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四十一章 一夜鱼龙舞(七)

赘婿 第四十一章 一夜鱼龙舞(七)

    第四十一章 一夜鱼龙舞(七)

    金风楼后方,元锦儿的房间内,扣儿正绘声绘色地说着不久前发生在旧雨楼中的事情:“……然后呢,那个宁公子写下这首词的时候,那些人就都傻眼了,原本想要刁难他的那个薛进还问:你不是说那水调歌头是个道士做的嘛。然后宁公子就告诉他……哈哈哈哈……宁公子说,那个道士当日……呼呼呼呼……吟了、吟了两首……哈哈哈哈哈哈……”

    她这句话说完,躺在床上听着的元锦儿也是陡然爆发,笑得前仰后合:“云、云竹姐,这人好生风趣……”

    云竹拿着那笺纸在看,她是认识宁毅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扣儿描绘的情景来。想起宁毅那人不拘一格的性子,倒果真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也是忍俊不禁。

    扣儿其实一直是有些支持那曹冠曹公子的,这时候说故事倒是说得开心,片刻之后又变得微微有些忐忑:“小姐、聂姐姐,这首词……真的那么好吗?前面曹公子他们的脸色真的很奇怪啊,小姐你以前也说诗词比拼没个定规的,曹公子都是最厉害的了,莫非真的比不过……”

    元锦儿笑了笑,又看了看那诗词,与聂云竹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才微微摇了摇头:“照扣儿你说的那情况,今夜过后,江宁第一才子之名,怕是就有人要冠到那宁公子头上去了。可惜……他是商人家的赘婿。”又皱了皱眉,“这等人物到底为何会入赘的,莫非被那苏家逼着的不成……”

    以前由于这赘婿的身份怀疑那宁毅词作乃抄袭,到了这次,怕是没什么人再敢怀疑了,那句道士吟了两首的戏言,自然也是没人肯信的。元锦儿疑惑着,旁边犹豫了很久的胡桃拉拉聂云竹的衣袖,小声道:“小姐,这宁公子,莫非真就是那个宁公子?”

    她声音不大,但旁边的元锦儿与扣儿都听得清楚,瞪大了眼睛:“云竹姐……认识那宁毅?”

    云竹想了想,顺手拨动了旁边的古琴琴弦,几声音符跳出来,片刻后才说到:“若我说他便是方才那歌曲的作者,锦儿会怎么想?”

    “啊……”元锦儿愣了半晌,想着那古怪却好听的曲子,难以将脑海中的想法找到归宿,看看眼前的青玉案,真是纯正大气到了极点,然而那长亭外、古道边,又委实离经叛道,不拘一格,“若真像云竹姐说的这样,那还真是……有些古怪了……”

    “聂姐姐,你真认识那个宁公子啊?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给我们说说嘛……”

    扣儿朝聂云竹那边靠过去,聂云竹看看手中的词作,略想了想,才微微抬起了头,目光转向一侧的房间角落。

    是呵,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现在想想,自己也难以形容得出来,初见时自己掉进河里将他连累下去,将自己救上来又挨了一耳光,也未曾辩解。后来相处时又是那样的随意,他每日早上的跑来跑去,停留下来时的些许交谈。纵然早已听说了他的才名,然而对方一举一动间,却并不以书生自居,每日里在意的,也都是些古古怪怪的地方。

    “不过杀只鸡而已,不用谢我了。”

    “炭笔……用来写字的……”

    “锻炼身体嘛……百无一用是书生。”

    “如果能学点武功什么的……就是跑江湖的很厉害的那种……”

    “伽蓝雨……等不得大雅之堂的,不过我喜欢听。”

    “松花蛋……你要叫富贵蛋翡翠蛋都好……”

    如果与旁人说起这些,说不定会让旁人觉得这人狂傲什么的,但接触之中,她只是觉得轻松,与其它所有的温文才子都不一样的轻松感。狂傲这种东西,总是对某样东西非常得意的情况下才有的,她却能感觉到,对方真的没有对那些东西沾沾自喜,或是感到睥睨众人,仅仅是云淡风轻的感觉,别人喜欢的,他称不上讨厌,但也并不以之为喜。不过说起来,几个月下来的接触中,虽然对方未曾真的在她面前表现出文采风流的一面,作为她来说也未曾提及,但不可否认,在心中她还是有些期待的。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能够作出此等词作之人的才气到底能到何种程度呢,聂云竹心头其实也都有着小小的期盼,纵然与宁毅那随意洒脱的一面相处时感到轻松,她也更相信这或许才是对方更真实的一面,但她还是期待有一天能见识到对方那属于文人的另一面的。

    直到此时看到这首青玉案,脑海中构画着对方写这词作时的情景,众人的奚落、阻拦、刁难,而他从容以待时那轻松的笑……要是自己当时能在那里就好了……

    听着扣儿的问题,看着那词,心中忽然泛起了这样的强烈的念头。外间上元夜灯火如昼,他在酒楼上说有急事,不知道是什么事,不知道他此时在哪里,这些东西,忽然都很想知道……

    片刻后,聂云竹将这情绪压下去。

    子时钟声敲过之后,宁毅正与小婵在回程的路上走着,小婵口中一遍遍念叨着那青玉案,偶尔问一句:“姑爷姑爷,什么什么黄金缕来着?”宁毅便回答一句。

    心情有些无聊,因为词作写过之后,人还是跟丢了。

    动笔写词的时候有想过这首词还真是应景,特别是在他一直跟踪着那女刺客的情况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应景了,或许是最后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引起了女刺客的注意,当他随后于小婵跟了下去,在周围转几圈之后才发现,那女刺客竟已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跟踪范围。

