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天行——(12)

官道无疆 天行——(12)

    “诸位,刚才那位天山卫的来人都说了,希望我们能够捏合成一股配合默契的力量来为他提供助力,也能让我们更有效的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觉得他的意见比较中肯,我们要面对的是兀剌铁骑和游猎手,这帮人不好对付,我们如果各自为战,遇上兀剌人,就要吃大亏,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次可以好好合作一回,一旦结束,大家各奔前程。”

    作为晋南大族的汪氏子弟,汪熙也算是经历过世面的角色,清楚兀剌铁骑和兀剌游猎队的战斗力,虽然他不知道莽汉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对方来自西边的天山卫,但是直觉告诉他莽汉相当一部分话还是属实的。

    兀剌铁骑或许论单个战力算不上什么,也就是比一般的骑兵装甲更齐全,战力更强一些,但是一旦他们集合成一个整体,那几乎就是无敌的,尤其是在正面对战中,哪怕你是武道高手,都一样很难讨好。

    而游猎队则是兀剌人军队中以步战为主的突击力量,这些人中不但包括兀剌本族人,很多还都是被兀剌人征服之后的奚人、靺鞨人、粟特人、突厥人、西羌人、室韦人,他们被兀剌人征服之后,族中高手勇士被征调入兀剌人军中服役,由于骑兵部队主要是以兀剌本族控制,所以很多这些部族的高手勇士都被汇聚在以步战突击为主的游猎队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游猎队和骁击队比游骑兵更难缠,尤其是在近战对阵时,这些来自各个部族边疆部族的高手勇士都是从各部族中精选出来的,甚至也包括一些大夏的强者,一方面为了自己部族的利益而战,一方面也更是为自己利益而战。

    “你想怎么样?”沉寂中,终于有人接上话了。

    是那个靠在土堆边上假寐的裹甲男子。

    此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指节硕大的手在连鞘长刀刀柄上细细摩挲着。

    “很简单,如果大家伙儿真想做这一笔生意,那么就得坐下来好好商量,如果谁对这个不感兴趣,那趁早挑明,免得自误误人。”团面文士泰然自若,目光灼灼,“那位天山卫来人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可能大家都领教过,他武道上的造诣已瑧天境,恐怕我们全部加起来也抵不住他三招两式,但他现在需要我们,所以才会对我们这么客气,一旦他觉得谁没有了用处价值,嘿嘿,恐怕”

    团面文士没说下去,但话外音大家都懂,没有价值,那么留在这里也许就只有秘密外泄的麻烦,所以清理掉也很正常了。

    “我也不是很了解那一位天山卫的强者,也不知道他是哪路神仙,他的话也许有真有假,也许是在引诱我们去为他卖命送死,但现在我们好像无从选择。”团面文士语气越冷淡,目光中有些飘忽闪烁,“我只知道他是天山卫来人,要求我们要协助他袭击兀剌人,当然也给了一些诱饵,嗯,这些诱饵还得要靠我们自己冒着送命的风险去拿。”

    “姓汪的,你说那个姓曹的说兀剌人缴获了阴山卫督府的金珠珍玩和资材是真是假?”这个时候插话的是两个聚在一起中的那个灰衫剽悍刀客。

    “这我不敢保证,只能说偌大一个阴山卫督府,当然不缺金珠珍玩和资材这一类东西,但是不是被兀剌人缴获了,缴获了之后是不是在这个车队里押送回哈拉和林,天知道。”团面文士耸耸肩。

    “有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来路?”白布包头的男子声音粗粝中混合着金属质感,听起来格外刺耳,“如果我没看认错的话,他的衣襟下角滚边上绣有一支红色的鸟雀,这应该是某个特殊的标志。“

    高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对于那个莽汉他其实是认识的。

    当然,这个认识仅止于自己认识对方,而对方是不认识自己的。

    莽汉曹津,来自天山卫,是天山卫下辖龙雀都的都指挥使。

    龙雀都是天山卫最精锐的突击力量,既包括负责情报收集的紫龙雀,也包括专门负责突袭处置的血龙雀。

    龙雀都七大都指挥使,外人都只知道有七个都指挥使,但是真正暴露在外能被外人知晓的只有三位,其中曹津曹博烈就是之一。

    既然连龙雀都指挥使都派出来了,足见天山卫对此事的重视程度,所以高易认为曹津的话应该是有一定的真实性。

    当然,最好的谎言就是大部分内容和细节都是真实的,只是在最关键的部位恰恰相反。

    问题是正如团面文士所说,现在大家有得选么?对方不是好脾气的人,如果拿不出一个能够让对方满意的答案来,会生什么,真不好说。

    而要让眼前这帮人商量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最起码要让他们明白这一个任务没有选择余地,然后还得要让这帮人相互之间有最基本的了解和认知,建立起最起码的信任,当然这最后一点难度很高。

    高易无意去抢夺什么金珠珍玩或者资材,他清楚自己的本事,和这群人中任何一个人比,他都是垫底的角色。

    而这些人要真的去和兀剌人的游骑兵、游猎队过招,会有什么结果,他不看好。

    哪怕真如曹津所说,有赤狐和黑虎的人加入,曹津自己还有一拨人,也一样风险极大,弄不好就会是全军皆墨的可能。

    没有自知之明而去贪图那些出自己实力的东西,其付出的代价也许就是性命。

    “刚才那位将军是天山卫龙雀都指挥使曹津,他是龙雀都七大指挥使之一,以前在西域号称血火焚天,他的金刚降魔杵下至少度了过百人西羌蛮族勇士高手的亡魂,他曾经是西域白羊王手下第一高手,打遍昭武九姓无敌手,后来归顺帝国,成为天山卫龙雀都指挥使,专司针对域外的情报刺探和处置。”高易沉吟了许久,还是说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高易的身上,他们都是老辣成精的角色,自然能看出来高易是这群人中实力最弱的角色,没想到高易居然了解这个杜津的来历。

    “他是粟特人?你怎么知道?”团面文士狐疑的问道,

    虽然莽汉面部异族特征明显,但是这北方塞外白肤虬髯黄须棕的多了去,尤其是在西北的西域诸部更是多如牛毛,甚至纯正夏人血统的反而是少数,粟特人只是其中一部,像什么突厥诸部、西羌人、大食人、吐火罗人、波斯人都属于白种人,不类夏人,且怎么这家伙却知道对方是粟特人?连他都只知道对方和龙雀都有瓜葛,但是却根本不知道对方居然是龙雀都指挥使。

    “我来自天山卫,准确的说,我是天山卫逃兵。”高易早有准备,“所以曹指挥使大人大略认识我,不过我没有离开天山卫时,也只是一个卫督府旗下的一个普通的干员罢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作者:坐墙等红杏
你听说过男女合租吗?你体验过男女合租吗?男人女人同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