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六十二章 饵与线

赘婿 第六十二章 饵与线

    第六十二章 饵与线

    黑暗的湖岸旁,孤零零的灯笼幽幽地映照着附近的花草树木,女子躲在那黑暗间,看着那书生轻哼歌曲,在草丛里翻找着,随后捧了一块大石头,还轻轻抛了两下,看来心满意足地走回去了。

    道路一端,武烈军的军人逐渐靠近,另一边的衙役也提着灯笼巡查着湖岸,看来比那些军人要先到一步。砰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书生蹲在马车旁用石头砸动着马车的车轮,看来是那儿出了些什么问题,当他抛开石头拍拍手站起来时,衙役们也已经靠近了,女子屏住了呼吸,当然,衙役们首先自然是找上了那书生,他们看了看那车上的标识,对话声传来。

    “这位公子……是驸马府的人?”

    “有事?”那书生语气淡然,扭头问道。

    “呃……方才城内出事,我等正在缉拿凶徒。公子既非驸马府众人,不知为何会有此车驾……”

    看那书生的态度怕是有些来历,几个衙役保持着恭敬,书生大概是想了想,疑惑道:“凶徒?”

    此时那边的几位武烈军人也已经过来,见到马车这边的事情,也围了上去,但也有几人仍在朝河边的黑暗中望,保持着警惕,那书生回过了头:“几位也是吗?”

    “武烈军缉拿刺客,公子问的是什么?”为首的那名军人沉稳地出声。

    “到底出什么事了?”

    “方才城内发生刺杀,刺客该是往这边来了,不知这位公子可有看见什么可疑之人……另外公子若不介意,在下等大概要例行搜查一番。”

    “呵,明白,诸位请便。”那书生摊手示意,然后问,“不知可有谁遇刺了吗?”

    “公子这是从何处回来?”

    “白鹭洲,花魁赛。在下宁立恒,倒并非驸马府中人,只是与明公相识,因此借他车驾先行回城。明公此时应该还在后方,将乘画舫回城,几位职责所在,若有必要……哦,负责给在下车驾的,乃是驸马府中执事陆阿贵,几位可向其询问。”

    几名军人自然不可能随口就说出具体发生的事情,因此只问这书生的来历。前前后后检查了一下马车,待听得那公子说完这番话,方才变得恭敬起来,那军人行了一礼:“失礼了。”

    衙役中有人说道:“宁立恒……莫非是那明月几时有的宁立恒?”

    这人看来颇有来头,说话之中,军人与衙役都已对他态度大变,随后那领头的军人稍稍压低了声音道:“方才在玄凌街口,有一刺客刺杀了都尉宋宪宋大人,数十人伤亡,刺客武艺高强,下手狠毒,如今大抵是逃到了这一片,公子切记当心,最好还是尽早回府。”

    两拨人都有职责在身,说完一些话之后朝着一个方向过去,在那边道口还与巡查过来的另一批人碰面,朝这边指指点点说了些什么,那书生对着远方的三拨人挥了挥手,随后,夜色中听得他哼了一声:“嘿,宋宪……”

    然后书生坐上马车,开始挥动鞭子,让那马车往前方行驶起来。

    马车转过前方街口,平稳而行,宁毅掀开了车帘挂好,看着周围明明灭灭的灯光,从花魁赛上回来的人们此时也经过了这边,有几名衙役朝反方向赶过去,看看马车打开的车帘与车上的标识,便不多做理会。

    人流毕竟多了起来,这时候从花魁赛上归来的,多半都还有点小小的背景,脱离了可疑的中心区域还要一一盘查的话,那就太过麻烦了,更何况,此时能聚起的人手也不够,能做的事情,顶多是严格盘查城门离开的人而已。

    饵应该是放出去了,有没有效果,得看运气。按照自己的预想,那刺客当时最大的可能该是躲在了湖岸附近,不过那附近毕竟也大,他找的是自己觉得最可能的位置,四周寂静,说话的声音应该很容易传出去,范围要广一点,鱼吃饵的可能性,还是仅有三成。

    他不知道自己的车上是否已经有了另一个人,眼下也没办法低头去确认,否则迎来的大概是当头一剑,只是以目光注意一下马车左右的道路。这一片还有人,如果对方上钩,应该不至于在这里下车,不过接下来,去往学堂那边的道路就稍稍有些僻静,道路两旁没人的时候,他将车速放缓了,决定开口。

