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六十章 风雷疾舞

赘婿 第六十章 风雷疾舞

    第六十章 风雷疾舞

    犹如黑暗迎面而来。

    “什么人!”喊出的瞬间,剑光就已经随着疾冲的人影在黑暗中闪了出来。然而仅仅是一点亮光,他看不清那剑光经过了什么地方,只是啪啪啪的三声响,与他交错而过。那道身影似是与前方的奔马交错一瞬,在马身上借了一下力,第二下踩上车辕,已经划过了他的身边,然后,前方的那匹奔马飞起来了,马车的车轮离开地面,开始倾斜,第三声踏在倾斜的车厢上,远离而去。

    马声长嘶——

    宋宪哗的拉开了车帘,火光划过眼帘,收缩的瞳孔中映出前方的景象。这一瞬间,前方那辆马车轮轴飞舞,已经倾斜在了半空中,其中一匹奔马也已经四蹄翻飞。剑光从前方划过了这畜生的侧身,延伸过驾驭马车的那名士兵,血光已经冲天而起,在高速的奔行下,看来就像是朝这边迎面扑来一般,而最为前方的,还是那已经在倾斜的车体上借力的黑色身影,那身影在空中放大,双手握剑,已经做出了全力挥砍的姿态,跃过二十余米的距离,在马车疾驰中,瞬间拉近!

    宋宪身边的御者已经全力拉出了刀,然而还没能摆出适合阻挡的姿态,金属相触了,火星一闪,在霎时间压回他的胸口。

    轰然巨响,人影如同炮弹般的贯穿了马车,半个车厢碎裂飞舞在长街上。两道身影滚落地面,迅速拉远了与马车的距离,其中一道女子的身影翻滚了好几周直接站了起来,提着兵刃举步前行,另一道人体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完全不成人形,骨折肉碎,远远的被留在了道路上,浓稠的鲜血朝周围蔓延下去。

    两辆马车还在奔行,然而马已经惊了,最前方马车的一匹马甚至半个躯体都被斩开,另一匹马也受到波及,轰然翻滚,依靠着巨大的惯性,倒下的车厢还在长街上往前方推过去,轰隆隆的推翻了白日里小贩用来做生意的各种小摊、木架与残留的垃圾,马车的轮轴从中而断,一只木轮直接飞向后方,跟那车辕狠狠撞在一起,马车还在惯性下疾驰,不断分解散架。当两辆马车的影响最终停下来,留下的是长街上近百米的一片狼藉。

    解体的马车车厢、车底、车轴、车轮,被影响到的原本就在街道上的各种木架、杂物,拖出在地面上的鲜血痕迹,菜叶之类的垃圾,死去的奔马、内脏,从地上试图爬起来的伤得或轻或重的人。

    风从长街那头吹过来,穿一身黑色衣服的女子轻垂剑锋,信步而行。这是夏天,夜风抚动衣袂,那身材也如普通女子般的婀娜单薄,丝毫看不出她方才几乎在一击之下轰碎两辆马车的那种刚猛。此时黑巾蒙了面,黑巾之上,望着宋宪的目光冷漠而冰冷,片刻,她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剑身,那把剑便菁然长吟一声,微微颤动着。

    前方,宋宪手持长刀站了起来,他毕竟功夫高,此时也没怎么受伤,只是望着这道冷漠,偏了偏头。

    “宋宪,我上次说过了。”夜色下,嗓音清冷,附近一名丢了兵器的受伤亲卫操起一根木棒啊的就冲了过来,剑锋舞动,犹如飞快地撕裂了布帛的声音,血线交错飞起在空中。女子就那样走过来。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陆!红!提——”

    长街上,宋宪沉声暴喝,然后,火花迸碎,随着猛烈的金铁交击声开始亮起在街道上……

    一路奔行赶超,回到苏家侧门的时候,花的时间并不多,随着宁毅下车,小婵一脸的迷惘:“姑爷,怎么了啊?”

    “小婵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

    “呃……”

    宁毅说完话,转身要走,小婵陡然拉住了他的衣服:“姑、姑爷,什么事啊……”

    对于宁毅要支开她的事情,小婵明显有些慌乱,宁毅回头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拍拍她的肩膀:“放心,没事的……听话,我很快回来……”

    “可是、可是……”

    宁毅走向马车,小婵在那儿焦急一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苦恼地朝门口那边走了几步,待到跨进门槛,门房大叔从那边走出来:“啊,小婵姑娘啊,你跟姑爷回来了么……呃,姑爷呢?”

    门房朝外面看了看,马车已经缓缓起步。“姑爷他、姑爷他……我也不知道……”她脑海中理不清头绪,想起前几天小姐说的一些话。姑爷他抛开我去见哪个狐媚子了啦……然而这也只是一时的混乱想法,她自不可能跟门房说。

    “姑爷……”

    小丫头一转身,又从门口跑了出去,侧门外的道路前方,马车已经开始加速了,小婵捏了捏拳头,拉起裙裾朝那边追了过去。前方路口,马车陡然放慢速度,随后停了下来。

    一队人马自丁字形的路口那边出现,飞快地奔跑过了宁毅前方的路口,这是武烈军的十多名亲卫,急匆匆地往另一端赶。

    怎么会这么快的……

    宁毅坐在马车上喃喃念了一句,随后拨转马头,往那十余人马奔行的方向追过去。

    小婵也看见了路口那边奔行而过的十余骑,然后姑爷驾着马车跟上去了,她追到路口,脸上依然复杂而焦急,心中隐隐泛起古怪的感觉。然而宁毅的马车已经一路疾驰,消失在了路口的那边。

    “姑爷去干什么啊……”

