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三十一章 复杂

赘婿 第三十一章 复杂

    第三十一章 复杂

    从下午宋茂离开开始,苏文兴就一直在等待夜晚的到来。

    之所以有着这样迫切的心理,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在这之前,他就已经跟几个兄弟、死党夸了口,言道自己舅舅过来,便一定能将那宁毅沽名钓誉的文士面孔揭穿,这也是为什么当出现了藏宋茂大赞宁毅的情况之后,苏文兴会急匆匆地跑去询问的理由。

    “我看你舅舅不会是不想参合到这些事情里来吧,你看他在藏说的那些话……明显一开始不知道宁毅就是老师嘛,话说出口,说别人有大才什么的,现在收不回来了。老五,你就别唬人了……哼,真不知道那宁毅到底是做了些什么,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你们说他以前不是什么专业的骗子吧……”

    天已夕暮,几名年轻男子坐在院中的凉亭中聊天,这些大抵都是苏家二房一系的人,说起来,要不是宋茂的到来,苏文兴此时也成不了众人的中心。平日里这几人说是利益结合,说是同盟,实际上不过一道吃喝玩乐的朋友而已,由于有着亲戚关系,自然也就走得更近一些。

    既然同在二房之下捞好处,吃喝玩乐、扮才子狎妓之余当然也会多少忧虑一下二房将来的命运。按照比例说起来,虽然苏檀儿一向胸有成竹的样子,并且依靠银弹攻势也令得苏家年轻一代的许多人保持了中立,但若真要比支持者,大家看好谁,终究因为苏檀儿是女子身份,多数人还是站在了二房或三房的那边。当然这样的站位也不怎么可靠,如今的苏家第三代基本都还没什么地位,一旦到动真格的斗起来,他们的数量也不过是壮壮声势而已。

    当然,在等待成为家中举足轻重的一员之前,多少也能做些事情,打击一下对手的优势和气焰。在这帮平日里没事就喜欢扮成才子上青楼喝花酒的年轻人眼中,对平日里特立独行偏偏又有了他们球也求不到的名声,兼且是苏檀儿夫婿的宁毅,自然怎么看怎么不爽。

    要是我有这个名气,如今秦淮河上那个头牌的房间不能进,但这家伙竟然连青楼都不去,浪费啊,再者他的名声根本是假的……简直不能忍……

    但怨气归怨气,平时遇上翻个白眼没什么,真要对其造成什么打击,很难。宁毅跟苏太公等人说那词不是自己所做时,苏仲堪与苏云方都在,因此他们也听说了,然而苏老太公下了严令事情不许乱传,谁敢明目张胆地跑出去以苏家人的身份证明这事?悄悄的放出流言,可流言太多没人信。在家里也不可能跑过去“揭穿”些什么,人家早承认了!这立场真是够光棍,什么都不怕,偏偏还有许多人认为他是故意低调藏拙。

    他们作为苏家人,是不可能跑到外面去大义灭亲的,家里也不能自己来,这局就设得有些困难。这次宋茂过来,自然是个最好的时机了,堂堂知州,他完全不知道其中内情,只要在某个场合义正辞严地指出宁毅的沽名钓誉,老太公也不能拿不知情的他怎么样。而消息一传开,自己这边就只好“壮士断腕”地与对方划清界限。说不定将来去青楼时还能跟某个美人深沉一番:“我家二姐那个赘婿啊,原本我以为他是真有才学之人,谁知他……”巴拉巴拉巴拉。

    因此宋茂一到,商议过一番的众人立即簇拥着苏文兴去说这事。宋茂以往对苏文兴也是非常宠爱,众人看在眼里的。说完之后苏文兴趾高气昂地出来:“妥了。”不久之后藏里,便看见宋茂大赞宁毅的情景,众人对着苏文兴嗤之以鼻。毕竟宋茂这人向以忠厚刚直著称,在藏赞扬那宁毅时看来也发自肺腑,这想法大概是吹了。

    “你们懂什么,当时那宁毅不在现场,就算要说他又能说些什么,无非是说他教书不行。我舅舅这事借花献佛,先给他点好处,待到他回来,没了警惕,晚宴之上,自然便能考校他一番,他就算想要推辞,也没办法了。”

    随后从舅舅房间里出来,苏文兴回想着宋茂说的话,觉得大有深意,顿时了然于胸。向着众人解释了这些,不过到得这傍晚时分,便又有人怀疑起来,众人此时终究还是相信苏文兴多一点。

    “那是文兴的舅舅,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他不帮文兴帮谁?文田你少担心了。”

    “想要揭穿他,自然得先接近他,夸赞他一番,然后到了晚间宴席上随便问些东西,对方的底便会被揭出来。以往外面那些才子宴请那宁毅也好请教那宁毅也好,他总能随便说点东西就推开,不就是因为彼此并不熟悉么。此时知州大人夸奖于他,他无论如何都得做出些亲近的样子,然后才是出杀手锏的时候。文田,知州大人的考虑,岂会像你一样简单!”说这些话的是苏家男丁中排行老二的苏文圭,样貌稍嫌消瘦,但还算有些本事,话本小说看得多了,自比诸葛亮,遇上大小事情总会有些点子,他的话要比苏文兴的话有说服力得多,此时安静出声,原本有些烦躁的苏文田便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

