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大结局(3)

官道无疆 大结局(3)

    看见陆为民沉郁中略带疲惫的神色,却没有说话,秦宝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接触这么多年来,三度搭档,可以说两人都算是知根知底,甚至脾性风格都了如指掌了,陆为民肯定是遇上了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情才会如此,但是从对方的神色表情来看,又不像是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要说近期昌江省里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情况,那怎么去了一趟京里的陆为民就会有这种表情?

    莫不是涉及到人事调整?秦宝华心中一动,要动,会是谁?

    在她看来陆为民本人肯定不会动,昌江从目前的局面来说,还离不开对方,尤其是很多工作刚上轨道,的确需要陆为民来坐镇,但其他人能让陆为民这般作难的,恐怕省委省府里边就只有自己了,想到这里秦宝华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多半是中央先行征求陆为民的意见,所以才会让陆为民如此作难。

    “陆书记,是不是涉及到人事调整的问题?中央找你谈话征求意见?”见陆为民有些神色复杂的抬起目光,秦宝华故作镇定的笑了笑,“我一直在昌江工作,中央恐怕也的确该考虑一下我的去处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样快,我还说我们俩可以好好联手再干两年呢,没想到……”

    陆为民有些讶然,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苦笑着摇摇头:“宝华,坐吧,哎,我这次去京里,中央也的确是就人事变动征求我的意见,不过你可是想歪了,我们俩的确可能要分开了,但要走的是我,你得留下来,可能还会承担更重要的担子啊。”

    “啊?”秦宝华大吃一惊,本来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从陆为民嘴里听到这样一个情况,忍不住张口结舌:“陆书记,这,这是一个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儿?”

    “哎,具体情况,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或者说我也是两眼一抹黑,不清楚,中央就把我叫去谈话,嗯,说是征求我本人意见,但是估计也就是个过场形式了。”

    陆为民也有些小郁闷,这样被中央打了个措手不及,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谁都会有点儿不舒服,只是作为高级干部,在这些问题是容不得讨价还价的。

    “那陆书记你怎么说?”秦宝华还没有震惊中回过神来。

    “什么怎么说?宝华,你也问得奇怪,这种事情还能怎么说?我当然说我对昌江有感情,现在昌江工作刚上轨道,但是我还是坚决服从中央的安排,难道说我还能说我不想走?”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第一次看见秦宝华这样惊讶的表情,也觉得有些好笑,先前的一些烦闷心绪也消减去不少,“中央也征求了我的意见,嗯,我走之后谁来接任书记的意见,我开诚布公,说如果正常情况下,你是不适合接任的,因为按照组织惯例,你一直在昌江工作,如果要升任书记,是要离开昌江的,但是在目前昌江的情况下,我要走,你就必须要留下来,目前昌江的情形也不允许我们俩同时离开,尤其是在老闻也是外来户的情况下,这不是什么讨价还价,而是出于对昌江大局和整体工作负责,嗯,中央也表示认同,但未作定论。”

    秦宝华的心境也已经慢慢沉静下来了,“那陆书记,中央有意让你去哪里?”

    “嗯,宝华,你猜一猜呢?”陆为民饶有兴致的反问道,看着秦宝华。

    秦宝华抿了抿嘴,想起先前陆为民复杂的神色,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中央在这种本来并不是调整的好时机却要临时抽调你,恐怕还是有点儿临危受难和救火队的角色吧?现在几个资源大省的情况都很糟糕,尤其是东三省的情况不容乐观,传统产业发展举步维艰,新兴经济培育缺乏,而且体制、风气、惯性等问题也困扰着这几个省份,中央也很着急,咱们昌江虽然不属于传统产业大声,但是在新兴经济上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趋势上还是有目共睹的,并不亚于浙省,当然从规模上我们还和浙省无法比,但是我们的势头很好,我估计中央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恐怕要让你去扛重担了,是不是让你到辽省?”

    从秦宝华一启口,陆为民就知道秦宝华猜到了自己的去处。

    其实这个问题也不复杂,调自己临危受命,解决经济问题,昌江这个农业大省却一跃成为新兴经济最活跃的省份之一,无疑是很符合中央意图的,东三省中,辽省经济总量最大,面临的问题也最多最复杂,而黑吉两省经济规模要小得多,所以自己只可能是去辽省,尤其是辽省还有两个副省级城市,也需要重新启动发展,甚至要有一些大动作和新举措来提振民心,来为整个东三省经济带来一些亮色。

    看见秦宝华说了之后表情凝重下来,陆为民也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的去向担心,“怎么,宝华,觉得不容乐观?”

    秦宝华沉吟着,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好一阵后才缓缓道:“陆书记,我知道你的思路眼界都不同凡响,我也一直很佩服你,不过说实话,东三省的情况恐怕不单单是经济问题那么简单啊。实际上近期网络上和一些杂志媒体上都在分析东三省没落衰退的原因,众说纷纭,有很多也的确有道理,我也思考过,我觉得总的来说这还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社会问题,不是哪一条或者哪几条理由就能解释得清楚的,要说成因甚至可能要延续到建国初期乃至解放前,成因相当复杂,但是说一千道一万,关键在于怎么来解决?用什么手段,什么方式来解决?先解决什么?谁才是核心问题?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中央也提出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也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是从现在情况来看,效果不佳,或者说成果被惯性的力量给吞噬掉了,这个教训值得深思啊。”

    ...
猜您还喜欢看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作者:坐墙等红杏
你听说过男女合租吗?你体验过男女合租吗?男人女人同租一...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电影教师
电影教师
作者:青城无忌
拍出最好的电影,教出最好的学生。 我是张然,电影导...
我的庄园
我的庄园
作者:终级BOSS飞
蓝天,白云,庸懒的躺在沙摊上,感受着海风轻轻的吹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