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玄幻魔法 > 完美世界 > 第五十九章 发狂

完美世界 第五十九章 发狂

    炽霞绽放,一位老人祭出一串骨珠,颗颗大如鹅卵,散发晶莹宝光,宛若一片星辰自域外飞来,能量波动吓人。

    它们构建出一片星辰图,纹络蔓延,像是一片星河垂落,气息磅礴,当即就将石子陵笼罩在了下方。

    “给我开!”

    石子陵大喝,满头黑发狂舞,手中长矛一挥,黄金光滔天,震撼了这片苍穹。他的眼角都崩开了,有血泪淌落,幼儿遭此厄难,让他的心都在滴血,现在谁挡他杀谁!

    宝术惊天,隆隆咒言自鸣,宛若诸天神明在禅唱,洒落无尽神圣的光辉,将这里笼罩,那横空的星辰图直接炸开。

    “碎!”

    石子陵大喝,手中长矛一挑,原始符文成片,向前冲击,黄金色的光芒将前方淹没。

    在喀嚓声中,那一串雪白的骨珠一颗一颗的炸碎,强大的符文之力全部消散,化出一片汪洋般的神光,扩散向四方。

    诸多宫殿当即飞了起来,像是落叶般,在这种狂暴下微不足道,而后又在高空中粉碎,化成尘埃。

    这样一串骨珠乃是罕见的强大宝具,就这样被战矛击碎,化成神精,消散于天地间,让诸多族老都心疼。

    石族身为皇亲,被封王侯,虽然很强大,但稀珍宝具也不是这样随便糟蹋的。这个老者嘴角淌血,身体剧震,骨头折断多处,横飞而起,撞在了一座巨宫上,令那里崩碎,烟尘一片。

    “子陵住手,都是自家人,不要大动干戈,伤了和气!”

    一群老人从尘埃中走来,灰头土脸,粘着血迹,他们脸上有怒容也有震惊,这个子侄太强大了,直追其父啊。

    “伤了和气?我儿体内至尊骨被夺,生命垂危,而恶妇一脉却依旧活的很好,这就没有伤和气吗?!”石子陵怒发冲冠,浑身的黄金光更盛了,照耀的这片天地都一片通明,像是有神火在燃烧。他声音很冷,大声斥道:“你们虽然是我叔伯,但都不是我的对手,除却恶妇一脉外请退开,不然别怪我出手无情,大开杀戒!”

    “你……”有人浮现怒容。

    “子陵有话好说,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谈呢?”一位老者劝道。

    “还有什么可谈的,你们已经做出决定,为恶者被保护,受害者却要一个人独自舔舐伤口?我儿现在能否活下去都两说,你们让我坐下来?那好,将那恶妇还有石毅给我剁了!”

    “放肆,这是十几位宗老做出的决定,你难道要反出去吗?”一个老者大喝,手持一把羽扇,竟缭绕着风雷,用力一扇,宛若雷神降世,当即有无尽紫芒扑了过去。

    “你是石毅的叔爷?”石子陵的脚步压根就没有听过,始终在向前冲,这个时候一声长啸,双目喷薄出无尽的炽盛电芒,同样是一片雷霆,但却是金色的。

    “喀嚓!”

    顿时雷鸣震耳,这片天地都被电芒挤满,发生了剧烈的大爆炸。

    那个老者手中的羽扇直接崩开,当雷光尽退时,他整个人焦黑,头上冒青烟,生死不知,而后又被石子陵眸子中射出的一道炽盛金光劈的飞起,撞进一座宫殿中,再也没有起来。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石子陵太强大了,不愧为一代奇才,这种手段,这种如战神般的雄姿,让老辈人物都黯然失色,根本无法与之争锋。

    “老十五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有人轻语。

    十五爷的强大在皇都是出了名的,两箭射死一头太古遗种——鸾鸟,谁能做到?一身修为惊天动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敢在百族战场射杀血脉很纯净的貔貅的幼崽。很多老辈人物都猜到了十五爷的用意,他是要用真正的貔貅真血为孙子洗礼肉身。

    现在其子一样的强势绝顶,一身实力震动皇都,老辈人物都不是对手,宛若一尊黄金战神般,怎不令人心颤。

    可以说,若非是另一脉出了一个石毅,天生重瞳,拥有上古圣人、神人之资,未来必然是石子陵在族中挑大旗。

    事实上,即便出了一个石毅,石子陵一脉也必然要崛起,谁都掩盖不了光芒,因为其幼子天生至尊骨。

    可惜,最终却是这个结果,让人扼腕长叹。

    轰隆!

    石子陵大步向前,每一步落下,大地上都会崩发出许多条巨大的裂缝,像是一个黄金巨人在出行,无物可挡。

    “缚!”

    一个老人大喝,手持一根藤条,这是一株强大的植物生灵化成的宝具,通体黑褐色,但是现在却莹莹发光。

    轰的一声,这片宫阙间的地面被穿透了,一株又一株灵藤冲起,都散发着宝光,宛若一条条蛟龙,疯狂冲向石子陵,要将他缠缚。

    “小道尔,你们这一脉的人,挡我者死!”石子陵大喝。

    他龙行虎步,威势滔天,满头发丝刹那暴涨,根根晶莹,而后散发出黄金光芒,像是太阳神般,令他整个人都无比璀璨。

    “轰!”

