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二二四章 此劫大凶

飞天 第二二二四章 此劫大凶

    形象显得有些诡异。

    白娘子似乎想说什么,然嬴月根本不跟她啰嗦,就这样照着白娘子冲了过去,信手一挥,就是一记撕裂虚空如无数小蛇闪烁的鞭影抽了出去,如雷霆甩出,任谁都看出攻击威力巨大。

    白娘子合十的双掌亮出一只,翻掌一推,一道白玉掌影如一尊石碑迎出。

    轰!鞭影溃散,轻巧化解,证明了两人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嬴月冲势依旧不停,临近时,双臂一张一抱,身后拖曳的密密麻麻辫子一起甩了出去,迅变长,如一只大碗般包裹向白娘子。

    “阿弥陀佛!”白娘子轻轻一声佛号,双掌再次合十身前,浑身上下骤然爆出柔和白光,体内仿佛有一道旭日升腾而出,合抱而来的辫子还未缠住白娘子,便被柔和白光鼓涨如气球,难触碰到白娘子的身。

    嬴月不断挥舞双臂,身形后退,明显看出她想勒紧施压。

    这一幕令不少人心惊,两人分明都能驾驭虚光如实物。

    妖僧南波面无表情地仔细观察着两者之间的胶着。

    “白娘子怎么光抵挡不还手啊!这还是那个心狠手辣的白娘子吗?”幽冥龙船上的阴二郎略显着急道。

    他这里话刚落,始终不依不饶的嬴月似乎真的激起了白娘子的反应,包裹在虚空辫影中的柔和白光猛然如旭日跳出云海,绽放出万丈光芒般。

    轰!嬴月拼命拉拽绷紧的纠缠辫影瞬间崩溃,炸成了虚无。

    噗!嬴月仰天狂喷出一口鲜血,被震飞了出去。

    两人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白娘子不反击则以,一反击嬴月根本无法抵挡。

    左儿闪身而出,抱了嬴月退回。

    这里人还未回来,妖僧南波猛然一拳轰出,如九霄惊雷划过星空,一道撕裂虚空的影迹宛若一道霹雳轰在了白娘子身躯上绽放的光芒上。攻击威力撞上白光,此消彼长的衬托下方显出一只巨大的拳影,白光遭受攻击的一面迅被打压了下去,白光直接被一拳给轰灭了。

    白娘子被震的后飘了一段距离才稳住身形,看向妖僧南波的神情渐显凝重。

    “没想到这世间又出了一个神魂境高手!”妖僧南波冷哼一声,闪身而出,徒弟一吃亏,做师傅的立马出手了,这出手一称量深浅,方现也不过如此,盯向白娘子的目光中露出一丝贪婪觊觎神色,“你那破碎虚空、横跨星空的法门我倒是很感兴趣!”

    他之前还以为白娘子的实力强悍到了能破碎虚空、横跨星空的境界,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一交手现不是那么回事,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对方应该是掌握了一门高深的术法。这门术法确实很吸引他,意图占有。

    神魂境高手?龙船上的吴长、火真君和阴二郎面露惊骇神色,似乎无法相信,白娘子的修为居然已达神魂境?居然突破了如此难以逾越的一关,真的假的,妖僧没撒谎吧?

    船楼上的白主目光闪烁,似乎也有些讶异。

    不过一群人都留心到了白娘子的眉心法相,施法之下已不见法相,之前还以为白娘子是做了什么掩饰,此时经妖僧南波提醒方知白娘子的修为已经是返璞归真!

    “神魂境”青主嘀咕一声,与佛主看向白娘子的眼神都有些莫名。

    谁都知道修为突破神魂境意味着什么,实力都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是意味着长生。

    妖僧南波身形一闪,带出久久不消的虚影,直冲白娘子,一拳拳接连轰出,轰鸣阵阵,一道道撕裂虚空的痕迹如魅影闪过,集中轰向白娘子,听那搅动星空的动静,没领教过的人不知威力究竟几何。

    白娘子神情极为凝重,双掌连翻,推出一尊尊巨大如石碑的白玉掌影,对轰而去。

    带着几分幻灭迹象的撕裂虚影摧枯拉朽般,将一尊尊白玉掌影轰散,狂啸四散的法力波动澎湃,排山倒海般,纵容是遥站观看的人也如同遭遇风暴一般,修为差的人拼命施法抵御着。

    不知多少人惊骇,两人才刚一交手,那声势就像要搅翻星空一般。

    双方大军人马一起施法,浩浩荡荡涌动的法力方将涌来的狂暴法力波动给消散于无形。

    隔空交手不分上下,难分胜负,可见双方的实在修为相差不大。

    妖僧南波双眼兴奋的冒光,一脸的战意澎湃,拳出之际,嗡嗡出声道:“自从三仙伏诛,多年来,再无可让我一战的对手,只道这世间人才凋零,空余寂寞,不想我一出山,立刻钓出一个,好!拿出你的全部本事,看你能挡我多久!”