    “呵呵,我不是因为看见府上在传那宁毅有多少多少才华,觉得看不过去么。”

    “能有什么才华,我们等都去调查过的,书呆子一个。”苏文圭微微皱了皱眉,“照我看来,这宁毅的诸多行为,都是由二妹在背后操纵。今日晚宴大家机灵点,知州大人若是当场发问,说不定二妹便会开口圆场,或是说那宁毅身有微恙,或是搞出些什么小意外来,知州大人不好咄咄逼人,你我便要帮忙推波助澜几句,让那宁毅下不来台,总之这次揭穿他,异日在旁人面前与之划清界限,到时方能名正言顺地将二妹这局棋打下去……”

    众人连忙点头,议论几句,苏文田问道:“文兴,倒不知知州大人下午究竟是去了哪里,若是被人留下用餐,今日怕是要错过了。”

    苏文兴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舅舅的师长之类的人物吧。”

    “那想来是些大人物了……”文田笑道,“文兴,你说若有一日能带着我等一同前去,那该有多好?若能得几句指点……”

    “哼,文田你平日里读书不用功,人家指点你一两句,你就能开窍了?”

    “似豫山书院中的先生皆是庸才,我用功又有何用,那些大人物自不一样。想我苏文田当日一首诗词,可是迎春楼的韶华大家都赞不绝口的。若能得那些大人物指点一二,自然便可登堂入室……”

    这苏文田平日便有些呆,偏偏自以为有资质文采,平日里去的几家妓寨中的女子,若不是因为他大把砸钱,怕是理都不会理他。众人暗骂一句傻气,倒也懒得与之辩论。片刻,一名跟班过来报告,宋茂回来了。

    “……知州大人,似是与那宁毅一同回来的,两人像是已经认识了,相谈甚欢。”

    “如此便是了。”苏文圭站了起来,面色沉静如水,折扇拍在了手上,“知州大人已在铺陈前势。否则以那宁毅的赘婿身份,兼且又是晚辈,就算真有些许才华,知州大人又何须做出此等态度。晚上的事情,想来无误。大家……准备吧。”

    凉亭之中,那身影淡然孤傲,大有运筹帷幄,江山万物尽在算中的感觉,众人为之倾倒,纷纷应诺,斗志昂扬。

    从外面回来,宁毅自然不会知道家中正有一群人在暗暗地谋划着针对他的算计。在秦府明白与宋茂之间的亲戚关系时,他是有些吃惊的,但随后自然也能调整过来,只是宋兄要改成宋叔而已。

    宋茂这人看来朴实实则精明,对宁毅来说,跟精明人打交道反而没什么压力,特别是在某些形势明显的情况下。只是回到苏府之后,另外的一些情况,还是令他稍稍觉得有些意外。

    看到他与宋茂一同归来的苏府人应该不多,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两人在府门就分道扬镳,宁毅提着那装松花蛋的坛子一路往后院过来,不多时便见到了正在半途中等他的小婵。小丫头大概已经在附近的院子里晃荡许久,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看见他,便叫了声“姑爷”笑着跑过来,看起来有些兴奋。

    “呵,今天没事了吗?对了,有些东西给你……”

    小婵与他的关系算是苏府中最亲近的一人了,见到她,松花蛋自然得给一个,坛子提起来在空中晃了晃,还没伸手去打开,就被注意力明显不在这个上面的小婵张开手抱在了怀里。她大概以为宁毅让她帮忙拿东西呢。

    “姑爷姑爷,你听我说啊,今天你好出风头呢。”

    “哦。”宁毅心中有数,不怎么惊讶,“我知道,藏的考试吧,黑子他们怎么样?老太公要是奖励了他们一些好东西,小婵你说我这个当老师的,到底是分一半好呢,还是分另一半好呢……”

    “嗯嗯。”小婵用力点头,为宁毅出了风头而高兴,“除了藏那边,还有另外的事情啦,姑爷真厉害,一句话就帮小姐搞定了贺家那边的生意……可惜小婵当时跟着小姐看雪景去了,没有看到姑爷说话时那个贺老爷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啦……今天小姐啊,表小姐啊,席掌柜啊,听到的时候也是吃惊得不得了哦,只有小婵不奇怪哦……不过姑爷也真的是什么都懂呢,太厉害了。你说,要是待会见到小姐……”

    “……”

    犹在飘舞的雪花当中,婵儿如同小母鸡一般抱着那只恐怕她自己都没有注意的坛子,一边走,一边兴奋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宁毅沉默地听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

    “小婵,到底什么贺家的事情,可以从头到尾地,再说一遍吗……”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乱清
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那一年,懿贵妃风华绝代,肃中堂权势炎炎,洪秀全安然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