    这浓密的黄金发丝,如瀑布般倾泻,冲向这边来,摧枯拉朽,将所有发光的灵藤全部绞碎,而后更是击在了那个老者手中的宝具上。

    “噗”的一声,那根宝藤直接炸开,燃成了一片灰烬,这种强势手段惊的一群人目瞪口呆,通体发凉。

    “滚开!”

    石子陵喝道,手中长矛一挥,噗的一声鲜血飞溅,直接将这个老者挑飞,撞碎一座假山,鲜血喷涌。

    “子陵你入魔了,快快住手!”一群老者大喝。

    “如果为我幼子讨一个说法也算入魔的话,今日我不妨堕落成魔!”石子陵大吼,满头发丝狂舞,沐浴在炽盛的金光中,大步向前冲去,无人能与之争锋。

    黄金战矛挥动,鲜血不时溅起十几尺高,谁敢阻挡,直接就格杀,这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退,脸色发白。

    “布下符文,锁住这片天地,将他镇压!”

    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石毅一脉的居地,他们这一脉的人焦急,以宝骨等布下杀阵,镇压石子陵。

    “我看谁能挡我!”石子陵如一个盖世魔王般,此时浑身杀气冲霄,眸子中的光芒惊的一群老辈人物都战栗,全都在后退。眸光所向,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石子陵持战矛一步就是数十丈,向前轰杀,对方这一脉的宫殿成片的崩碎。

    “镇杀!”

    宝骨发光,一片又一片符文在地面交织,在空中密布,形成天罗地网,将要石子陵镇压在当中。

    “吼……”

    石子陵发狂,乱发怒冲向天,如同神焰在燃烧,躯体爆发无量光,他宛若黄金铸成,顶天立地,用力挥动手中战矛。

    当下,诸天神明的吟唱再次响起,无穷的力量汹涌,宝术惊天,他像是一尊金色的天神般,横扫四方。

    “轰!”

    这里发生剧烈的大爆炸,乱石崩云,神光如瀚海,向外扩散,石子陵战意冲霄,舞动神矛,将这个地方打到崩碎,所有宝骨全都炸开了。

    “都给我去死!”

    他手中的黄金战矛一挥,参与布阵的人如稻草人般飞起,而后成片的倒下,血液四溅,无人能挡住他的步法,他一往无前,大步前行。

    石子陵的妻子抱着幼子,浑身流动晶莹光辉,跟在后方,一路相随。

    小不点很迷茫,看着前方那如天神般的身影,不断张开小手,向前伸去,感觉很亲近,口中咿呀的叫着,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的母亲鼻子发酸,美眸蕴泪光,曾经早慧的孩子是那样的灵动,现在居然退化成了这个样子,让她非常难过,心都在淌血。

    “阻住他!”许多人惊悚大叫。

    石子陵入魔了,彻底发狂,让他们恐惧,这是要将他们斩尽杀绝啊。

    “给我杀,杀了他!”

    身为王族,自然有很多仆人,更有诸多死士,这一脉的人怕石子陵回来与他们清算,自然有所准备。密密麻麻的人冲来,全都是高手,悍不畏死,欲行蚁多咬死象之事,想将石子陵活活累死,而后镇杀。

    “土鸡瓦狗!”

    石子陵无所畏惧,他将战矛插在地上,运转最强宝术,这一刻他像是被祭祀的神明般,气息神圣而恐怖。

    一声惊天巨响发出,无量神光迸发,他像是屹立在世界中央,日月星河围绕着他转动,一头巨大的凶兽浮现,横扫四方。

    “嗷吼……”

    兽啸震耳欲聋,这是一种惊世宝术,这头模糊的太古凶兽疯狂肆虐,横行无阻,一爪子落下必有数十人喋血。

    这个地方成为了一片屠戮场,那庞大的躯体勇猛无敌,腾跃间,一百多名强者被快速击杀,其余的人胆寒。

    这种恐怖手段让人寒毛倒竖,一个人而已,对抗敌对一脉如此多的强者,骇人听闻。

    “轰!”

    最终,石子陵自己也出手了,他浑身散发万丈金光,通天动地,向前横扫而去,其余的人全部横飞,血液飞溅。

    短短一瞬间,前方场地空了,再无一人阻拦,全部被解决掉。

    “子陵,杀够了吗,气可出了出了一些?”前方一群人出现,说话的正是“老五”,浑身赤霞澎湃,宛若一尊涅??的血凰,而眸子是金色的,跟两盏金灯似的。

    在他的身边有一个孩童,头角峥嵘,天生双瞳,年岁虽然不大,但那种气度、那种冷静与沉着让大人都自愧不如。

    石毅得到至尊骨后,更加不凡了,眸子开阖间,神光流转,举手投足,竟隐约间有了一种可怕的威严。

    他还年幼,就有了一种很非常可怕的气势,仿佛注定要凌驾芸芸众生上、俯视万灵般,像是一尊神明降世。

    “不够!”石子陵冷声回应,回头望去,小不点大眼无神,奄奄一息,让他心痛,手持战矛点指前方,道:“除非让我儿复原,否则血债血偿,你们行如此恶毒之事,天理难容,断我儿一根至尊骨,就用百根骨来还吧!”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
太古神王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九天大陆,天穹之上有九条星河,亿万星辰,皆为武命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