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四十四章 小推车

赘婿 第四十四章 小推车

    第四十四章 小推车

    “卖不出去啊……”

    东方未明,聂云竹坐在小楼前的台阶上,托着下巴有些苦恼地说着。

    “前几天也像宁公子说的那样,去找了附近几家酒楼的管事啦,可是他们说以前没人吃这个,卖得也太贵了,不给放到他们柜台上卖。”

    这年头毕竟生产力不足,米面杂粮之类的食品属于充饥的概念,价格倒便宜些,肉类蛋类便卖得有些贵,按照比例来说,如果两文钱一只的煎饼可以视为一块钱人民币,十文钱的咸蛋便是五块一只,而松花蛋在宁毅的建议下卖到二十文,这已经接近奢侈品的意义了。在这个小康人家才偶尔吃肉吃蛋的年月里,这类东西自然难卖。

    当然,江宁一带富人还是很多的,以青楼而论,比较红的姑娘,进门三贯——也就是三两银、三千文——歌舞弹唱三贯,上床三贯,也就是一次一共九贯,四千五百块钱一次。卖身的姑娘价格再高的那是极端例外了,若是不卖身的,如元锦儿、陆采采、绮兰,以前的聂云竹等人,那就更加高,这个反倒没个限定,但横竖一大帮人等着砸钱,你若小气,门也没得进,进了门还小气的,下次自然不鸟你。如同苏檀儿的那帮兄弟每次从她手上讹个几十两银子,放在普通人家已经是巨款一笔,但真要去充充阔气,呼一班狐朋狗友,也就是一两次的事情。

    肯花九千文找姑娘的人未必肯在路边摊上吃二十文的松花蛋,但至少证明,这份购买力在江宁还是有的。

    想要把二十文的价钱卖出去,就得找一些附近的比较高档的地方,出名的茶楼酒楼,让他们帮忙寄卖。但这毕竟是新事物,你说我卖个蛋二十文一只,帮帮忙,人家也不是做慈善的,聂云竹以前各种才艺自然厉害,人长得漂亮又算得上才女,但这些本领自然拿不到一板一眼的谈生意上来,这二十文一只的咸蛋寄卖,反倒没有谈成。有两个酒楼管事根本没怎么跟她谈,也有一个见她漂亮却出来卖煎饼的,想要动手动脚,她便直接走掉了。

    这对于一心想要摆脱以前身份,如普通人一般努力赚钱生活的聂云竹来说,自然也是一个打击。不过她性子也犟,一般人若遇上这样的事情,怕是会考虑不再卖皮蛋,但在她这里倒是看不到这样的打算。宁毅此时一路跑得大汗淋漓,手上拿了一只铜板在玩,随后笑了笑:“说起来,最近倒是跟人打了个赌,说这松花蛋一个月就能卖开。”

    “卖开?”

    “嗯,每天至少得卖上二三十个吧。”

    “……呃。”聂云竹想了想,随后笑起来,“我会努力卖到三十只的啦,其实……说不定可以寄放一批到金风楼……”

    聂云竹显然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句话,她此时心中想的事情跟宁毅想的显然不一样。在她看来,宁毅这人性格好,又是个特立独行幽默风趣的大才子,但与经商大抵是无涉的。他如今发明了这松花蛋,托自己帮忙卖,或许是与人夸了口,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卖不出这么多,他便得丢面子。若非是实在没什么办法,她大概也不会再去考虑金风楼。楼里的妈妈虽说遵守契约,未有再逼迫她什么,但真要说是个良善人那也未必,欠了人情不好还,但无论如何,动用这样的关系,大概也是她此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宁毅听她说起金风楼,微微愣了愣,随后才明白过来:“不用这样的。”他摇了摇头,随后指指那停了小推车的棚子,“今天中午早些收摊吧,把车子包装一下,现在这样子太简单了,卖不出二十文。”

    “包装?”

    “呃……便是随意装饰一下。”

    聂云竹点点头,以疑惑的目光表示懂了……

    到得中午放学,宁毅过去市集吃饭,随后买了各色油漆、大小毛笔、刷子往聂云竹这边过来,聂云竹这才知道他要干嘛。下午将那小车洗干净,宁毅用粉笔做了一番简单构图,揣摩一阵之后,方才搬了张矮凳坐下动笔。

    聂云竹这时候也没办法帮忙,只是偶尔在旁边蹲了看一阵,回房看见胡桃时,胡桃说道:“宁公子是想要在小车上作画来卖松花蛋?”

    “想是如此了。”

    “可是,油漆能画好画么……”

    “诸多漆器,不也是以漆作画,宁公子……想来于此道也有所涉猎……”

    聂云竹其实微微有些担心,琴棋书画乃风雅之学,宁毅画工精不精倒是另当别论,可以他如今的名声,在这种小推车上作画竟然只为卖那松花蛋,若被人知晓,怕又给他惹来非议,越是画得好,这风险怕就越大。

    另一方面,胡桃的情绪其实也不好,她最近一直在为小姐担心着。自从元夕那天确认了与小姐来往的这位宁毅便是那第一才子,并且真有才学之后,她的担心就在与日俱增。在她来说,固然也想早些与二牛成亲,但小姐没个归宿,她就根本不放心。如今小姐对这人似乎有了好感,可这算是什么事情,如同小姐说的那样:嫁不了的。

    对方身份是一赘婿,小姐便是喜欢他,也根本不会有结果,那人才华越高,小姐怕就陷得越深,反倒喜欢不了别人,苏家家大势大,若对方妻子一旦知晓此事,找上门来,自己这边可怎么办才好,如此想想,愈发着急了。

    中途宁毅也将聂云竹叫出去过一次,问她这小摊该叫“聂记”还是叫“竹记”为好,聂云竹想想,选了竹记。

    到得傍晚时分,晚霞从秦淮河弯道的一侧照射过来,小车的装饰也终于是完工了。聂云竹过去看时,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这画的风格,她从未见过!

