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六十八章 广告、布局

赘婿 第六十八章 广告、布局

    第六十八章 广告、布局

    端午之夜,秦淮河上灯火飘香,方才举行了花魁赛的校场附近,用于举行花魁宴的大堂内灯火通明,座无虚席。

    这次的宴席大概是三四百人的规模,在知府刘大人的主持下开始,先是小小的歌舞表演,随后四大行首以各自的方式出场、感谢、落座。这是固定的流程了,绚丽、而又正式。各种名流士人齐聚一堂,宴席落座最为前列的自然是一些真正有名气的官员名士,随后便是在花魁赛上有支持的商人们,例如濮阳逸、苏檀儿这等人大概居于前列,而顾燕桢则身居中段稍后一点的位置,与沈邈的闲聊当中,偶尔望望前方的众人,或是扭头看看大殿外的树丛。

    不久,当与众人打完了正式招呼之后,落座的元锦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笑着朝旁边的知府大人开口时。顾燕桢也就跟着笑了起来,扭头朝沈邈说道:“子山,看吧,好戏开始了。”

    元锦儿与云竹乃是好友,顾燕桢已隐约预料到这些东西,此时颇有算无遗策之感。果然,前方元锦儿笑着指的,正是那剥了壳之后的松花蛋:“有趣,又好看,刘大人,不知此为何物?”

    刘知府以前大概没吃过这东西,但此次宴席由他主持,前面自然也问了一二,此时笑道:“此乃松花蛋,又名富贵蛋、翡翠蛋,元姑娘你看其中花纹宛然,若松枝纹路,松风高洁,此次又是花魁宴,在座的皆是富贵之人,翡翠喻平安,正是符合此次宴席的上等菜品啊。”

    官字两个口,有了前面松花、富贵、翡翠这几个名字,那刘知府便是一路娓娓道来,一番引申。他哪能知道旁边这作为四大行首之一的元锦儿姑娘是个可耻的托,便是要借他的口说出这些话来,一切顺利,元锦儿心中也是高兴,扭头望望殿外。

    等在那儿的聂云竹也笑着挥了挥手,心情激动,她自然没那个钱把知府大人也找来当托,两个月以来在宁毅的指导下找找关系,布一个局,便是为了如今晚这般通过知府大人为松花蛋真正扬名。虽然在比赛之中对于“宁毅支持绮兰”这种事有些不爽,但此时的元锦儿还是蛮尽力的,一个迷人笑容之后,便拿起那松花蛋:“知府大人说得有如此寓意,锦儿一定要尝一个才是了,不知应该怎样吃才对呢。”

    简简单单的广告手法,越是能让与会众人在这松花蛋上停留注意力的时间久,效果便越好,元锦儿维持着有关松花蛋的话题。也在此时,旁边一名老者挥了挥手:“且慢。”

    元锦儿与刘知府都愣了愣,只听那老者说道:“不知刘大人这些松花蛋究竟从何处买来,老朽对此蛋制作方法略有所闻,其在制作当中,会加入石灰于其中,若比例太过,便有毒性……”

    这事情实在出乎意料之外,元锦儿保持着笑容,心中则是一阵大骂,老头真多余,可是眼前这老人实在地位超然,她也只能陪着笑容,看下一步发现。后方坐席上,原本看着元锦儿表演的顾燕桢心中敞亮,到这时,也不由得失笑出声:“这下可好了,有人半途拆台,这人可不好应付。”

    殿外树丛中的聂云竹原本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微微一愕。但望见那说话老者样貌之后,才朝殿内的宁毅望去,这时候宴会上也有人已经开始吃那松花蛋,听闻此言全都放下筷子,只有宁毅还在旁若无人地蘸蘸酱油往嘴里塞一片,在他身旁,妻子苏檀儿没好气地将松花蛋抢下来。聂云竹看得笑起来,心中微微酸楚。

