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二十五章 翻手为云

赘婿 第二十五章 翻手为云

    第二十五章 翻手为云

    “其实将要抵达江宁之时,便已经听人在说你的厉害了,还说檀儿你近几日顺手拿下了贺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简直有鬼神莫测之能。爹爹说,贺家的货源原本并非最重要的,但他这两年已经跟定了薛家,还真是完全没人能改变的局面,檀儿你如今拿下他,明春附近几个地区货源的调度,可是灵活了一倍不止了。”

    一路往前走,表姐一面跟苏檀儿议论着这些事情,她本身是商人家的女儿,嫁了个夫君如今也是苏府的掌柜,对这些事情本就熟悉,若有紧急事情,怕是也能抵半个掌柜用。听她说起这个,苏檀儿倒也笑了起来。

    “红姐你别说这个了,我们到现在都不是非常清楚贺府当时为何要改变主意。而且贺家的事情,这几日也还在谈呢,也不知是不是完全定下了。”

    “已经定了,方才见到席君煜与罗掌柜的时候,他们便是来报喜的。”

    说笑几句,两名女子进入了前方的院子。这并非是苏檀儿与宁毅平日里居住的院落,但也仅是一墙之隔,平日里用于接待与苏檀儿有关系的外客,偶尔有什么紧急一点的事情,也会召集几名管事在这边聚集商议对策。苏檀儿与苏丹红走进去时,婵儿便在院落的客厅中一边抱着端茶的盘子一边与两名掌柜笑着说话,见苏檀儿来了,连忙跑出来。

    过来的两名掌柜一老一少,老的姓罗,算是苏家的元老了,以前苏老太公年轻时他便在苏氏做学徒了,后来跟过苏伯庸,再被分过来协助苏檀儿,为人处事老练稳重,是苏檀儿身边最可靠的人手之一。旁边年轻的男子看来比苏檀儿也大不了几岁,样貌文气、英俊,一股自信内敛其中,他叫做席君煜,商场上能力极强,自在苏府当掌柜以来,协助苏檀儿做成过几笔大生意,据说乌家曾经招揽他过去,但他没有答应。乃是苏檀儿手底最出众的帮手,几乎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一旦苏檀儿站稳脚跟,这席君煜立刻便是一方的大掌柜,毋庸置疑。

    表姐与这两人也是熟识了,方才已经打了招呼,此时几人倒也随意,在客厅中坐下,席君煜从怀中拿出一份契约,便先笑着向苏檀儿说了过来的主要事情。

    “与贺家的生意已经谈妥,老实说,未想到能有这么顺利,贺家那边也是爽快。价格上基本沿用今年旧例,不过明年生丝价格当涨,这样算来,等于是我们这边压了他半成。契约已签下,这事情就算是定了。”

    “这样就好,席掌柜,罗掌柜,辛苦了。”

    席君煜笑着摇头,一脸豁达。

    “此事倒是不敢居功,生意本就是小姐拿下的……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假如小姐当日未有登门,说不定贺家也该找我们了,原来这些日子他们已经在怀疑薛家将有动作,大概是因为小姐当日说了些什么,因此这次才会变得这么爽快。”

    身穿银白狐裘的少女看着那契约,随后也摇头笑了笑:“此时倒是早已猜到了,只是那边为何会忽然下了决心,实在有些奇怪。”

    那席君煜笑得开心,挥挥手又道:“其实我们这几日也在分析薛家那边的动作,倒是得出了一个结论。薛家要放弃庐州将重心转往寿州的消息……呵呵,十有八九是假的,他们近日的确做出了一些调整,看起来有些像,但因为不是,反倒没有知会贺家,偏偏贺家的贺钧做生意出了名的谨慎敏感。这些事情我知道的却不多,罗老应当非常清楚。”

    罗掌柜点了点头:“却是如此,早年贺家走得艰难,当时有一次贺家因为怕风险,推了一笔近五万贯的生意,旁人都骂他们毫无气魄,谁知半年之后承接下这笔生意的几个商户都被牵连,若是贺家当初接下,怕是早已破产。贺钧便是这等性格,宁愿少赚,也要将风险降到最低。也是因此,他们贺家如今虽不是最富的,倒的确是走得最稳的。”

    老人家说着也笑起来:“不过这次确是过于敏感了,我们若晚跟他谈几天,说不定他们将事情弄清楚,这单契约便又要告吹。”

    席君煜接道:“也是因此,谈条件之时我故作不知,只是迫切地想要谈妥的样子,想来那贺钧也是以为占了我们便宜,心中窃喜呢。哈哈,过得几日之后,薛家的人怕是要骂娘了。”

    这事情本就有趣,一笔生意,谁都以为自己占了便宜,想到薛家知道这事情来龙去脉后可能有的表情,房间里的几人笑得开心,只是对于这事情的起因,却依旧是混沌一片。

    说笑几句,那罗掌柜似是在想些什么,笑容是最快收敛起来的。苏檀儿感觉到这变化,笑着询问了一句,罗掌柜看看席君煜,又看看苏檀儿,欲言又止,片刻后,还是微笑着开了口:“关于这次生意,昨日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

    “哦?”

