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四十二章 一夜鱼龙舞(八)

赘婿 第四十二章 一夜鱼龙舞(八)

    第四十二章 一夜鱼龙舞(八)

    马车穿过街道往苏府方向回去时,帘外的夜市依旧热闹。苏檀儿坐在车厢里侧的座位上,低头整理着一些纸张单据之类的东西,装单据的小木盒就放在旁边。少女并腿而坐的姿态显得淑雅秀气,当然比之三个小丫头,又显得成熟很多,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人自有其气质,一面整理,她一面也在与宁毅说着话。

    “……这样子的话,明日上午还是得去爷爷那边请个安,妾身便不出门了,相公的话,明早锻炼之后还请尽早回来……对了,明早厨房那边准备的是相公爱吃的粉皮……”

    今天上元,晚上其实就已经与老太公说过些话,不过有了这《青玉案》的事情,明天大抵又得去见见他,苏檀儿说完,忍不住又笑起来。

    “相公每次都是这样出人意料,太吓人了。”

    这一个多月来与宁毅取得初步谅解之后她自然不再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宁毅了,但今晚这首词,还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初看时也愣了半晌,想着这古古怪怪的相公本领的底线究竟在哪。不过与宁毅碰面之后倒是没有表现出半点受惊讶的样子来,此时一边整理单据一边轻声说话,态度安然。当然,不去看宁毅而是静静地整理东西的这些小动作,也是她尽量不让自己有太多情绪波动的小方法罢了。

    如此一路回到苏府,穿过了一个个院子,苏檀儿还得往父亲那边去一趟,大概是为了晚上跟人谈妥的一些事情,转头与宁毅道:“相公这时还未睡吧?”

    宁毅点点头,苏檀儿笑道:“待会回来,有些东西给相公。”

    “什么啊?”

    苏檀儿眨了眨眼睛:“卖个关子。”

    要与苏伯庸说的事情大概不多,不一会儿,站在二楼走廊上吹风的宁毅便能远远地看见苏檀儿一行人打着灯笼从那边院子里出来了。隔得远了,人影显得小,灯笼的光芒偶尔消失在矮墙树后,随后又从拐角处出现。比较热闹的大概要输稍东边一点的侧门,午夜时分车马都从那边回来,灯光汇聚在那儿,随后斑斑点点地往整个苏府的各处移动。

    小院倒还是如往昔般安静的,大房人丁不旺,这一片也不热闹,又过一会儿,苏檀儿与三个丫头也都回来了,下方响起轻盈的脚步声。

    小婵咋咋呼呼地自楼下跑过,仰头看见宁毅,做了个眯着眼睛的包子脸,然后跑进小房间里烧热水。走上楼来的苏檀儿手上提了个包袱,轻轻地走到柱子一边,将包袱压在栏杆上。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她小声却又慢条斯理地念着,片刻后望了宁毅一眼,才笑起来,“小婵说相公在寻一个厉害的女刺客。”

    “是啊,可惜跟丢了。”

    “那相公为什么还写在灯火阑珊处?”

    宁毅耸了耸肩:“有什么办法。词只能这样写啊……总不好写什么,蓦然回首,人不见了,不押韵嘛。”女刺客跑掉了,他其实也蛮遗憾的。

    苏檀儿轻轻捂着嘴,趴在包袱上笑得停不下来,随后才道:“有时听相公说些故事,便隐隐有些感觉了,相公莫非真是向往那些绿林任侠之事?”

    “倒不想当什么侠客,只是对那气功内功之类的事情觉得有趣。”宁毅倒也不掩饰,摇了摇头,随后指指楼下,“咻的从下面能跳到上面来,然后一拳能打穿一堵墙,听说有人能这样,所以觉得有趣,今天跟小婵看见那女刺客,也很厉害,想必是真有这种本领的,突然间的发力,不似普通人。”

    苏檀儿点点头:“妾身也听说过。只是这几年去外地时,由耿护院他们陪着,偶尔也听说一些绿林强人的事情,但相公说的这些却不多,即便真是官府缉拿住的凶人,其实也不过是些三大五粗的汉子,凭的一股蛮力狠劲,也有些天师道童之流,不过拿些符水戏法骗人,妾身学过些,因此是不信的。真说什么内功真力,练了之后如仙人一般的,实在太少了,而且听说皆要从小练起,十数年才得建功,相公如今便是找到,怕也有些晚了……”

    说到后来,她又笑起来,看着宁毅的表情,些许幸灾乐祸。她是不信听途说的性子,这种有趣的事情,她若机会,也是要得到确切证实才会死心,相公显然也不会听听就作罢。对于那众里寻他千百度,只当是相公当时寻人,兴之所至的联想,不再在意,将话题转向其它。

    “方才也听小婵说起,当时相公在那旧雨楼,除了薛进,崇华叔竟也在?他当时是让相公不要推拒,展示一下才学?”

    苏檀儿是何等人物,一听小婵提起当时的情景,自然便明了苏崇华的心思,这时候从宁毅的笑容中得到答案,倒也是偏过头,无奈地笑起来,随后回头道:“相公的想法呢?”

    “嗯?”