    “我要说几句话,请壮士勿要太过敏感。宋宪为人狠毒,张扬跋扈,为求上位,不择手段。景翰六年秋,甚至为占人田产,在城外二月村强安罪名,害死人一家老小,此事后来弄得人尽皆知,只是没有证据,谁也动不了他,在下早已闻其恶行,此前素来也仰慕豪迈任侠之风。壮士若信得过在下,在下愿助壮士一臂之力……”

    方才的四处转悠只是游走于危机的边缘,没什么大事,这句话的出口,才真正是一次冒险。当然,配合两次刺杀的一些细节,再加上目前的这个局势,他能确信风险已经被降到最低。不过,若能有什么效果,自然也得建立在刺客上了车这仅有三成可能性的前提上。

    道路前后没有行人,这句话说完,宁毅等待着可能出现的回应,然而过了好半晌,那回应也没有出现。

    莫非算错了?

    布局不能完美的情况下,失败是常有事情,毕竟从一开始,机会就不大,当然,也不至于因此失去什么。时间过去,宁毅心中升起淡淡的遗憾,叹了口气,正打算停车望望车底,砰的一下沉闷地响起在后方。宁毅心中一个激灵,跳下马车取了灯笼朝那边过去,只见那刺客女子身上过了一张黑布摔在道路上,已然晕了过去。

    从一开始杀宋宪反被围住,她豁出力量在那种局势下将宋宪硬生生地干掉,本身也已经受了许多的伤,宁毅偷偷看时她还表现得强悍,但这一路在城市间奔突,被围追堵截,身体自然也被逼到了极限,当忽然间被宁毅说破她的躲藏,她或许也打算陡然冲出来,但这时候再要聚力,大概就陡然晕厥过去。这女子为了一路上不至于滴下鲜血而用这布将身体裹起来,此时还是紧紧拉着。宁毅看了几秒钟,连忙将女子抱起来。

    之前发生几次猜错、意外与变故,但眼下这一环上,真是完美的变局。

    从一开始,能让这女子上车的可能性就不高,而在上车之后,如何在微妙的局势下取得对方的信任,一步步的帮忙、铺垫,让她欠下人情,然后考虑谈判……这些事情完成每一环每一环的几率都在降低,但眼下倒的确是最理想的结果。单纯说点话就要取信对方,可控性太低了,她如今晕了过去,倒是省了接下来的许多事情,只要自己先帮她治了伤,做了事,等她醒过来自然会有更多的理性考虑现状而减少怀疑猜忌。

    这道路距离学堂边他所租下的小院子也已经近了,转过前方转角便到了门口,宁毅看看周围的情况,随后打开门抱着那黑衣女子进去。外间是他用作实验的地方,里间则有个小储存室,只是目前还没有多少东西,原本就有床和椅子之类的在那边,是以前的人留下的,宁毅将女子放到床上,转身出门,稍微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随后返回来寻找伤药。

    一些常用的跌打药物,绷带之类,由于考虑到做实验可能受伤,原本就是准备了的,然后还拿了针线,点亮一只瓷瓶制成的简陋酒精灯——由于要配合聂云竹开饮食业,他做了个小型的蒸馏器具,倒是先把少量产的酒精给制出来了——拿着推开里间的房门才迈进去一步,刷的一下,剑锋已经冷冷地递到了他的颈项上。

    这也醒来得太快了吧……

    宁毅拿着酒精灯一动不动,心下暗暗嘀咕着,前方那女子斜倚在墙上,持着那剑冷冷地望着他,大概马车上的那段话终究还是起了作用,倒是没有直接杀人的想法,片刻,问道:“你想干什么?”

    “伤药。”宁毅举了举右手上的小包裹,缓缓放到前方的小桌子上,伸手打开。“灯。”他说着,随后将酒精灯也放下了,举起双手:“帮你治伤。”

    “我怎么信你?”

    “自己判断。”

    女子伸手拿起一个装伤药的小包嗅了嗅,望宁毅一眼,扔到旁边,又打开一个瓷瓶看了看,还是扔到一边,这个过程中,终于将手中的剑缓缓放下,片刻:“这鱼钩用来何用?”

    “针,帮你缝合伤口。”

    “缝合……伤口?”

    “嗯,把伤口缝起来,好得快。”

    女子古古怪怪地望了他一眼:“出去。”

    随后又加一句:“只能在外间,你若离开,或是耍什么花招,我立即出去杀了你!”

    “我烧点热水给你。”

    这女人应该自己带有更好的药物,也不好让他来处理那些伤,宁毅点点头退出门外,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无论如何,第一步已经搞定了。

    “我叫宁毅,字立恒,姑娘你呢?”

    于是他保持着谦和,絮絮叨叨地开始套近乎……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