    殿内,那老者笑了笑。

    “倒也无需太过担心,以石灰水料理入味,诸多菜品皆有用过,只要用得适当,便能得生津开胃,甚至养生之功。只是那些菜肴皆已烹饪有时,有了章法,不虞出错。这松花蛋却是今年才出的新鲜事物,老朽之前也已吃过,唯研究出此方的竹记松花蛋方为正宗,为宴席佳品,可毕竟出现时日不长,听说此时坊间已有仿制出现,老朽只是怕若仿制不得法,这蛋便非但不能养生,反倒伤身,那可就不是什么松花、富贵、翡翠蛋了,呵呵……”

    他这话说到一半,元锦儿便微微张开了嘴,后方的顾燕桢也愣住了。刘知府连忙遣人去问,随后管事回复过来,刘知府便是哈哈大笑:“此蛋确是由竹记买来。”

    老者听闻,在那边笑着点了点头:“如此便无碍了。”夹起前方松花蛋放到碗里,对面也有人笑道:“明公渊博,想不到于此吃喝之事,也有了解。”被称为明公的老者哈哈大笑:“此事可非老朽夸口,年少之时便有为老餮之原,曾经走遍天下名山,吃各种美食,这口腹之事,老朽今日认第二,尔等可找不出第一来!”

    他开始吃那松花蛋,旁人便再无疑虑,知府那边,随即也夹起松花蛋来做个表率。他方才说了那么多,若后来被人认为这宴席菜肴不正宗,那可大丢面子,此时自然要表示“我这宴席上不可能有假货”,随后还为这松花蛋多说了好几句话。

    殿内,康贤与宁毅互相交换了一个“你欠我一人情”的眼神,殿外,聂云竹叹了口气,望望天空中的银河星海,笑了起来,再往殿内看去时,宁毅正仿佛什么事都未有做过一般的吃着东西。稍后方一点,顾燕桢皱着眉头:“想不到他竟然已经放出此等传言……”他自然不知道宁毅与康贤有关系,只以为这传言放出,已经流入康贤耳中罢了。

    旁边,沈邈叹了口气,随后笑起来:“雁桢,这十两银子,你怕是要提前输给我了。”

    这年月消息流通不算灵活,多数只是口耳相传,但也因此,没有太多杂音混淆众人的听闻。花魁宴上有关松花蛋的只是个小插曲,但此后必定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江宁,众人只要说起这松花蛋,便漏不了这新闻。而有了康贤的那般说法,一时之间,恐怕也只有竹记的松花蛋能叫松花蛋,其余的皆不能称富贵、翡翠了,想要仿制之人的财路,短期内已然被赶尽杀绝,即便打价格战,对竹记也造不成任何影响。

    而在宴会尾声,籍一名女子之口,便说出了城东似有一人前两天中毒,症状虽不严重,但怕是吃了假冒松花蛋的事情,这事半真半假,难以分辨。不久之后,一名聂云竹请来的新任掌柜诚惶诚恐地过来,表示东家担心假冒松花蛋害人,愿意献出松花蛋正宗配比,由官府公布给那些仿制作坊,刘知府大手一挥:“这等窃人成果,罔顾人身的恶毒作坊,予它这等好处作甚!速速封了!”

    实际上此时在外面仿制松花蛋的作坊仅有一家,宁毅早已知道配方保不了多久,因此竹记这边根本没做什么保密功夫。根本是故意让配方流出,让他们在端午节前便能制出松花蛋来,以配合这次的作秀。否则若日后有人吃松花蛋吃出问题,扣在竹记头上,后果便相当麻烦。那刘知府封的是一个日进账不到一两的小作坊,也是小小的作秀,在这等宴席上得大家称道。若此时仿制松花蛋的产业已然成风,想来他也不会如此雷厉风行。

    到得此时,先期准备,其实也已经够了,一切动作只待明天便行。

    宴席之上,在宁毅这边,倒是有一个小小插曲,原因在于苏檀儿认识松花蛋。

    “相公第一次送妾身吃的,便是此物呢,是相公制出来的?”

    “无意间研究出来,随手散出去了。”

    “可是给某个朋友了么?”苏檀儿笑着,“妾身知道呢。”

    “嗯?”

    “李频,还是顾燕桢……总之是这样传出去的吧?”

