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四十五章 简单手法

赘婿 第四十五章 简单手法

    第四十五章 简单手法

    油漆刷好过了几天,诸多碗碟、酱料的事情也已经准备妥当。老实说,整辆小车现在推出去,形象上看起来是相当惹眼的,立体图案表现的小小竹林,竹记松花蛋的五个字。能不能将松花蛋卖到二十文,似乎就在此一举,当然,虽然聂云竹在宁毅面前表现得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心中大概是不怎么信的,宁毅心中自然明了,不过事情既然还未底定,倒也不必要解释太多,说再多,也不如把事情做出来之后再看效果。

    接下来,如何让几家酒楼愿意拿聂云竹的皮蛋来寄卖,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这事情其实倒也简单,他们不愿意让聂云竹拿过来,让他们主动过去拿就是,一件生意既然是垄断,想要做开,办法多的是。

    当天下午跟苏崇华请了假,说最近几天上午会晚来,让苏崇华安排一个人督促学生们念书——反正最初的一个时辰也就是摇头晃脑地读和背,宁毅在不在问题也不大。

    二月底的江宁,真是已经到了莺飞草长的时间了,树枝上茸茸绿绿地抽了新芽,杨花清雅,飘飞如絮,清晨时分走在街上便能听见鸟儿鸣啭的声音。风中还稍稍带着些凉意,学人才子们起来的倒也比较早,不少人会呼朋唤友,选择在上午时分乘船畅游秦淮,那渺渺靡靡的乐声自远处画舫上飘荡过来的时候,漫天的柳絮当中,入眼后给人的感觉,自然又是一番文墨隽永的景象。

    日光升起来的时候,宁毅走在江宁的街道上,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经历江宁的春季,但漫天柳絮飘落之时,对于这古代气息他还是已经见惯了。开了春,道路上行人也多起来,从各处汇集而来的客商、背着行卷的书生,偶尔也有镖头、武士之类的人物,三大五粗,倒不知道谁该是有真功夫的,一个胖墩墩的孩子在街边逗狗,做鬼脸,终于把那条狗给惹恼了,汪汪汪的拼命追,噗通一下把孩子追进河里,孩子在水中扑腾扑腾地游出好远,回过头来做鬼脸,他娘亲在不远处看见到,插着腰在河岸边大声骂。

    聂云竹的小摊便在几条街外,今天是第一天推出来,不过早晨两人已有交谈,这时候宁毅也不是过去看那小车给人的震惊程度的,他的目的只是要去附近的酒楼看看,走到半道,倒是遇上了迎面而来的李频,大概是准备去学堂的。

    “立恒。”同僚一月,李频每天上午跑去听听故事,知道宁毅素来准备,今天这时候见他竟不是打算去学堂,微微有些疑惑,问过之后,宁毅也只回答有些事情。他既然不去上课,李频过去豫山书院也没事,问道:“可要在下帮忙吗?”

    “呵呵,一些小事,倒是不用。”宁毅想想,“李兄便住在这附近?”

    “便在前方巷子里,立恒若是有暇,不妨去寒舍小坐。”李频笑道,“拙荆也是久仰立恒大名,早想见见了。”

    宁毅笑着婉拒一番,随后道:“李兄既住在附近,可知这边最好的、东西卖得最贵的酒楼茶楼有哪几家?”

    “前方春意楼,杨絮楼,四海楼都是不错的另外还有几家,在那边的街道上。在下此时倒也无事,若立恒想要去,在下倒可陪同。”

    李频这人看来随意洒脱,说话做事又能面面俱到,宁毅此时笑了笑:“今日倒是不必了,只随便找一家贵的便可,李兄此时若有食欲,不妨一块去吃个早点,小弟做东。”

    随后两人往那边街道上看来最华丽的一家酒楼过去,此时还未到每天早上真正最热闹的时候,宁毅与李频过去时,酒楼之中还有些空位,宁毅顺手打赏了小二一钱银子,那小二立刻殷勤起来,一路引宁毅与李频上楼。随后宁毅随意点了几样贵的肉粥点心,李频倒只是点了一道三鲜汤面。

    “李兄常来这里吗?”倒上茶水,宁毅问道。

    李频笑了笑:“东西比外面贵了些,但味道还是不错的,偶尔会过来一趟。”

    “那……现在就是这春意楼每日最忙的时候了?”

    “呵,这倒不是,大概再有一刻钟左右,这楼中便人满为患了。”

    “嗯。”宁毅点点头。

    对于宁毅会过来这里的理由,李频显然是好奇的,不过表面上倒没有表现出来。喝着茶水与宁毅闲聊,话题也不是他平日里看来关心的有关那些故事与论语对应的道理,而只是琐碎小事的陈述。楼下一棵柳树前年被砍掉引起的一场纠纷,在他口中说来也是有趣。时间逐渐过去,宁毅与李频点的东西也上来了。酒楼中客人渐满,喧嚣一片,宁毅喝一口粥,敲了敲桌子,对方才那小二举了手,对方立即便过来了。

    “两位公子还有何吩咐?”