    或许反而是因为这首贴切的词反而败了行迹,这倒是真的没有想到了,不知道改成“蓦然回首,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会不会好一点……他当时有些狭促地想。

    如果那女刺客真对自己产生了警惕,再执着地找下去,那就是有害无益了。事情既不成,那便干脆放手,他与小婵逛了一会儿之后一同转回来,途中小婵还在为方才的事情而兴奋着,一个劲说薛进那错愕的表情,还双手叉腰,趾高气昂的笑:“哼,这下子以后可没人敢说少爷的坏话了吧。”

    宁毅笑笑:“啊,再说坏话也没用了……”

    “为什么啊。”

    “因为道士只吟过两首啊。”

    “嘻嘻……”小婵笑起来。

    无论如何,旁人说他抄诗的问题,到目前为止,算是基本解决了。

    有些事情——例如今晚——看起来只是意外,实际上未必没有算计在其中。从一开始,宁毅觉得事情的理想解决方法也就是类似的方向。他是没什么洁癖的人,自己知道的诗作到了这里,那就是一种战略资源,以后有事,或许就可以用。只是目前并没有什么事情,拿来获取些虚荣心没什么意思而已,小婵既然将事情透了出来,他也没必要去否认,可以解决的事情偏要背个骂名。

    每日里与那群才子交往,混点名气什么的,这种事情他是从来没有考虑的。既然只是随手做,事情就得简简单单,他将整个事情沉默了五个月,想想总有些避不过去的时候,那便可以把事情解决掉。今天他倒是真心想要追那女刺客,毕竟在他心中,才子之名真是可有可无,送上门了就随手拿一个的性质,武功太不一样。谁知道还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薛进、苏崇华等人既然把话说到那种份上,他也无所谓顺水推舟了。

    这些事情的考虑或许没这么具体,他也没有真的认真去筹划过。不过以前的经历已成习惯,游戏时、休闲时或可放松,肆无忌惮一点,例如与秦老、康老、聂云竹等人聊天;但只要感受到威胁,哪怕再小,这些看似随意的应对,在他潜意识里或许也已经来回推敲了好几遍甚至几十遍,只好无聊时笑骂自己一辈子逃不开算计。

    武功一道暂时还是没什么希望,诗词的事情解决了多少算有点收获,走得一阵,小婵忽然说道:“姑爷,小婵不喜欢这词……”

    “嗯?”

    “还众里寻他千百度……姑爷,你刚才追那女飞贼呢。”

    宁毅愣了愣,笑了出来,小婵抿着嘴:“姑爷,我待会告诉小姐,你可就麻烦大了……”

    “嗯嗯,知道了。”宁毅点点头,笑着朝前走。小婵从后方跟过来:“姑爷啊,我真的要告诉小姐的啊……”

    “知道了……”

    小婵多少是喜欢宁毅的,可是这种事情她也不可能为着宁毅瞒苏檀儿,再者又不希望宁毅与苏檀儿心有芥蒂,一时间在“忠心小姐”与“为了姑爷为了家庭和谐而隐瞒”两个选项间摇摆不已,见到宁毅又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觉得自己这样苦恼竟有些多余,恨不得扑过去咬上一口。

    “姑爷啊……”

    “知道了知道了……词是这样写,可又不是指寻她,更何况最后不是没寻到嘛……走了走了,快一点……”

    主仆两人在街上似乎是追追闹闹的时候,小茶楼中,已经谈妥生意的苏檀儿也收到了那青玉案的词,知道了方才在濮园诗会那边发生的一切,此时托着下巴坐在那儿,目光恬淡地望在空气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在方桌一侧的作为上,席君煜双手的手指轻轻触碰着,看了看那写了词作的纸张,目光显得安静,只有特别熟悉他的人,或许才能发现眼底的那一丝阴郁。

    原本生意谈妥,苏檀儿还得等宁毅与小婵回来,他也可以在这里与苏檀儿谈谈接下来的生意计划,毕竟是上元夜,多少也能提及一下其它的琐事。无论宁毅那人如何,他与苏檀儿已经合作好几年,有些东西冲不淡的,气氛在他而言感觉也是不错,不过这首词作一来,小娟又说了听来的传言之后,当苏檀儿安静下来,他知道所有的东西都被冲得七零八落了。再说些什么,苏檀儿或许还会做出认真听微笑回答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一会儿,宁毅与小婵自那边上来,苏檀儿笑着向他点点头:“相公来了,如果没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席掌柜先回吧,今日之事,辛苦了。”

    “那么我先告辞。”席君煜笑笑,拱手行礼,随后又跟宁毅打过了招呼,准备下楼的时候回头看看,只见苏檀儿用力地抿嘴,在宁毅身前朝桌上的纸张同样用力地指了指,眼中的笑意却是浓浓的,像是很有默契的朋友间的动作。他与苏檀儿也是有默契的,但那只是在生意场上的默契,苏檀儿这人看似柔弱温雅,实际上许多时候认真得可怕,默契配合下做成某些生意时会感到很有成就感,但他从未见过对方这样的笑容。

    宁毅拿起那纸笺看了看,倒也笑了起来,口中解释着什么,大概发现对方的衣服稍稍有些乱了,苏檀儿笑着伸出手,替他拉了拉长袍的领口……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