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处

赘婿 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处

    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处

    自从年关过后,宁毅与苏檀儿之间的相处模式已经变得越来越自然。当然,这里自然的并非是这个年代“夫妻”这样的模式,而仅仅是“两个怪人”的相处模式而已。

    年前的摊牌之后,苏檀儿第一次为自己的位置找到了平衡,心里踏实之后,许许多多的事情也就轻松起来。以往总想费心费力地维持“家”的模式,如今不用这么刻意了;以往总要在饭桌上主动寻找话题,权衡哪些是可以说的,哪些会是对方感兴趣的,哪些又需要避讳免得引起对方的不快,谈生意的感觉也似,如今自然也无需这样,但话题倒反而多了起来,根本无需刻意去找,随便说些什么,也是觉得有趣。

    虽然宁毅每天早晨都会出去跑步,但夫妻两人往往还是会在家中吃过早餐才出门,方向并不一样,苏檀儿坐马车,宁毅则是轻装步行。小婵在这时通常面临两个选择,跟小姐还是跟姑爷,当然她也可以留在家中,但其余两个选择显然更有用,跟着姑爷过去,没什么事做,但可以听姑爷讲课,听些故事,每次听姑爷随意地说来说去,引人入胜,她就会想着姑爷真是好渊博……

    当然,最近一段时间,苏檀儿是比较忙的,开春的时候都是这样,于是小婵还是跟选择跟着小姐去,前面说过,她虽然待宁毅和苏檀儿纯真质朴,但办起事情来却是相当可靠,她每天负责的也并不只是贴心地服侍一下人就好了,有一次宁毅就曾见过她气呼呼地训人的样子,皱着眉头非常认真,简直凶悍,一边训还一边指出其中几个人勾心斗角互拉后腿的事情来:“你别以为我没看见!”弥补的方法安排好,又说了几句,手中挥舞着一把短尺点点点点的简直要打人,然后才看着那短尺愣了愣,抓抓头发“遭了,小姐要的尺子……”一扭头,“还不快去!”打发众人之后,转身噗噗噗的赶紧跑,宁毅在后面笑个不停。她是被当成管理人员来培养的,当然,这两者也并不冲突,俱是她性子中的一部分。

    宁毅会在中午或者下午回到家,有时与小婵一起,因为小婵会在中午下课之前跑去找他,若小婵没过去,自是他一个人。苏檀儿过了中午则多半已经回来了,有时在房间,有时在客厅,也有的时候坐在院子中的凉亭里。娟儿与杏儿有时跟着,有时也会不见,她们也得去处理一些大房之中下人们的琐事。

    苏檀儿在想事情的时候喜欢咬自己的手,有时候咬拳头,有时候轻轻的咬手指,多是无人之时才会露出的神态。有一天傍晚宁毅回来,夕阳余晖,苏檀儿穿着鹅黄色的裙子坐在凉亭里看一个本子,白皙的贝齿轻轻啃噬着拇指的指尖,偶尔翻过一页。宁毅走过去,站了一会儿正想打招呼,苏檀儿忽然回过头来了,依旧是咬着指尖,大大的眼睛与宁毅对望了片刻,有些懵懂无辜的感觉,随后又转了回去,安安静静地继续看账本。

    宁毅见她不搭理自己,耸耸肩有些无趣地走开,心想这女人真淡定,走出不远,苏檀儿在背后喊起来:“相公!你吓死我了!”回过头时,苏檀儿正气鼓鼓的模样望过来,用手轻拍着心口。片刻之后,宁毅无言地摊了摊手,苏檀儿也没好气地笑出来。

    从回到家,到吃完饭,晚间的消遣,到最后就寝,大家都是聚在一起,说话聊天,谈这谈那。有时候,宁毅会觉得苏檀儿与以前的自己有些类似,当然面临的具体问题会不一样,心情、迷惘也不一样。有时候他想,苏檀儿面临的问题或许比自己更严苛,她是个女人,如果苏家有一个男子更聪明更有能力一点,事情会很简单,如果她笨一点,事情也会很简答,偏偏她处于这个夹缝间,于是就只能向前,还得不时面对因为自己女性身份而面临的问题。

    有时候他们会在二楼的那根柱子边“巧遇”一次。大概每隔几天的时间,一块看看整个苏家大宅的风景。苏檀儿会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些是不能在旁人面前说的,就算在婵儿、娟儿她们面前说了也不好,主要是没有意义,或者是她在生意上的一些打算,一些得意的小算计,也有家长里短,有个堂哥刚在她这里讹了几百两银子,说看见一样好瓷器,买了价格肯定有涨,苏檀儿笑眯眯的给钱,转头上来跟宁毅说那家伙在外面养了女人,咬着手指说:“以后可以威胁他,要不然就告诉嫂嫂,让嫂嫂去闹……”

    苏檀儿很聪明,在经商上也很有天赋,但毕竟只是十九岁的年纪,面临的压力,许多时候无处去诉,宁毅或许是唯一一个能够给她以减压空间的对象。在她看来自己说的东西,这个相公懂一部分,但未必全能搞明白,宁毅有时候也说几句她不懂的东西,她就那样听着,这样的时刻,就算宁毅说话用词再古怪,说的东西再不可理解,她也不会感到稀奇。

    有件事情是比较奇特的,或许是第一次在一起聊天时给她一颗松花蛋,第二次聊完,苏檀儿有些欲言又止,随后问道:“相公没带吃的吗?”然后说,“下次带点吃的吧。”

    此后给她揣点吃的,一小包糖、花生、蜜枣之类的,苏家不差钱,提供这些东西没什么压力,也有这个季节已经很难吃到的梨。有一次宁毅顺手拿了一张大饼,冬末春初,天气冷,冻得跟牛肉干一样。苏檀儿也不介意,拿了在嘴边慢慢撕,吃完了心满意足。然后才说:“相公故意的吧。”

    到得二月,话题就更加随意了,他们看起来像是这个时代很奇怪的朋友,一个经商,一个弄点离经叛道的小发明。有一次苏檀儿问宁毅:“相公为何从来不去那些青楼之地,赴赴那些才子的邀约呢?”

