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三十五章 一夜鱼龙舞(一)

赘婿 第三十五章 一夜鱼龙舞(一)

    第三十五章 一夜鱼龙舞(一)

    爆竹连响,灯火如龙。按照武朝惯例,正月十三城中便要上灯,正月十七下,一共燃灯五日,城市舞龙舞狮,夙夜不眠,但自然以十五上元佳节最为热闹,雪仍未化,各个灯会、诗会又已经开始活动起来,比起中秋夜的规模犹有过之。

    这一天晚上的热闹并没有中秋那晚诗会比斗的烟火气,更多的还是自年关以来未完的聚会气息,如果说中秋的那个晚上人们更喜欢欣赏文人才子们的书卷气息,更乐见于诸多偶像比拼的风采。上元一夜,人们则更加侧重于自己与家人、亲朋们的庆祝,吃元宵、猜灯谜、逛夜市,然后,才注意一下那些文人才子们所在的烟雨楼台。

    这种情况出现的理由是复杂的,大雪封路,过往客商行人的减少,部分游学的学子在年前就返回了老家……各种关于诗词的聚会还是有,但不像每年中秋那样泾渭分明了,濮园诗会、止水诗会不在上元正式举行,这一夜通常以丽川书院的学子表演为主,丽川其实也就是江宁的官学,若非中秋有潘府举办止水诗会的影响,他们那边学子的质量该是最高的。

    当然,即便许多正式一点的诗会并不举行,文人才子们还是有大量宴席可以去赴,交流一番年关的佳作,部分丽川的学子也会分散了来参与这些宴会,然后以自己的诗作与同学们抢抢风头,总之,这一晚更多的,还是年关以来的喜庆气息为主。

    入夜之后,一片繁华,亥时(晚上九点)的钟声敲响时,宁毅正与小婵在朱雀大街附近的小吃摊边吃汤圆,周围是有着各种灯谜的花灯,将整个街市照的犹如白昼。

    晚上宁毅与苏檀儿随着苏伯庸去一苏府世交家中赴宴,基本礼数尽到之后,苏檀儿便与宁毅告辞出来,说是小夫妻到朱雀大街这边走走逛逛,实际上自然并非全是为此。

    苏檀儿手下的几名掌柜今天晚上正在这附近的明秀楼谈生意,苏檀儿心系结果,因此在路上稍稍游玩之后便到明秀楼对面的一家小茶楼里找了张桌子坐下,一边听着茶楼里唱戏一边等待结果。宁毅与她听了一会儿戏,待到名叫席君煜的年轻掌柜过来报告初步结果,他便也起身准备到周围走动一阵。

    “逛逛朱雀大街,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每样尝一点。”

    “记得给妾身也稍带些回来。”

    苏檀儿甜甜地笑着,如此对他说,随后小婵便也跟了过来,下楼的时候回头看看,苏檀儿已然转成了云淡风轻的眼神,与那年轻的掌柜说着说。由于过年前后苏檀儿也曾领着他到苏家的各个店铺里转过,这个席掌柜宁毅也见过几面,有野心也有能力,只是锋芒于外,还不够内敛,不过也是相当出色了。这让宁毅想起多年前自己也年轻的时候,同样见过不少这样的年轻人,有朋友有对手,只是到最后,让自己最吃惊的反倒是那个一向优柔寡断,跟在自己身后的唐明远,如此想来,倒是有些讽刺。

    不久之后,他便与小婵在朱雀大街附近,沿着一个个小吃摊的路线尝过去了。道路两旁尚有未融的积雪,秦淮河附近有风吹来,但是不冷,整条大街都是热火朝天的感觉,舞龙舞狮,灯会杂耍,各个摊贩的火炉中升腾起来的热气。小婵吃不了多少东西,买了个小灯笼提在手里,灯笼上一只猫儿的图案,当然,这猫的额头上画了个“王”字,就姑且认为是只老虎了。

    “姑爷姑爷,那个蜜饯黄连的灯谜怎么解?”

    “会不会是同甘共苦?”

    “姑爷姑爷,黄绢幼妇,外孙齑臼是什么?”

    “呵,这个不知道就很难,曹操问杨修的,谜底是绝妙好辞。”

    “姑爷,这里有个好难的,一形一体,四支八头。一八五八,飞泉仰流……这个是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

    “原来姑爷也不知道啊……”

    “前面两个有没有猜对,你去问了吗?”

    “姑爷说了就对了啊。”

    “……过来吃汤圆……吃完汤圆告诉你是个井字。”

    “哦,原来是井字。”

    对于小婵实在发不了什么脾气,吃几颗汤圆又转战下一摊,这一摊的五香豆倒是小婵的最爱,买了半瓷杯慢慢吃,小灯笼晃啊晃的,不一会儿,没头没脑地说道:“小姐其实很累的。”

    “嗯?”

