……霸刀!”许多人也只是微微愣了愣,分心去想那是什么,似乎颇为耳熟。

    然后,有人喊出了“黑旗”。

    “走——”陆陀的大吼声开始变得真实起来,夜晚的空气都开始爆开!有人大喊:“走啊——”

    鲜血在空中绽放,头颅飞起,有人跌倒,有人连滚带爬。血线正在冲突、飞起来,转眼间,陆陀已经落在了后线,他也已知道是你死我活的瞬间,奋力厮杀试图救下一部分人,李晚莲拖起银瓶要走,银瓶奋力挣扎起来,但终于还是被拖得远了。

    那一边的黑衣众人冲出来,厮杀之中仍以奔跑、出刀、躲避为节奏。即便是对抗陆陀的高手,也绝不随意停留,往往是轮番上前,一齐进攻,后方的冲上前去,只进行片刻的、迅速的厮杀便跃入树后、大石后方等待同伴的上来,间或以弩弓对抗敌人。完颜青珏麾下的这支队伍说起来也算是有配合的高手,但比起眼前突如其来的敌人而言,配合的程度却完全成了笑话,往往一两名高手仗着武艺高强恋战不走,下一刻便已被三五人一齐围上,斩杀在地。

    黑潮的推进——尤其是在面对着数十高手时——迅速得令人难以反应,但终究不可能立刻追上李晚莲等人,陆陀在后方拼杀片刻,转身冲杀突围,那边潘大和等人也已弃高宠而走,高宠挺枪欲追,此时脑海却晕眩了一瞬,他厮杀至此,也已渐渐脱力。

    陆陀奔跑了过去,高宠深吸一口气,身侧便是一道道的人影掠过。

    完颜青珏等人还未完全离开视野,他回头看了一眼,挽弓射箭,大喝道:“陆师傅快些——”

    陆陀吼道:“他们留不住我!”

    对于陆陀的这句话,其他人并无疑问,这等级别的高手武艺精湛潜力巨大,如同高宠一般,若非目标牵制,或者厮杀力竭,极是难杀,毕竟他们若真要逃跑,一般的奔马都追不上,普通的箭矢弩矢,也绝不容易致命。就在陆陀大吼的片刻间,又有几名黑衣人自侧前方而来,长鞭、铁索、钢枪乃至于渔网,试图挡住他,陆陀只是稍稍被阻,便迅速地转移了方向。

    两面铁盾拦在了前方。

    陆陀虎吼奔突,将一人连人带盾硬生生地砸飞出去,他的身影转折又窜向另一边,这时候,两道铁制飞梭穿插而来,交错挡住他的一个方向,巨大的声音响起来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烟尘升腾,火光交错,众人的竭力阻挡只是将陆陀奔行的方向稍稍限制,有十余道长铁管对准他,发射了弹药。

    陆陀的身形震动了好几下,脚步踉跄,一只脚忽然矮了一下,远远的,黑衣人席卷过了他的位置,有人抓住他的头发,一刀斩了他的人头,脚步未停。

    许多人瞪着眼睛,愣了片刻。他们知道,陆陀就此死了。

    这是江湖的末日。

    ……

    黑旗的众人,还在蔓延而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