    宁毅耸耸肩:“就会两首词,泡不到妞啊……”

    苏檀儿在那儿想了好久才大概理解这句话,笑了出来:“用钱砸她们嘛,那些堂弟表弟啊,每次从檀儿这里讹上几十两,光顾的也尽是些有名气的。相公拿上几百两,再加上才名,什么绮兰啊、陆采采她们啊,见上几面想是无甚问题的……对了,元夕之后,倒听人说那绮兰姑娘对相公颇为倾心呢,有几日晚上,夜夜吟唱相公的青玉案,琴声婉转凄绝什么的,说不定啊,相公还能跟她成什么佳话……”

    她转着眼睛瞥瞥宁毅,宁毅想了想,点点头:“有这种事?那我明晚去一趟好了……人家毕竟也不容易……”

    苏檀儿这晚吃的是蚕豆,目光冷冷地瞥他,随后嘎吱嘎吱地咬半天,随后哼的一笑:“那相公便带上小婵一块去吧。”

    宁毅身边不缺钱,主要因为一直可以跟小婵要,他用的不多,苏檀儿也未在这些事情上有什么意见。不过就算小婵乖巧,若宁毅真跑去招妓,小婵会站在哪一边可想而知,就算表面上什么都不说,肯定也会使阴招下绊子。这时叹一口气:“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这女人口蜜腹剑,一点都不实诚。蚕豆还我,不许吃了!”

    苏檀儿拿了小袋子突的退开一步,笑得像只狐狸:“檀儿经商好几年了,从未听过商人真有实诚的,相公便担待吧。”

    二月就在这种对宁毅而言平平无奇的日子里过去了,学生、聂云竹、小婵、苏檀儿、化工、有时也跟秦老、康老碰个面,几句闲谈,有时从其它途径了解一下宋宪、武烈军的情况。他回忆那女子的武功,不过那女刺客也已在元夕之后,消失渺然。

    三月初,苏家生意也忙,不过苏檀儿还是空出了一天,与宁毅、三个丫鬟一块去江宁城外郊游。这天下午回来,去茶楼喝茶,无意间却听得隔壁有几个学子打扮的人在谈论松花蛋,说是如今经营那松花蛋的女子是才艺双绝的佳人,不过只愿双手养活自己,研究出了松花蛋的制法,一位才子仰慕其心性,本已追求数年,此时略施小计,不到半月便为那新奇事物打开销路云云。

    事实上如今聂云竹虽然也忙,但要说松花蛋的名气传出很远那也不可能。这时的几人谈论那“略施小计”,正是自己让李频帮忙找人当托的事情。心中好笑,不知道李频怎么为这件事跟聂云竹扯上关系了,还追求数年什么的,行事太不小心,这下李频可是惹火烧身了。不过再听片刻,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这顾鸿顾燕桢几年前便已名扬江宁,此次自东京归来,便是为这女子,他如今已有功名在身,对其仍一往情深,实是难得……”

    “手法用的也巧妙,不过数日时间,便以将问题解决……才子佳人,假以时日,必成佳话。”

    “在下却觉得不然,那女子抛头露面,操持这等生意,实非良配……”

    听得一阵,才发觉这些人讨论的尽是那名叫顾鸿顾燕桢的男子,回想起聂云竹前些天似乎有些涵义的问题,倒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由得摇头笑笑。

    第二天天未亮,到那小楼之前时,聂云竹正如往常一般坐在那台阶上等他,见到他过来,露出一个与平日里无异的笑容,宁毅看了她一会儿,微微揉揉额头:“最近很累?”

    “呃?”聂云竹愣了愣,随后,有些迷惑地摇了摇头。

    宁毅在旁边坐下,斟酌着词语:“为什么……没跟那个顾燕桢明说一下,让他……把事情停下来?”

    黑暗中的晨风带着寒意,小楼前陷入一片沉默当中。片刻后,聂云竹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立恒……怎么会……立恒……为什么……问这个……”

    “呃,我就是听说了……那个顾燕桢……”宁毅摊摊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我……我、我跟那顾燕桢没关系……他们瞎说的……立恒……呃……我……”

    聂云竹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宁毅扭头望过去,黑暗中只有一侧房屋中传来的光芒,光芒之中女子的表情似乎有些愤懑,想要强调些什么却又有些抓不住重点的样子。宁毅看了半晌,觉得难以理解,缓缓地说道:“嗯,我知道了……”

    聂云竹望了他一眼,皱着眉头简直是要哭出来的样子,但随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认真地望向了宁毅,开口强调,一字一顿。

    “我跟那个顾燕桢,没有关系。”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