    “刚才啊……刚才小姐在茶楼上,姑爷准备离开,其实很多事情姑爷都知道的,对吧?”

    那张小脸有些认真,宁毅想想,笑着点了点头:“那边谈不妥的话,终究还是得你家小姐拍板,我在那边,其实也没什么用,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

    “果然姑爷都知道……”小婵点点头,看宁毅几眼,又有点欲言又止,但终于还是说道,“姑爷怎么不帮小姐呢?”

    “你家小姐很厉害的,不用操心。”

    小婵想想,随后又笑起来:“最近小姐很开心。”

    “嗯?”

    “因为姑爷啊,以前小姐很少跟人说这么多话……呃,也有说啦,不过不会说生意什么的还说得很开心,还有姑爷讲故事啊,下棋啊……所以小婵想,姑爷要是愿意帮帮小姐,小姐就一定会更开心了。姑爷也知道,小姐她……小姐她毕竟跟小婵一样都是姑娘家,出去做事,总有人说闲话,小姐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很多心事……”

    小婵是真心为了苏檀儿着想,鼓起很大勇气才说这个,又怕自己未免得寸进尺越过了丫鬟的本分,让宁毅有些不开心,不时为难地瞅瞅宁毅,随后得到的反应,却是整张脸被宁毅伸手“唔”的揪成了大饼。

    “婵儿几岁进苏府的?”

    “世碎。”婵儿迟疑片刻,方才嘟囔着比划了手势,待到宁毅放开她的脸颊转身往前走,她才小跑着追上去,补充一句,“婵儿是四岁被卖进来的。”

    “四岁,真小……”

    “娟儿也是,杏儿姐比我们大一岁,当时五岁。小姐那时候八岁。”小婵对这个没有避讳,笑得反倒有些甜,“本来那时候真是太小了,人牙子不要的,不过正巧苏府要几个小姑娘,小婵就选上了,家里本来想把哥哥卖掉的。”

    “平时倒没听你提起家人啊。”

    “小婵被卖到苏府,就是苏府的人了嘛,哪能整天提他们呢。”小婵低头想了想,“其实小时候的事情小婵也记不起太多了,就是饿。听说本来有个弟弟的,生出来不久就被饿死了,家里那时候本来是想要卖哥哥的,哥哥总能做点事了,后来卖了小婵,卖二十五年,家里得了三十五两银子,其实跟着小姐算是通房丫头,这是有福分的事,多少年才不管呢。现在小婵每年给家里寄十两银子,哥哥去年成亲了,还写了信来给小婵,说娶了邻村最漂亮的姑娘,就是字丑……嗯,小婵前年回去过一趟,今年三月里也能回家看看嫂嫂……”

    许多事情是如今社会上的常态,小婵说起来倒也没有多少伤心的,说到后来便开心起来,随后又有些心虚了抿了抿嘴:“姑爷……”

    宁毅笑道:“所以檀儿就像你姐姐一样,是吧?”

    “嗯。”小姑娘连忙点头,随后又摇头,“小婵只是丫鬟,不敢这样想的。”

    “那她也常常跟你们跟说生意上的事情,也常常跟那些掌柜说,我就算帮她,多我一个为什么就不一样呢?”

    “可是、可是……姑爷就是不同嘛……”

    “呵,别多想了,你家小姐之所以能跟我说那些,也就是那是因为我不懂,我也不做生意。如果我真能帮忙,那就的确要变成在谈生意了。”虽然在自己在苏檀儿面前都是表现单纯,但小婵并不笨,相反非常聪明,对于她为着苏檀儿着想的些许心机,宁毅并不在意,人之常情。此时两人在人群中一路朝前走,宁毅笑着:“你家小姐比你想的厉害得多,如果她没这么厉害,那帮不帮她也没什么用,她趁早收手最好。虽然你当我厉害我也很高兴啦,但是也不要……呃……”

    宁毅的话音止住,后方传来小婵:“姑爷就是很厉害啊。”的声音,明亮的花灯灯光下,宁毅微微皱起了眉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拇指外侧一抹嫣红的颜色,黏黏的还未干,这是……血。

    哪里沾上的……

    疑惑间回头看了一眼,街市间灯火辉煌,人群来往,各种喧闹的声音络绎不绝,朱雀大街的那头,一条黄龙随着锣鼓锵锵锵锵的声音飞舞而来,热闹如常的上元景色当中,几名衙役混杂其间,似是正在寻找着什么。

    下一刻,血光突兀地绽放而起……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