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五十九章 杀!

赘婿 第五十九章 杀!

    第五十九章 杀!

    表演进行了大半之后,康贤方才从主楼船上下来,一路回到自家的船上,与一楼的一些人打过了招呼,随后上楼,跟上方遇上的小辈寒暄几句,望向画舫一侧时,才发现情况有些古怪。

    竟然有两对人,在窗边一面看表演,还一面下棋。

    “说来真是奇怪,为何每次见到,最为悠闲的总是你这年纪轻轻的小子,实在让人生气。下方众位姑娘卖力表演,你在此分心二用,不怕被人看见骂你白瞎了这等好位子么……”每次见到宁毅,康贤少不了要膈应几句,待看见那棋盘时,方才疑惑道,“咦,这局棋真怪……”

    偏过头看看另一边的窗户前,两姐弟身前的棋局也是同样古怪。姐姐那边一脸不爽地蹙着眉头,拿着棋子似在算计,弟弟则有些眉飞色舞的样子:“姐姐,你要是不堵这里的话,可就要输了哦。”

    这样的局面康贤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待宁毅笑着跟他说了这五子棋的规则后才恍然大悟:“你倒是总能找些这样的事情来玩。”过去看看那边时,两个孩子之间,姐姐已经输了,见到康贤一个叫:“姑爷爷。”一个称:“驸马爷爷。”随后康贤便笑着为双方介绍。

    “看来都已经认识了,这便是你们常常问起的宁毅,宁立恒……立恒,这两位乃是家中小辈,姐姐小佩,弟弟叫君武,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一岁。小佩可是家中有名的才女,早就看你不服气喽。”

    康贤介绍得愉快,那边两个孩子黑了张脸,特别是姐姐,偏过头颇为不悦。弟弟告状道:“姑爷爷,他刚才骗我说他不是宁立恒。”

    康贤微感愕然,待到那边说了来龙去脉,方才笑道:“你这孩子一来便要考人,自是没好结果,以后要记得教训……立恒也是,整日里当孩子王,倒尽想着如何消遣孩子了……呃,小佩君武,此时可还有问题要问么,保证让他答你。”

    那名叫小佩的姐姐扭头道:“哼,怕人考他,自是没有真学问才心虚,此时已有结论,不问也罢!”她说着走到一边去收棋子。君武随后也笑了笑:“那我也不问了,我与姐姐下棋去。”以往若下围棋,他与姐姐对上都是有输无赢,此时学会这五子棋后竟连赢几局,颇为高兴,对于宁毅的恶感反而不重。而那小佩对宁毅的不爽估计有一半则来自五子棋,不过她也顽强,此时继续与弟弟下起五子棋来,想要融会贯通后在这上面直接扳回局面。

    既然有人过来说话,小婵其实已经从座位上起来了,康贤笑着在那椅子上坐下,看着那五子棋的残局,随意落下一子,笑道:“说起来倒也有趣,小婵叫你姑爷,他们得叫我姑爷爷,以前有人叫我驸马爷,现在叫驸马爷爷,呵呵,这辈分之事,竟是加一个字便长一辈的……”

    随后想起来,向那边的两个孩子示意一下,放低了声音:“康王周雍家的两个孩子,平日里对你可都是赞不绝口,早想见见。佩儿确是周氏才女,通诗词文墨,诸多技艺一学便精,最厉害的却是算学,去年家中盘账,小丫头没事拿个账本,不用算盘竟将其中数字全部算出,毫无错处。弟弟君武资质稍微平庸,有个厉害的姐姐,平日里老被支使来支使去,呵呵,颇为有趣……”

    宁毅回望过去,那边名叫周佩的女孩子正对着这边,紧蹙眉头想棋着,忍不住瞪了宁毅一眼,宁毅笑道:“看来他是找到唯一能比过姐姐的游戏了。”

    下方的表演继续着,康贤自然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与几个小辈来往,下了那半局残棋,大概弄懂五子棋是个什么概念之后便离开了。随后宁毅与小婵看着表演,旁边的姐弟俩还在一直下五子棋。那名叫周佩的女孩儿说来也怪,前几局下不过也不说换成围棋或者干脆不下,而是一直下着,到最后似乎已稍稍扳回了局势。

    一晚上的表演圆圆满满地到结束,随后也是声势浩大地宣布了四大行首的出现,分别是前一届的花魁冯小静,有濮阳家支持的绮兰,金风楼的元锦儿与名叫骆渺渺的新秀,去年作为四大行首之一的陆采采却是落榜了。

    宁毅就是来看表演,这些名次之类的事情与他无关。总之这表演看得还算舒心,今晚的一切也都是顺顺利利,随后整个场地开始散场,有的人还在应酬、拉关系,更多的人则是朝出口那边去。宁毅与小婵下船之后,隐约有些小混乱自门口那边传过来了。听得旁人说起,大概是那边一群支持陆采采的人心中不悦,与其他人发生了口角,产生了小规模的斗殴。