    其实细想一下,她便否定了姑爷这时候跑去见某个青楼女子的想法,姑爷不是这样的人,就算真是要见,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急的。可是对于这忽如其来的变故,她也实在想不通是为什么。今天为了去看表演而精心打扮过的少女情绪低落地回到府门前,抱着双膝坐在了台阶上,偶尔扭头看看道路一端,希望姑爷的马车又从那边折回来。当门房在后面唤她时,她才又站了起来。正准备转身,一束烟花亮起在夜空中。

    那烟花升起的地方不算非常远,但也不是什么喜庆庆祝的烟火,那烟火的涵义她隐约明白一些,这时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仰着头望向那边,门房也走了过来。几秒钟后,少女喃喃说道:“炳叔,那是……出什么事了……”

    “喔,好像是军队缉拿凶徒的烟火令箭,怕是又有什么盗贼趁今晚做事了吧……缺德哦……”

    “呀啊啊啊——”

    刀风呼啸,金铁交击的声音犹如雨打蕉叶,响彻长街,密集而纷乱。这个夜里,这条长街周围遭了秧,有的店铺的们已经被轰飞的马车碎片砸开,也有一些房间中有人居住的,先是点了灯,随后又赶快灭了。下方的街道中,人影追逐打斗犹如一场混乱的舞蹈,金铁交击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惊人的火花,有时轰然声响,一道人体被打入街道上的杂物堆中,动弹不得,鲜血斑斑点点,流淌成片,道路之上早已陈列了几局尸体,持刀的悍勇男子歇斯底里地大喊,将刀光挥舞得像是一张网,在迎面而来的巨大压力下,努力求存。

    他的武功在江湖之上原本也算得一流,但此时那女子的剑法实在太过厉害。迅捷之中不失刚猛,犹如夏日中的大风雷雨,迎面扑来。他竭尽了全力抵挡仍旧左支右拙,眼前的火星斑斑点点的乱绽。时而那剑法中便出现一招极度大力的,好似风雷呼啸,将他全力而出的长刀硬生生的砸开。

    而对方的攻击也并不仅仅是那样式显得有些笨拙的剑,她时而单手持剑,时而双手劈砍,那变换迅速而自然,令人眼花缭乱。有时候长刀才被砸开,女子的左掌已经啪的从刀光的空隙中推倒了眼前,轰他面门,刺他双眼或者猛然抠向喉结。那皓腕白皙,五指挥动如同舞蹈,让人难以理解这竟是如此狠毒致命的攻击。狼狈地侧身避开,剑光再度刺来,挥刀一格,女子的足尖点动地上碎裂的竹竿,也已经于无声之中刺向他的腰肋,犹如潜伏已久的一条眼镜蛇,这女子竟能随时以身边的各种物体作为武器,让人感觉此时面对的简直是三个四个人,而并非是区区的一名对手。

    两辆马车中的亲卫本就只有几名,此时已然死的死伤得伤,有伤得轻的冲过来介入两人之间的战局,下一刻就像是被绞肉机绞过一般被轰然吐了出去。宋宪边打边退,然而那女子如影随形,竟完全无法摆脱,伤口已经一道道地出现在他的身上,在正常战斗发生后不久的时间里,以惊人的速度将他的生命力逼到了极限。

    他此时也只能在不断的呐喊中持续的挥刀,某一刻,抓起旁边一张烂掉的木桌挥了过去,轰然巨响中,整张桌子碎成木屑飞舞,斩来的剑光陡然由刚转柔,无声地刺进他的手臂,又抽了出去。

    宋宪顾不得伤势,趁着木屑还在飞舞,双腿发力飞退,女子黑色的身影哗然破开那漫天飞舞的物体,一丝一毫都不肯让步地逼近,乒的一下,又是火光暴绽,宋宪身形带血被斩飞出去,此时已是街角,马蹄轰鸣翻滚,然后,将两人淹没了进去。

    乒乒、乒、乒——

    马蹄翻飞轰然冲过,火光连续亮起在女子原本所在的位置,随后一匹奔马嘤然长嘶,它撞上了挡在前方的人体,昂然立起,两只前蹄,巨大的冲击力下,女子的身影已经飞舞在半空中,但那道身影却仿佛贴在了战马的前颈上一瞬间,刷刷的舞动了几下,然后才随着战马奔行而出,女子竟在那一瞬间单手抓住了战马的缰绳。

    十余骑仿佛裹胁着那女子轰然而走,转眼间已冲出好远,女子的身影看起来还是被战马撞飞了出去,飞向侧面一匹马上的武烈军亲卫,那人挥出长刀,两道身影溶在一起,摔飞向旁边的地面,随后站起来的,已经只有那黑衣女子了。剑锋上鲜血淋淋,被她抓住的那名骑士已经成为尸体。

    另一具尸体,此时也已经落在后方道路上,那是一开始驾驭战马撞上女子的骑士,女子抓住缰绳飞在空中时挥出了两剑,一剑割开他的喉咙,一剑斩开胸口。

    两匹没有了主人的战马朝长街那头飞奔着,其余的十多骑将女子围了起来,长刀出鞘,杀气凛然,女子站在那儿,将目光望向了此时已在远处街口的宋宪。

    宋宪满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但这时候仍然保持着战力,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或是致命伤,只是看来凄凉,他此时手持长刀,浑身是血的摊开双手。

    “最后还是我赢了,陆红提。”他笑了起来,“江湖?你们这些武林人士,永远不会明白自己有多狭隘,有点小聪明,就以为自己算无遗策了?我不知道你要杀我吗……就在你绞尽脑汁想要支开我身边人的时候,我的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出谋划策,准备反过来算计你……”

    他顿了顿,昂然抬头:“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