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五十五章 震慑(二)

赘婿 第五十五章 震慑(二)

    第五十五章 震慑(二)

    “……诗词之事,不懂的话就不要在这里装了。这诗词传出去,丢了你的面子不要紧,人家还以为唐姑娘没有眼光……”

    “没错,唐姑娘,这等不学无术之人,最好还是不要再多理会了。在下此言发自肺腑,对唐姑娘,我与庆亭兄等人也是仰慕多时,此时实在看不惯唐姑娘受此侮辱……”

    文墨楼头,吵嚷喧嚣,占上上风的一方以自己的形式奚落着下风的几人。这类争吵从来就不是凭空而来的,事实上苏文方苏文定等人早与对方有怨。只是这样的时候被人抓住把柄就委实尴尬。

    这边话说得看似漂亮,很顾那唐静的面子,实际上唐静何尝不知道对方是随口瞎掰,要拿自己给苏文定等人难堪,只是她如今也没什么名气,对方也有身份背景,她一个小小艺伶,根本惹不起这种人,不可能撕破了脸站在苏文方等人一边。而对方铁了心要给苏文定等人难堪,她想要温和圆场,也没这个身份跟手腕,几句话才出口,就也被对方巧妙地压了回去,一时间毫无办法。

    在场的不止是他们双方,还有周围围观的许多人,这时候谁要是真抓了狂,以后才是真丢面子。因此苏文定本人此时虽然涨红了脸说不出什么话来,同行的倒还有人能强撑着说几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这等诗词,真觉得能高出多少来?”

    “功底高下,一看便知,如今在场这么多位,要不要一个个问过去啊,用不用再重复一下方才那边沈邈沈兄等人的评价?”

    “林子逸,能说出这等话来,摆明你是语无伦次,强自硬撑了,哈哈,也罢,传出去之后,也正好证明与苏文方苏文定这等俗物混在一起之人到底是怎样的货色!”

    “不服气,那就继续比啊,来来来,大家一起写,写了拿出去让人评。苏文定,没话说了,还是在酝酿情绪,有什么佳作要出来?也好也好,季问兄,我们先来,借花献佛,待到写完,我便帮你磨墨,如何?”

    混乱的场面,争吵的双方,看热闹的、议论的、冷眼旁观的、谈笑的,将整个文墨楼二楼点缀得气氛热烈。顾燕桢看着这无聊的一幕,随后望向旁边的楼梯,方才见到的李频与那带着丫鬟的男子此时也自楼梯口走了上来。他在心中想着该如何跟李频打招呼,随后才发现李频与那男子稍稍停留了一阵之后,竟往争吵的那边过去了。

    看起来,那带着丫鬟的男子像是与正被奚落的苏家兄弟认识,这男子看来年轻,不过二十出头,举手投足间倒是有些气度,倒不知才学如何,不过这样的年纪,以前自己也从未见过,想来学问也是有限。只是李频在旁边,看来情况便要变得复杂了。

    旁边几人也有认识李频的,已经与周围众人说起来,随后顾燕桢也想起一件事来:“德新如今是在那名不见经传豫山书院,这豫山书院,似乎便是那经营布行的苏家办的?”

    有人想了想,方才点头:“如此说来,德新怕是与那苏氏兄弟也认识,眼下,说不定倒是会为两人出头?”

    “这下有好戏看了。”有人笑起来。

    李频的学问与曹冠、顾燕桢齐名,他们都是见识过的,也相当佩服。但那陈季问才名也是不薄,以往比斗诗词,即便与曹冠、顾燕桢这等人也能交锋一二,就算名头上比不过,但若真正在文辞上斗一番,于他来说也只是更添名气。何况此时双方的火气看来都已经点上,怕是谁也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李频若想以柔软手腕化解,怕也是很难,想来一场文墨大战一触即发,大家都是兴奋地准备看戏。

    顾燕桢也是微笑地看着那边,他如今心中对李频已无好感,只觉得李频与那等不学无术之人相交实在自甘堕落。不过对他文才毕竟还是能肯定的,想想待会他与陈季问的比斗大概也没有太大悬念,徒然给双方都涨些名气而已,或许占了更大光的只是那青楼名妓,心下一阵无聊,表面上自然不表现出来,与众人说笑看着。

    不过,就在这样的期待间,在这种双方的火气都涨到了最高点的情况下,随后的事态发展,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时间,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宁毅与小婵在会场之中走来走去,大概已经看了半个时辰的表演。