    “相公若对那小书院没兴趣,妾身明日便与崇华叔谈谈。”苏檀儿笑道,“相公若喜欢那小书院,妾身明日便找爷爷去谈谈。”

    豫山书院山长是苏崇华,但其实一直由二叔苏仲堪隐形地管理,在苏家地位比较超然,但一般人还是会认为是倾向二房多一点的地方。以往苏檀儿自不会跟宁毅问起这些,但这时候如果宁毅真有兴趣,她倒也有把握与宁毅一道将这里从爷爷那边要过来。宁毅笑着摇了摇头:“随便教点书就行了,麻烦事情多了受不了,你也知道我平时不喜欢什么这样那样的邀约应酬。”

    苏檀儿点点头:“那边与崇华叔说说了……其实说起来,崇华叔教孩子虽然不行,处理事情还是挺厉害的,他当山长,相公在那里也悠闲。对了,这个是给相公的……”

    话说完,将拿来的包袱递给宁毅。

    “什么啊?”

    “一些衣帽鞋袜。”

    苏檀儿说完,笑着转身往楼下去了,宁毅看了看:“哦。”

    拿着包袱下楼,到桌子上打开,倒也的确是些衣服、鞋袜之类的,他拿起来看看,小婵在外面敲了敲门,随后捧着盛了热水的木盆鬼鬼祟祟地进来,又将门关上:“姑爷洗脸了。呀,小姐将衣服拿给你啦?”

    “嗯。”宁毅走过去洗脸,小婵在旁边用手指捅捅他的背:“姑爷,姑爷,小姐有跟你提起女刺客的事情吗?”

    “你跟小姐把什么事情都说了?”

    “啊?没有吗?”

    宁毅洗了脸回过头,见小婵一脸暗自焦急的模样,才笑:“说过了,你又在想什么呢?”

    “姑爷你想啊,如果小姐不跟你说,不是代表小姐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了吗,那小婵就不该说了。”小婵这时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不过小婵早就知道的,小姐才不是这样的性子呢……不过下次姑爷你不要写这么让人误会的词句了啦,小婵刚才犹豫好久,就怕小姐误会了,可是又不敢跟小姐解释说姑爷跟那女刺客没关系,写词应该也不是指她,如果解释了,小姐反而会多想,但要是不解释小姐反而自己想过去了怎么办呢,然后呢……呀……”

    小丫头在旁边好生纠结地唧唧呱呱唧唧呱呱,宁毅忍不住笑着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就你想得多。”

    小婵捂着额头:“就是的嘛,当丫鬟的要把方方面面都想到才行,小婵很聪明的,嘻……”小丫头今晚先是担心宁毅跑去找那女刺客受伤,后来为着这事说与不说纠结一路,说完了之后又为着宁毅跟苏檀儿的关系开始纠结,这时候终于放下心来,小小地自夸一句,又问道:“衣服姑爷试了吗?”

    “没有,明天试吧。”

    “不行,这全是小姐为姑爷做的。”

    “呃?”宁毅愣愣,看看那衣服,“布料好像几个月前就见过……”

    “小姐几个月前就开始做了啊。”小婵将那件长衫展开往宁毅身上比,“去年六月的新布料啊,那时小婵还替姑爷量尺码呢,因为小姐说每年得给姑爷做两套衣衫才行,不过小姐常常有事,做得也不快,断断续续断断续续的,原本说过年时给姑爷,结果前些天改了改内衬,就到上元了……”

    “做了两三套了啊。”宁毅指指旁边的衣柜。

    “那是让府里的织娘做的啊,有一套是小婵跟娟儿、杏儿姐做的。这套是小姐亲手做的啊……对了,姑爷坐下,试试鞋子。”

    宁毅笑笑,看看那长袍,小婵蹲在那儿给他换鞋,小声道:“姑爷……姑爷会不会一直记着小姐在成亲那天走掉了?”

    宁毅看看她:“你又在想什么了?”

    “没有啊,其实小婵觉得小姐是很好的啊,虽然……虽然那次走掉对姑爷是有一点点不好啦,不过她那时候也不知道姑爷你是什么样的人嘛。六月的时候很忙的,虽然是那样,她想好之后,也决定给姑爷做衣服,因为是一家人啊。她说既然她已经是姑爷的妻子,每年亲手为姑爷缝做两套衣服鞋袜总是要的,其实小姐的针工不算太好的,我跟娟儿、杏儿姐的女红也不是很好啦,姑爷那件衣服有些地方是请织娘代工的。但小姐没有,有时候还装作很不经心地跟府里和店里的织娘说事情,然后问些诀窍,因为小姐不想让人说闲话啊,娟儿跟杏儿姐说起来让人觉得好有趣。所以一直做了半年多,这些东西才做好……”

    宁毅笑了起来,看看那衣服,随后看着蹲在那儿的小婵好一会儿,伸手没好气地弄乱她的头发:“你就一直在我面前说你家小姐的好话吧……”

    这次小婵倒没有躲,抬起头来,可爱而自信地笑:“因为小姐真的很好啊。”

    “知道了知道了……”

    “我帮姑爷把衣服收起来。”

    夜深了,片刻之后,小婵也从房间里离开,宁毅在房间里看了几页书。起身推开窗户时,对面的房间窗户里,灯火还在亮着,苏檀儿的身影正在那儿埋头整理单据账册,写着些东西,黑影自窗户上映出来,专注而认真。年头年尾,正是商户最忙的时候,这情形,大抵还要持续好一阵子……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