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七十七节 针锋相对(求推荐票啊!)

官道无疆 第七十七节 针锋相对(求推荐票啊!)

    “再看看我们县城情况,街道应该是还是十年前的情形,我问过咱们县里街上老住户,他们记忆中县城街道的老旧情形至少已经维持了十年没有改变,大街坑坑洼洼,小街小巷污水横流,整个县城街道上只有区区三个公厕,而且其肮脏状况惨不忍睹,老百姓怨声载道,建委张主任告诉我县城下水管线早就需要改造了,否则情况还会越来越差,可一年拖一年,就是没法改造,原因是啥,就是没钱。一个人民公园设施老旧不堪,连我们县城里的老百姓都不愿意去,电影院是七十年代的建筑,已经被安监部门定为危房,要求立即改造,还是没钱。”

    沈子烈语意昂扬,罗列事实信手拈来,这也都是在座诸人平常所知晓的,久而久之习惯了也没啥,但是今天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出来,就显得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了,尤其是这个尚未完全融入南潭的代理县长这样言辞犀利的挑出来。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窘况,县里也不是不想改造不想新建,可腰包里瘪瘪的没钱,拿什么改造,南潭中学前年建成,到现在的工程款都还没有给黎阳二建司结完,今年我就已经收到了两次黎阳二建司经理的电话,威胁我说如果今年年底再不把工程欠款付清,他就要把几百工人和家属带到咱们县政府来过年,这种情形下,你让县里哪里还有钱来投入这些事关民生的支出?”

    会议室里显得异常的安静,连某委常委喝水声音大了一点都显得格外清晰。

    “我知道肯定不少人心里这个时候也在嘀咕,既然县财政这么困难,还要搞什么工业开发区?这搞开发区难道就不花钱,不但要花钱,肯定还要花大钱,这不是南辕北辙么?”沈子烈又抛出一个问题,这也是在座常委们不少心里的想法。

    “不错,我承认要搞这个工业开发区肯定要投入,而且投入还不会小,首先就是工业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就是一个不小的支出,要成立这样一个机构,编制人员以及开办费用,这些零七八碎的算下来肯定也不少,但是如果我们不搞这个工业开发区呢?”沈子烈反问。

    “不搞会是什么样?可以预测一下,我们南潭不搞,也就只能一直像现在这样过紧巴巴的日子,随时勒紧裤腰带,想要做个什么都只有幻想一下,坐等看天上能不能掉馅饼,可有这种好事么?”沈子烈语气越发激烈。

    “我们都知道像南潭这样的农业大县,税基薄弱,税源贫瘠,农业税的收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让我们干群关系变得更加紧张,而现在粮价持续低迷,农业结构调整也是举步维艰,可以说农村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钱袋子问题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在我们本地找不到消化办法,不得不外出到沿海地区去打工,而这些青壮劳动力外出到外地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像农村农忙时无法帮补,家中老人孩子无法照顾,每年回家不但加剧了交通压力,也是一个巨大消耗开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通过发展我们本地的工业来消化这些剩余劳动力呢?”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认为唯有发展工业,也只有发展工业才能真正让我们南潭的财政税收体系进入一个相对健康良好的运行机制中,才能真正解决我们目前农村越来越严峻的劳动力过剩问题,在目前的机制下,没有工业经济作为发动机,一切都无从谈起。”

    “要搞这个工业开发区,姓沈的也知道这里边有风险,但用句通俗一点的话来说,你不去尝试,固然没有风险,但是却永远没有收获,尝试也许会遭遇一些挫折和失败,但是你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不行?当领导干部就是要敢担当,敢作敢为,敢为人先,古人云,为官避事平生耻,我认为这句话很值得我们思考。”

    “呵呵,沈县长,请你冷静一些,我想我们在这里探讨研究这项工作也都是出于公心,处于我们作为一级领导干部的责任感,不存在什么私人感情在其中。我看你是有些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反对县里招商引资发展工业,事实上县里不是一直在抓招商引资这项工作么?工业发展起来的好处毋庸多言,我只是提醒一下,现在条件是否成熟,时机是否合适?”

    眼见得常委们都被沈子烈一番昂扬慷慨的话语有所触动,尤其是县里财政的拮据情形更是有目共睹,很多人都深有同感,秦海基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吭声就显得有些虎头蛇尾了。

    “去年到今年,中央一直对经济领域抓清理整顿,对于外资和私有经济快速进入和发展给国民经济带来的影响现在中央也很警惕,准确的说,去年那场风波就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和平演变潜移默化积累爆发出来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政治和经济从来就密不可分,无法割裂,外资和私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例不断攀升,这会给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我觉得作为一级领导干部也的确需要思考。”秦海基语速很慢,语气严肃,“搞这个工业开发区是为了发展经济,但是发展经济是不是就可以不问是社会主义性质还是资本主义性质?我相信大家平常也都在看报纸电视,中央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明确说法,那就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不能以改变我们国家社会主义性质为前提。”

    秦海基的话语一字一句,重逾千钧。

    终于还是来了。

    最终还是要提升到这个问题的争论上,沈子烈虽然很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但是看起来似乎避免不了。

    沈子烈瞥了一眼依然面色如恒的安德健,这个家伙还真是稳得起,那就只有自己赤膊上阵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