    不是画太差,而是画太好,太离奇。车上那画作的构图,是立体的。

    这年头有了油漆,自然也能有各种漆器的图案风格,或细腻或粗犷,但眼前的这辆小车,却绝对是整个时代的独一份。图画其实简单,不过是几棵竹子象征着雨后竹林的一角,隐逸在一片雾气当中,一侧画出了一颗皮蛋被切开四瓣的情景,倒是算不上多么栩栩如生。“竹记松花蛋”几个字浮动在画面上——然而图画是立体的。

    对于宁毅来说,只是简单的手法,控制图画各个部分比例的不均衡来达到竹林插入视野的效果,“竹记松花蛋”这五个字配合着浮动的影子,有一种在雾气中坠落或是飘荡的效果,只是那只皮蛋画得差强人意,一时间配不出很漂亮贴切的颜色,因此只能让它看来了尽量漂亮一点点。由于油漆混合会显得模糊,宁毅在不同的几样图案的边缘都仔细加上了清晰的黑色线条,这样反而更加明显地造成冲突和立体感。这小车若是推出去,绝对能第一时间吸引住路人的眼球。而且它与主流的画作不同,旁人只会以为是商人想出来的小道,而不会觉得是某某才子精心绘制的画卷。

    条件有限,不过看着对方那一脸惊讶的样子,总的来说,宁毅对成果还是满意的。大概是想起了宁毅对音乐的古怪品味,聂云竹道:“立恒对作画,竟也是如此的……呃,如此的奇怪,这风格,以往云竹从未见过,可简直像是要从车壁上生长出来一般……”

    图画这种东西,如果走写实一点的风格,第一眼的冲击力是简简单单的。这与音乐的品味不同。聂云竹简直想要伸出手去摸那柱子,宁毅才笑着叫住她,随后指指上方雨篷。

    “油漆未干,可碰不得。上面的雨篷该换个样子了,明天我会去买来。这几天油漆未干,你也做不了生意,呃……我们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漂亮的小碗碟,各种酱料作料、醋、豆腐,吃法多种多样,看起来要干净漂亮,嗯,这是第一步……”宁毅计算着,“这些事情做完,再来解决那些酒楼顽固不化的问题……”

    接下来几天的下午,事情按部就班地做着,漂亮的碗碟,采购各种酱料,搭配各种吃法。宁毅每日下午过来,聂云竹也显得高兴,只是胡桃不开心,到得晚上的时候跟小姐抱怨一番:“小姐,采购那些东西根本划不来的……”

    宁毅选择的都是很漂亮的碗碟,在普通人眼中,实用性不大,价格也贵,虽说这些东西一半都是宁毅出钱,说是算做入股,但在胡桃看起来,这也没什么意义。家中的钱本就不多了,攒着点用,小姐倒还能用上好一段时间,但现在这样,简直就是那宁毅在想当然地乱花钱,而小姐不愿意推拒,只能跟着走,到时候那宁公子不在乎浪费钱,小姐能怎么样,岂不把最后的身家也花掉了。

    “要胡桃说,那个宁公子才学肯定很厉害,这个是没得说了。可他未必懂经商啊,咱们不过摆个小摊而已,哪有这么多讲究的,小姐,你不能陪着他胡闹了!咱们胡闹不起的……”

    “宁公子是有真才学的人,他既然如此自信,我自然便相信他,未到最后,胡桃你又怎知他没有办法?”其实聂云竹心中也没什么底,不过,自然也只能对胡桃这样说。

    “有才学的人小姐见得还少吗?”胡桃反驳道,“才学是才学,做生意是做生意,那些有才学的人不也照样赌钱败家,到最后一文不名的。胡桃虽然不懂,但看得多了,大街上那么多摆小摊的,都是这个样子,那些大酒楼、或者青楼,根本不一样的。小姐,那宁公子入赘商贾之家,听说他的妻子在苏家管事很厉害,说不定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拿小姐来当试验……”

    “闭嘴!”聂云竹目光一凝,打断了她的说话。

    胡桃站在那儿抿着嘴好久,泪水自眼睛里滚落下来了,随后才咬咬牙,哽咽说道:“小姐你也知道的,你嫁不了宁公子的,小姐若嫁得了,那胡桃也就不说了……”

    这话说完,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好久都没有声音,聂云竹坐在床边,倚靠着旁边的床框,目光偶尔变动一下,过了好久,灯影摇曳一下,她才用力闭上了眼睛:“我知道的……”再睁开时,微微笑了笑。

    “胡桃你也去睡吧,不早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