    对于听到顾燕桢这个名字,宁毅微微疑惑,苏檀儿道:“早先曾在路上看见此物,想起那日相公拿给妾身吃的,后来打听一番。那顾燕桢以松花蛋讨好一青楼女子的故事已传遍坊间,真是痴情人呢,相公成人之美,也算一件好事……嗯,虽然相公的东西套在他人头上总让妾身觉得不舒服……”

    苏家不可能喜欢宁毅跑去经商,更不可能弄食肆什么的,苏檀儿也只以为这相公体谅家中难处,因此制出来便给了别人。当然,宁毅当时说得轻描淡写,就算不是他所制,那也是无所谓的。宁毅对这认知有些无言,而也是顾燕桢坐在了后方远处,若做得近了,听苏檀儿说起这“佳话”,不知会不会吐血。

    第二天,一个在精心布置和装修后,有“竹记”招牌的小店,在江宁城一处不算非常热闹的十字路口开了张。聂云竹请了个有口碑的大厨子,招牌菜肴是与松花蛋有关的一些吃食,例如皮蛋瘦肉粥之类的也已经试验了出来,还有其它各种菜品,宁毅只将一些简单理念放在其中,这年月不是人情疏离的年份,类似专业快餐式的经营不能用,反倒要给人以亲切、回家的感觉为最好。而那厨子也是专业的,有本事,比之宁毅与聂云竹的摸索,各种皮蛋菜肴的味道不知好吃了多少倍。

    每日推出去贩卖皮蛋的小车增加到四辆,分别以“梅兰菊竹”为名,上面都有在顾燕桢看来匠气十足的画儿,每日活动在江宁各处,若能在这样的小车上消费一定的数额,可拿到一张有趣的木牌,集齐不同花纹的四张之后,便能在总店里享受八折九折的优惠。

    而在那些帮忙贩卖松花蛋的酒楼当中,此时也已经挂上了一张“竹记松花蛋”的精美木牌,以做防伪,并且配合着花魁赛上的传言,隐形地打出口碑来。

    虽然也有规划一番,但并没有花过太大的功夫,对宁毅来说,这些简单安排不过随手罢了。他的心思不在那些想要与竹记抢生意的商人上,不在那些想要与苏檀儿争夺权力的家人上,不在江宁城中诸多文人才子上,至于顾燕桢……他如今还不认识顾燕桢。

    第二天天未亮,他一路跑去秦淮河边,在小楼前见到了脸色红扑扑的聂云竹。今天开业,聂云竹已经等了他好久了,随后让他举起一只手掌,轻咬着嘴唇做了一番努力,方才举起她那五指修长白皙的右手,在宁毅的掌间,轻轻拍了一下,随后有些率真地露齿一笑。

    她望着同样笑起来的宁毅,心想他或许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但无论如何,大家在笑,那就好了。这样的击掌有些逾矩,不过她确实想要这样做一次,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两个月前,她的手被顾燕桢握了一下,随后甩了对方一个耳光,赶到一边去洗手,那时候的感觉很糟糕,被握了那一下的触感让她觉得恶心,洗也洗不掉的样子。

    她当时想着若是立恒在旁边那边好了,可第二天见到他,终究没能鼓起勇气来,到得此时,才这样子与他的手掌碰了碰,心中觉得,仿佛做成了什么大事一般,就像是今天要起步的店铺,已经有了新的意义了。

    宁毅对这轻轻的击掌自然并不在意,早晨的时候,又看见了松花蛋的小车从一处道路的对面过去,想想聂云竹的努力。不过,他此时也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他在附近的鞋袜店挑了一双鞋子,随后带着早点餐食往学堂那边走去。

    这天清晨,江宁城中,名叫苏檀儿的女子坐上马车,去经营她麾下已经形成相当规模的生意,城市一侧,名叫聂云竹的女子打开了小小店铺的第一扇门板,人潮当中,宁毅提着小包裹,去接触一些真正能令他感到兴趣的事物……

    武朝景翰八年五月初六,仿佛是充满朝气和希望的城市,一切都还刚刚开始。

    宁毅推开院门,听那风铃声传过来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