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大结局(5)

官道无疆 大结局(5)

    “陆书记,辽省现在遇到了巨大困难,中央这是要让你去破局啊”闻一舟也明白中央把陆为民安排到辽省的用意,就是破局,不但要破经济危局,更要破政治格局和国企困局。

    “老闻这个词儿用得好,陆书记就是要去破局。”秦宝华笑了起来,赞许的看了闻一舟一眼,“这也是中央对陆书记的看重,我相信陆书记能够挑起这个重担,不仅能够破局,更能重新铸局。”

    “得了,你们俩也就别在这里一唱一和给我戴高帽了,我自己知道自己事,辽省不比昌江,昌江面临挑战一样很多,我胜在情况熟悉,到辽省就不一样了。”陆为民在二人面前倒也没有隐瞒什么,“破局也好,铸局也好,都得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有思想准备,要打一场持久战,估计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是波澜曲折,甚至可能会挨批挨骂,被人戳脊梁骨的。”

    “干事情都免不了。”秦宝华对这一点倒是很肯定,“我相信中央在这方面肯定有考虑,你去打硬仗,总不能让你腹背受敌?总得给你尚方宝剑,要不也得给你准备点儿御林军?”

    听得秦宝华这么一说,陆为民倒是不好遮遮掩掩了,“嗯,你们两位都在这里,我也就不和你们客套了,我的确也给中央提过,辽省局面不好打开,我一个人单枪匹马,恐怕力有未逮,而熟悉下边干部也需要一个过程,中央恐怕不会给我太多时间来磨蹭,所以我也恳请中央能够给我一些支持,尤其是在干部方面。我自认为不是拉小圈子的人,但是现实情况摆在面前,我需要尽快打开局面,需要一些熟悉的干部,需要一些有开拓进取的干部,请中央予以考虑。”

    “瞧瞧,老闻,陆书记再给咱们俩打预防针了,万一中央要从咱们昌江抽调干部,那陆书记也是有言在先,怪不得他了。”秦宝华打趣道:“放心,陆书记,我们昌江这边肯定会全力支持你的需要,相信中央也能够理解你的难处。”

    时间也就在三人谈笑间过去了,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有专车来接三人,没有任何停滞,直接接受谈话。

    对于陆为民来说,这已经是一个程序问题,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一些意见建议能否得到中央的支持。

    除了人事上的一些构想外,陆为民更多的还是考虑怎么样来在辽省破局,改变现在的格局。

    辽省的局面异常复杂,各种矛盾困难以及利益纠葛错综交织,而且还牵扯到相当多的一级官员,甚至包括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这里边牵一发而动全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央把自己安排到辽省,也就是有考验自己在这方面的胆魄和政治定力的意思在里边,还不完全是只看中了自己在搞经济上的手腕。

    从得知这个安排开始,陆为民就一直在考虑,自己该怎么入局,该怎么破局,又该怎么来重新布局、铸局。

    不考虑好怎么重新布局、铸局,贸然入局、破局,只会带来混乱,这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干部的做法。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自己到辽省,不能说万世,但是起码也是要为整个辽省大局今后五到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要打好一个基础,这也算得上是“万世”。

    带这种思考,陆为民走进了会客室。

    “为民,今天恐怕就算是组织和你之间的正式谈话了,从这一刻起,你恐怕就需要丢开昌江那边的种种,而要全副身心的投入到辽省的工作中去了啊。”坐在沙发上的老者两鬓斑白,但是却神采奕奕,清癯的面颊上总有一种深思的余韵。

    “部长,您不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还没那个能耐兼顾两省,在上飞机之前,我就和宝华、一舟两位同志就昌江的未竟事宜和他们两位交换了意见,我也相信宝华和一舟两位同志能够驾驭好昌江这艘大船,驶向更美好的彼岸。”

    陆为民话语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情,老者也能理解,长期在一个地方工作,尤其是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眼见得昌江这艘大船驶入了正轨,正在扬帆破浪,这艘船的船长却要离开了,这份感觉的确让人感慨万千。

    “嗯,为民,我们也就开门见山,中央打算让你到辽省工作,前段时间也给了你一些时间来考虑,今天我代表中央也算是正式给你谈话了,在这里,我也代表中央想要听一听你对你的下一步工作的一些想法和打算,嗯,重点在你对辽省目前局面的一些看法观点,就目前来说,你可以放得开一些,作为个人观点意见说得宽一些,深一些,都没有关系,中央也相信你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应对这些问题,……”

    谈话就这样在一个不算轻松的氛围中开始了。

    陆为民也知道这算是一道初考题,自己尚未到辽省,但是作为一个高级干部,纵观全局的视野要有,那么对辽省这两年的情况肯定也多少有所知晓,又给了自己这么一段时间来酝酿,自己也应该对辽省局面有一个粗略的了解,现在也就是要摸一摸自己的底。

    “部长,我从未在辽省工作过,对于辽省的了解更多的还是停留于各个媒体的报道,以及一些内部资料和数据的掌握,当然也包括一些在辽省工作过的同志和我沟通交流所得,我觉得这可能都还是比较肤浅和片面,但是我也知道中央是希望我能有一个大致的方略,或者说,要对目前辽省的总体大局有一个看法和判断,我在这里也只能说一个我个人的基本印象,或者说自己私下替辽省当前的局面把的一个脉,我自己都觉得可能有失偏颇,未必准确,部长,你真要听,那也只能姑妄听之啊。”

    陆为民说得很圆滑,不过老者却不介意,毕竟人家没上任呢,就要人家拿方略,也有些强人所难,含笑道:“没关系,为民,那就不算正式意见,就算是我们俩一个私人的交流也行,你说。”)

    :/7/7393/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