    他们本是与李频等人一块进来的,只是进来之后便又分开,各自寻找喜欢的节目。宁毅对这些节目有些兴趣,只是实在没什么选择经验,于是选择权便都落在了小婵的身上,由着小丫头的喜欢带着他转来转去,看了最初的这批表演之后,又遇上单人行动的李频,双方聊了一阵,便决定到文墨楼上休息一阵,喝杯茶水之类的。

    在楼下时便听到了上面的喧嚣,一路上来,本也没料到会遇上文定文方这两人。原本大家在门口就没怎么打招呼,这时候就算碰面了,也可以是点点头便罢。不过这时候不太一样,一上楼,小婵还在左瞧右瞧地寻找空桌子,宁毅则一眼看见了不远处的苏文定,主要是因为对方也正往这边瞧过来,先是微微有些愕然,愣了半晌之后,目光才有些复杂,似乎是想要打招呼。

    他看看旁边,觉得情况似乎有些奇怪,一眼也看不出多少来,总之与他无关也就是了。对方既然有了这样的表情,隔得又很近,只是点头就走怕也不太好,于是他随意点点头:“文定、文方,你们也在啊。”小婵则在后方有些苦恼地说着:“姑爷,好像没位子了。”

    “呃,堂兄……”苏文方反应过来,在不远处点头道,神情似乎也有些奇怪。他与苏文定年龄比宁毅只稍小一点,因此称宁毅为兄。这时也不可能直接转身下楼,宁毅也只好与李频过去,小婵与他们打招呼:“文方少爷,文定少爷。”宁毅看看几张桌子上的笔墨纸砚,似还有写好的诗词,心想大概在以文会友,又看看旁边站了一名方才似是看过表演的青楼姑娘,一时间自然也只能理解成写诗泡妞之类的,当下笑了笑,随意开口寒暄。

    “方才在下面转了几圈,有些累了,因此上来坐坐,真巧。哦……”他朝李频示意一下,互相介绍,“或许见过面的,文方、文定……这位李频……呵,不用管我们……”

    一群才子什么的围着一个青楼姑娘,自然是要踊跃表现突出自己,李频此时也能看出局势来,这时也笑道:“不用理会我们,我们自去……”话音未落,另一边有人打起招呼来:“李频。德新兄,在下陈季问,久仰了。”

    李频与那陈季问之前未曾正式见过,但例如中秋诗会之类的场合也有隐形的交锋,互相闻名,笑着拱手:“呵,原来季问兄也在,真巧。”双方之前虽然有些剑拔弩张,但这时候稍稍停下,看起来与苏文定苏文方就像是一道的,与那陈季问一桌的人中有人听了李频的名字,当下也打个招呼,双方便又是一阵寒暄,李频随意说着“诸位雅兴……”之类的话,那陈季问想了一会儿,才开口笑道:“方才大家正为唐静唐姑娘作诗赋词,李兄既与文方兄、文定兄认识,何不也来凑个热闹?”

    若在旁人听起来,这个已经是主动宣战了,陈季问虽然知道名气比不上李频,但自问才学却没什么低的,这才开了口。李频虽如宁毅一般能觉察出气氛有异,但还不太了解情况,随口推辞,另外一位拿起了毛笔,却因为李频到来而一直未有写诗的男子也已经笑着问了起来:“倒不知这位公子又是谁?苏文定,你也不为我们介绍一下。”既然陈季问已经决定向李频挑战,其余的人自然也不算什么了。

    “他乃是……”苏文定本想直接说名字,随后想着还是要把苏家摆在前面,“他乃是我二堂姐的夫婿……”

    对面笑了笑:“哦……”

    一旁正被议论的宁毅这时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事,微微皱眉,扭头望向后方的楼梯,回忆着一些东西。听得人声询问,方才回头过来拱了拱手,友善地跟文定、文方的这些朋友打了个招呼:“呃,在下……”

    那边的笑声传过来:“呵,原来是……”

    话没还说完,愣住了。

    不久之后,新上来的两男一女就坐在了那对峙局势旁边靠窗户的座位上,带着丫鬟的年轻男子正在朝楼下望去,脸色之间,大概在想着什么事情。而这边,局势便又恢复了对峙,笔墨纸砚都已经准备好,方才准备以诗词教训苏家兄弟的人也已经提起了毛笔,然而陈季问的笔锋提了好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复杂。

    那笔,落不下去。

    人群中窃窃私语,朝周围蔓延开来,方才都是肆无忌惮地看着热闹,许多人也都明白发生的事情,但这时,整个气氛却变得有些诡异,众人仿佛都在说着什么秘密一般。

    顾燕桢望着那边好半天,夹了一口菜在嘴里慢慢咀嚼着,看不懂这眼前的一幕。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