    话落,似乎隔空交手已难以让他过瘾,人影狂冲而来,双臂交错护头,以身躯强撞如巨大碑文的白玉掌影,一路撞溃掌影,轰鸣声在星空翻荡。

    两人近身相撞的一刹那,双双一掌拍出。

    妖僧黑袈裟猎猎飘荡,轰出的手掌幻影如金如铜,金光灿灿,掌影边缘有撕裂虚空般的细微裂纹,恍如掌影周围笼罩一层黑光,金光和黑光交织出的华丽透着诡异。

    白娘子裙袂飘飘赤足,一头长亦在身后猎猎飘荡,拍出的掌影爆浓郁白光。

    双掌相撞的瞬间,灿烂金光如霞,金光暴涨,白光洁白纯正同样暴涨。

    金光华丽炫目,白光堂堂正正,有浩然之气。

    轰鸣声中,撞击的一双巨大掌影周围虚空震碎,又复还。

    金光和白光不竭,但金光掌影周围笼罩的一层黑光渡向了白光,似乎粘在了双掌之间。

    白娘子美目瞪大了几分,现妖僧南波的掌影中产生了强大的吸附力量,无论自己再怎么撤掌居然都撤不回来,狂催法力欲推开,却现那撕裂虚空般的细微裂纹组成的黑光恍如无数裂口,直接施加的法力再强大也从那裂缝中渗入了进去,对妖僧似乎没什么影响。

    双方的掌影都在继续缩在外人看来似乎是被交手的双方给推挤压缩小了。

    只有白娘子自己心里最清楚,自己已经被妖僧钳制住了无法脱离,双方越靠近她就越危险。另一立于胸前的手掌翻手掐指连弹,一道道白光指影呼啸而去,射向对方。

    妖僧南波一声冷笑,单手一扯肩头黑袈裟,在手中搅动如黑幕,将射来白光指影抵消于无形。趁势一抖袈裟,袈裟如波浪般荡去,白娘子迅回手抵御。妖僧却趁势甩手一抖一劈,黑袈裟如一道黑刃斩向了白娘子。

    白娘子纤指翻弄,避开黑刃,侧面一把抓住了黑袈裟。

    然惊变突生,妖僧南波扯着袈裟一抖,抓在白娘子手中的一头猛然暴涨,如蛟龙一般变长,瞬间绕白娘子胳膊而上,快将白娘子席卷缠绕。

    白娘子大惊,身上猛然爆出刺眼白光。

    妖僧却是猛然一撤抵住的那只手掌,顺势一拳轰出,如惊雷般打出。

    白娘子想躲避,却又被妖僧用袈裟扯住了,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硬生生挨了一拳,身上爆出的刺眼白光亦被这一记重拳给打散。

    “噗!”遭受重击的白娘子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卷住她的黑袈裟似乎也承受不住双方的巨大力道崩开了,从卷住的黑袈裟中脱身的白娘子旋转着甩了出去。

    妖僧袈裟一抖,黑袈裟轻飘而回,又斜披在了肩头,一脸不屑地瞅着白娘子,“我大手段还没使出来,就吃不消了?还当有多大的能耐,就这点本事也敢跑出来在我面前出头,真是不自量力!”

    白娘子口中又涌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衣襟,刚才那一击挨的太实在了,已经受了重伤。

    “白爷!你不是有办法吗?白娘子危险了,快阻止妖僧呐!”

    龙船上的吴长猛然回头看向船楼上的白主,着急叫唤一声,那意思显然在问怎么办。

    白主似乎没有插手的意思,微微摇头道:“不用心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后面还有真正的高手没出现!”

    “真正的高手?”吴长、火真君、阴二郎愕然。

    十行宫等人面面相觑,妖僧出现,又冒出个神魂境的白娘子,已经够吃惊了,后面还有什么真正的高手?

    高冠偏头看来,问道:“谁?”

    吴长忽一拍额头,问:“是不是白娘子所谓的那个什么师傅?”

    白主微微颔,“拭目以待吧!”

    火真君等人恍然大悟,是啊,能把白娘子调教成神魂境高手的人岂能简单,连白娘子都这么厉害,其师自然是不用说了,怎么忘了这茬。

    众人又立刻紧盯交战现场。

    只见白娘子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摸出了星铃在手,不知在跟哪联系。

    毒星,南无门宝库内,寂静如雕塑盘膝静坐在莲花宝座上的八戒轻轻翻手,一只星铃飘了出来,漂浮在他身前。

    白娘子的讯息传来:师傅,您的尘缘劫难弟子化解不了,怕还需您亲自出手化解此劫。

    八戒回复:我心魔难消,本不欲再与他们相见,欲斩断此尘缘,若再见,心魔怕是更甚。

    白娘子:此劫大凶,行凶者妖僧南波,弟子重伤不敌!

    妖僧南波?静若处子的八戒双眼猛然睁开,呢喃一声:“师傅,木娜”

    ps:今天就这,出行在外,明天更新可能较晚,见谅!

    。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申公豹传承
申公豹传承
作者:第九天命
本书主角玉独秀获得应灾劫大道而生的申公豹传承,然后又在...
最强反派系统
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什么是反派?是李沉舟拳倾天下,还是上官金虹搅动风云?是...
造化之门
造化之门
作者:鹅是老五
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这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