    这类事情并不稀奇,大大小小几乎每年都有,问题不大,维持秩序的兵丁们早已赶过去,想来不久便会被平息。主楼船那边,诸多达官显贵正在寒暄,其实今晚这场热闹与狂欢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没完,还有之后的宴会要赴。康贤也正在那边与人道别,宁毅与小婵过去时,他倒是笑着让两人不用忙着走:“我那船也是要回去的,待会一道走也无妨,你们俩没驾车来,若是走回去,怕是会有些累。”

    场地远远近近人群聚散,灯火开始从道路上往江宁城那边延绵过去,片刻之后,这边人群渐少,又是一场意外发生在宁毅的视野一侧。或许是因为天气有些热,那舞台后方的一个大帐篷里想是有人碰倒了烛火,一场火灾出现在那河滩之上,将帐篷以及周围的物品点燃了,熊熊燃烧。

    各个青楼的人自那边跑出来,好在这一片人也已经不多了,留下的大抵是还在应酬的名士、官员、显贵、这帮人的跟班以及士兵和极少数未走的观众,倒也不至于发生什么踩踏事件。有人在吩咐着:“快去救火……”许多人便朝那边过去,宁毅想起聂云竹,让小婵留在了这边一阵子,跟着过去,途中便遇上了聂云竹朝这边过来,至于元锦儿,她得了四大行首,还要去庆功,此时在另一边被一大群人簇拥着,不过倒也没什么事。

    “那是飘香院的大帐篷,与我们隔得远呢,只是一开始听说走水了有些吓人。不过其实也没烧到人,都跑出来了,只是帐篷那么大,现在想要把火灭掉,可不容易了……”

    远远地,河滩边的火势看来惊人,主要因为那个帐篷大,周围的物品也多。但真要波及太远,其实也没什么可能了,这时候就是看着一群人英勇救火的盛况而已,宁毅一路返回山坡上,找到小婵,悠闲地回头看戏。今晚也是一切正常,这火焰造不成什么影响,这样一来,也就是等着回去了。

    他站在那儿如此想着,几乎要打个呵欠,一阵凉风朝这边扑过来时,有什么念头却陡然从他脑海里划了过去,让他愣了半晌。

    目光望向下方的火场,又望向这边的众人,寻找着目标,有些线索在脑海里变得立体起来。没错了……方才火焰烧起来的时候,武烈军的指挥使陈勇叫着:“你们去救火……”他叫的不仅仅是维持秩序的衙门士兵,还有一部分的亲卫,此时他们正活跃在那火场周围……

    之所以叫他们去,是因为外面众多的人群正在离开,还有那场斗殴的意外,衙门的布置一时半会跟不上,此时在这边的士兵不多……

    “那是飘香院的大帐篷……”云竹是这样说的。飘香院,先前这武烈军的陈勇,支持的正是飘香院的头牌姑娘,此时那姑娘……宁毅扭头望去……那飘香院的头牌,正站在陈勇的身边……所以他才会叫亲卫过去……

    找不到宋宪,宋宪大概有事,人群散去时就准备离开去处理。然后起了火,陈勇吩咐亲卫救火,宋宪留下了自己的一部分亲卫,此时还是已经离开了……

    大风吹过来,远处河滩上风助火势,将那光焰陡然拔高。宁毅的脸色忽明忽暗,昨晚在人群中的时候,他有考虑过诸多计划,如果自己要杀掉宋宪,应该如何动手。只是昨晚的格局与现在不同,今天晚上他没有想过这些事,但现在想来,如果自己要杀掉宋宪,如果这小小的两场意外不是巧合……

    片刻,他拉起小婵的手,走向不远处的康贤。小婵满脸通红:“姑姑姑姑姑姑、姑爷……”

    “康老,你可有马车备在这边吗?”

    “立恒有事?”

    “想起有件急事,怕是要先跟小婵回去。”

    “好。”康贤也不多说,点了点头,“我让阿贵带你们过去。”

    不久之后,插有驸马府标志的马车出了会场,转上大道。虽然此时道路两旁回江宁的行人众多,但官道中央还是留出了空来,让马车可以以中等速度前行,宁毅偶尔挥去一鞭,目光望向道路那头的江宁城。这一片散会后的人群,前端也已经开始接近城门了……

    两辆插有武烈军标识的马车驶入江宁城,一路穿行。

    此时白鹭洲那边的比试散去不久,绝大部分的人都还未有回来江宁。时间也已经不早,若是留在江宁的,该睡的其实也已经睡了,两辆马车穿过或明亮或黑暗的城市街道,一路往城市另一端的城门驶去。车轮声、马蹄声,嗒嗒飞舞,将或明或暗的道路迅速抛开在后方,大约行至一半,这是一段相对开阔却安静的道路,两旁的店铺都已经关了门,各种架子、垃圾、招牌,有的房间里露出了灯光,街角挂了几个光芒幽暗的灯笼,挥鞭的声音响起之后的一瞬间,前方马车的御者厉喝道:“什么人!”

    回答在下一刻到来,如同两道光芒冲撞在一起,在接触的瞬间,就互相撕裂了出去!

    破坏、粉碎、解体、血光滔天——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