    “要两只松花蛋。”

    “松、松花蛋?”小二迷惘。

    “……没有?”宁毅微感错愕,随后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五六十文铜板,指指外面,“这边过去,拐个弯,那边街口有个卖的,车子很漂亮,买两只过来,配料的话……醋和酱油就行了,你这边也有。二十文一只,剩下的是你的,去吧。”

    他只是淡淡地说完,挥了挥手,扭头跟李频说起其它的事情。前世养成的那种指挥人的气势出来之后,小二虽然是一愣一愣的,但一时间竟有些不敢反驳,只记着了松花蛋、醋、酱油,拿着钱去了。酒楼要做大,规矩上还是不允许反对客人的这些简单要求的,更何况这客人进来的时候给了一钱银子呢。

    不一会儿,这小二便将松花蛋买了回来,大概是跟聂云竹问了怎么吃,问了醋和酱油的事情,甚至还贴心地拿个小碟子装了些醋和酱油过来,宁毅分给李频一个:“尝尝,新东西,如果不太习惯,可以蘸蘸醋或者蘸蘸酱油试试……其实最好的是卖相。”

    酒楼中的生意依旧热闹,两人在这边吃完皮蛋,宁毅看着那热闹的景象,又挥了挥手:“小二。”

    那边便又过来了,宁毅掏出几十文钱,看也不看他:“再去买两颗。”回头与李频说话。

    那店小二有些为难,迟疑了一阵子:“公、公子,此时生意实在有些忙,走不……”

    “嗯?”宁毅的说话被打断,瞥了他一眼,随后偏着头与他对望了几秒钟,表情倒也淡然,只是目不转睛,随后双手交叠在桌上,皱眉道:“走不开?”

    “没……小人……小人会想办法……”

    小二拿了那些钱走了,一会儿,又将皮蛋买来,宁毅将皮蛋放在桌上,待小二离开,方才道:“不宜多吃,倒可带去书院,给其他人常常,李兄要不要带一颗回去?”

    李频笑起来:“宁兄今日过来,莫非是为这松花蛋?”

    “呵,确实是。”

    “不知具体为何?”

    “没什么,一个小赌。”东西其实已经吃完,宁毅笑着将皮蛋塞进兜里,站起来,“李兄,走吧。”

    两人一道下楼,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许多,宁毅与李频交谈几句,看看那边的几栋酒楼:“与人约定,一个月内至少将这二十文的松花蛋每日卖出三十只,毕竟是新东西,直接送过来,他们不肯放到柜台上卖。以这酒楼每日收入看来,要贿赂那些管事,三十只松花蛋的生意,得不偿失了,人家也看不起。只能反其道而行,明日雇几个闲人,每日请他们来这里吃顿早点,连续六七日的时间,附近几家酒楼大概就会去拿货,卖相还是不错的,切一个放外面展示,二十文应该没问题……不过,附近几家酒楼,每日早间都有这么忙吗?”

    “附近商旅来往,除了冬季,这边一向热闹,当是没有问题。”李频想了一会儿,望向宁毅,“三十只,也不过是每日六百文的生意,以立恒此时名声,只要能让此松花蛋出名,随随便便也不止三十只,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呵,赌约中是定下这一项的……”宁毅笑起来。其实做各种生意,往往也是在比拼人脉,以宁毅这时的名气,要么替松花蛋写一首词,要么跟濮阳家的人打个招呼,松花蛋几百文的生意,不过洒洒水,根本不用放在眼里,但这样一来,与康贤在酒宴上帮忙宣传几句又有什么不同。康贤之所以把标准定得这么低,也是规定了宁毅只许用些普通人的手段,稍稍花些本钱,将松花蛋这东西的销路铺开。

    这事情不过是小手段,说出来没什么出奇的,李频想了好一阵子:“这事情倒也是有趣,如此说起来,雇人的事,倒可不必太麻烦,一些闲人也不太可靠,在下在这边认识不少朋友,每日里在这附近吃早点的,让他们表演一番,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自然不会出什么破绽。”

    他看看宁毅,随后又挥了挥手:“自不让立恒之名泄露便是,我会叮嘱一番,让大家也绝不做多余之事,只以普通人的章法来,如何?”

    他是与曹冠齐名的才子,真要说附近朋友,多半也是这类人,李频若真要运作,或许比如今宁毅的影响力还大,因此做上这样一番保证,宁毅想了想,点头:“如此谢过李兄了。”

    第二天早晨,小楼前方的台阶边,聂云竹喜滋滋地跟宁毅汇报战果:“昨天松花蛋卖出了六只,煎饼好快就卖光了,这可是第一次把煎饼卖光呢,所以我跟胡桃今天准备多做点。而且松花蛋也是第一次卖出这么多……”她明显在为煎饼而高兴着,看看宁毅的表情:“好的开始,只要名气打开了,松花蛋卖出三十只肯定没问题的。”

    宁毅撇撇嘴,附和着笑起来。松花蛋的销路他本就不担心,过得三天之后,第一家酒楼便开始让聂云竹送松花蛋过去,李频知会的一班朋友倒也出不了什么破绽。只是没想到,这一番热心,随后倒给聂云竹引出了一些困扰来……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