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天行—(13)

官道无疆 天行—(13)

    逃兵?几个人的目光都在麦高易的身上。

    从高易一过来时,几个人就已经打量过高易的情况了,从高易运气调息手法姿态以及恢复状况,这些人都能看得出高易顶多也就是一个刚入武界的武者,可以说在座里边随便哪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掉高易,所以一干人甚至都还有些惊讶怎么这种弱者也会被卷进来。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被莽汉路遇而裹挟而来,那也是莽汉实在是武力群,强弱悬殊太大,如果要硬撼对抗,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莽汉并无意要他们性命,也就是要借重他们的力量,所以一干人也都是这一段时间里6续被拖了进来,一直到现在。

    “你是天山卫的逃兵?”团面文士显然对此很感兴趣,目光在高易身上逡巡,“为什么当逃兵?”

    逃兵当然让人不齿,但在阴山卫被击破之后,阴山卫这个区域内当逃兵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连阴山卫督府都不存在了,你还能奢谈谁还能坚守职责不成?但是在天山卫和更东面的燕山卫不一样,这两卫仍然属于大夏帝国掌控范围之内,这种边疆的军镇督府素以军纪严明著称,一旦出现逃兵,督府的内卫司铁定要追缉到底。

    这个家伙居然敢当逃兵,这大概也是这个家伙只能躲到蒙哥利亚高原上的原因吧。

    “我当逃兵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这属于我个人阴私,不足为外人道,这也和今儿个所说的事情没太大关系。”高易平静的道:“曹指挥使武技群,在天山卫中也是排得上号的高手,龙雀都是干什么的大家可能也大略知晓,所以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应该就没错。”

    “什么叫他说的是真的,应该就没错?”白布包头的男子左面颊有一道箭簇伤,说话时带动伤口抽动,在火光下看起来格外骇人。

    “我的意思是他作为龙雀都指挥使,在情报收集上有渠道,情报线索很广,他说的那些有可能是真的,当然如果他有意要设套让我们去钻,那又另说。”高易语气寡淡。

    “他有设套让我们去钻的动机么?”团面文士沉吟着道,显然是对高易的这番话很感兴趣。

    “这要靠你们来分析了。”高易耸耸肩,“刚才那位曹指挥使不是说了么?要各取所需,他要取舆图档案,赤狐和黑虎的人,不会白白帮忙吧?金珠珍玩对他们来说可能更有吸引力,毕竟他们人多,器具资材对他们来说变现困难一些,所以他们目标是金珠珍玩的可能性大一些,当然也不排除要顺手捞点儿其他的,我们呢?杜指挥使大概就希望我们去取器具资材吧?这好像对我们吸引力更大一些,这样的安排看起来很合理啊。”

    “说话别吞吞吐吐,大家都是捆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里边究竟有什么古怪?”白布包头男子不耐烦的道。

    谁他妈给你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老子根本就不想掺和这趟一看就知道是九死一生的浑水,高易恨恨的想着,。

    曹津摆明就是要利用这帮人来吸引兀剌人的火力,可现在高易自己却不敢挑明,一来这帮家伙未必相信,二来如果真的这帮人都打退堂鼓了,出了状况,曹津稍加了解就能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好事,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

    “他的意思是姓曹的透露出来的消息也许是真的,但是可能有保留。”团面文士沉吟着道,目光游移不定,最后还是落到了高易脸上,“你觉得这是一个陷阱?”

    一句话就让所有人寒毛都竖了起来,目光都在团面文士和高易脸上逡巡。

    “我没这么说。”高易是真心不想卷入这趟浑水里边,但现在他好像又脱不了身,曹津不会允许,而且对方语带威胁,他还真不得不考虑,他虽然和内卫司没多少往来,但是毕竟都是天山卫的人,除非自己不回中土,否则就别想摆脱,而如果他愿意帮自己一把,自己甚至重新拿到一个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我只是说,那位曹指挥使不会无缘无故给咱们好处吧?他有他的目的,想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来吸引或者引开一些兀剌人的力量,这应该是他的意图,至于说他说的那些东西,有可能存在,器具资材也好,金珠珍玩也好,也许有很多,也许没那么多,就这么回事儿,不愿意去的,你再多也没吸引力,想去的,谁也挡不住。”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参加?”白布包头男子讶然问道,目光变得更锋利。

    “我不太想参加,因为我自身实力不够,而且有伤在身。”高易很情通理顺的道:“我去可能就会成为累赘,和送死无异。”

    “恐怕由不得你吧?”白布包头男子冷冷一笑:“我看你头脑冷静,分析利害得失头头是道的啊。”

    高易也知道自己要想脱身基本不可能,无论是这帮人还是曹津都不会容忍在座任何一个人离开,所以他也只能耸耸肩:“如果不允许,那我也无话可说。”

    白布包头男子睃了一眼团面文士,但团面文士却没有理睬他,似乎在自顾自的思考着什么。

    “姓汪的,你怎么说?”白布包头男子有些不耐烦了。

    被那莽汉在鸡鹿塞外给拦截下来,一番搏杀之后,就被对方强行“押解”到这里来,如果不是对方武技高出自身太多,要挑战对方纯属自己找抽,他早就想要翻脸了。

    “在这里的,都不能走。”团面文士慢吞吞的道:“既然是天山卫的人,那都不是善男信女,现在这当口,你们觉得他把我给押到这里来是来和我们打商量的不成?我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去的话,也许就只有变成一具尸体,他不会允许一个可能泄露秘密的可能存在。”

    团面文士这番话一出口,众皆默然。

    这话说得没错,对方是要利用自己这一方的人力,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把一切秘密都告知己方,如果己方不愿意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价值意义,那恐怕把自己这拨人变成死人才是最稳妥的做法,换了是自己,也得要这么做。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