    “昨日在东市的酒坊那边遇上集素坊的刘掌柜,与之闲聊了几句,倒也是说起了贺府之事。”

    听他说起集素坊刘掌柜,苏檀儿点了点头:“嗯,没错,当日贺府他也在,只不过与兴庆坊的掌柜先走了半步,他对这事,可是知道一些什么么?”

    “此事说来奇怪,老朽倒不清楚是否真是如此。这刘掌柜昨日曾言,那日小姐是与姑爷一道前去的,那日小姐去园里赏雪之后,贺廷光对姑爷实是有些不敬,言语之中,颇多挑衅……”

    他说到这里,苏檀儿皱起了眉头:“这事倒是没注意了……”

    “呵,贺廷光在小姐面前,自是不敢造次。不过姑爷脾气倒也好,言谈得体,举止从容,虽只是简单几句,那贺廷光却未有找到什么机会,只是后来那贺廷光一直聒噪。姑爷倒是顺口说了一句话,话语之中,问及贺家生意是否是在寿州……”

    “啊……”苏檀儿微微一愣,与表姐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坐在旁边原是微笑旁听的席君煜目光一凝,随后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关于具体的话语,据说姑爷仅仅是简单提及薛家,问及寿州之事,贺廷光当时还讥讽他丝毫不懂丝业布业之事,自家生意不在寿州,而在庐州。其后姑爷才恍然大悟,坦言之前并不懂这些,只是随口搞错了。据刘掌柜所言,那话语神情的确不似作伪,怕是随意提及,只是他说完寿州与薛家之后,贺钧的表情变得甚是复杂,随后还与管事说了些什么……若此事当真,老朽觉得姑爷的这下歪打正着,怕才是生意能做成的缘由……”

    房间里的几人一阵沉默,唯有旁边抱着盘子的小婵一脸淡定。过得片刻,席君煜缓缓开了口:“莫非是……姑爷看清楚了这些……故意的?”一边说,一边注意着众人的表情。

    苏檀儿眉头蹙得更紧,随后望向罗掌柜,毕竟她与表姐与席君煜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再出色总也比不了罗老几十年的见地。但见罗掌柜摇了摇头。

    “我看……应当并非如此。君煜方才也说了,薛家要以寿州代庐州的事情,本身便是假的,这已然杜绝了从旁人处得来消息的可能。而且就算是真的,整个事情也实在隐蔽,我们根本没有察觉到其中不妥,也是因为贺家本身便在其中,对事情把握更为敏感,再加上贺钧本身的谨慎,才会当成有这事的发生。听说姑爷对商业本就不感兴趣,这些时日陪小姐出门,也仅仅是听些旁人的散碎言语,若要说有人能在局外仅以闲言碎语便把握住这事,还能在贺府察觉到贺钧的想法,恰好说出那句话,这人真是……”

    他想想,摇了摇头:“这委实令人难以置信。”

    几人本就对商场熟悉,自然知道这种可能性有多么的异想天开,如果一切原本就有目的性,那能做到的根本就不是人了。只是他们自然想不到,当时在那样的场合,宁毅也不过是不负责任的随口一句而已。又想了片刻,苏檀儿才笑了出来:“这样的巧合,若能多来几次那可就好了。”

    众人附和着笑了起来,随后想想,自也是这样的理解最为靠谱了。如此又聊了一会儿,再谈及其余一些事情的细节,年关统一归帐、核对账目之类的事情,罗老又问候了一些有关苏云松的情况,闲话之后才准备告辞,也在这时,娟儿踩着积雪气喘吁吁地跑进院子来了,到得近处,还差点摔了一跤。

    看来是有急事,娟儿跑得太快,扶着门口的柱子拼命喘气,行礼也来不及行,脸上倒是带着笑容的,望了里面的众人一圈,却是隐隐有些失望:“小、小姐……小婵,姑爷、姑爷呢……”

    一身银白的苏檀儿已经笑着走出了门外,看她跑得厉害,甚至还伸手替她拍了拍后背,抚顺气息。听得她的问题后才笑道:“怎么了?姑爷的话……现下怕是在前面的藏那边吧,不是说宋知州他们考校文章么,他此时该在的。”

    “没、没有啦……”娟儿摇头,“娟儿刚才便是在那边过来的,大老爷、大老爷说要叫姑爷过去呢……”

    “呃……”苏檀儿神色一凝,“怎么了?”

    “怕不是真的要找人挨骂了吧……”

    表姐跟过来,在后方轻声笑道,先前在路上便听苏檀儿说了宁毅的教书方法,竟然花一半的时间谈天说地讲故事,这分明是在笼络那帮孩子的心,自古严师出高徒,棍棒得孝子,如此教书,哪能有多少的成绩可言。

    旁边,娟儿用力摇着头,湖绿布袄下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不是啦……不是啦……知州老爷他说、说小黑子他们有见识啊,小姐,小姐,不是啦……”

    有些事情心中早已想过好多遍,苏檀儿此时还没听到小丫头的说话,皱着眉头在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做点什么,要不然干脆说他不在。过得好半晌,某些讯息才传了过来,小丫头正在前方拉着她,拼命摇头。

    “呃……啊?”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