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吧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2648章 明暗双子(大结局)

武神风暴 第2648章 明暗双子(大结局)

    从新元历十三年起,唐焱真的放下了所有事物,陪伴着妻女,游走世间,享受天伦之乐,消失在了众人视线里,除了杜洋等人偶尔会见到唐焱,其他人……再也难见。

    在此之前,唐天佑被送往北大陆隐姓埋名历练,唐浩宇被送往南大陆,同样隐姓埋名开始自己的生活。唐念则被不死凰带走,展开严厉特训。唯有唐昭留在战盟,受到众人栽培,负责协调战盟事宜,小小年纪,她却痴迷这些。

    唐焱双子双女,正式开启各自的生命征程,也注定会在未来岁月里闪耀祁天。

    在此之后,拓跋战归亲自搜寻到了轮回族的藏匿之地,挥令战盟亲自展开围剿,在北海爆发恶战,一个不留,全数屠灭,展现了雷霆手段。

    金翅天鹏和混沌被释放回归,在妖族内部引起强烈轰动。现在祁天大陆正处于人强妖弱状态,让妖族地位非常低微。就算有九婴和白矖,也难以弥补差距。

    如今两位妖皇归来,无疑给天下妖族带来了主心骨。

    唐焱期间释放了地狱里封存的魔族。现在的遗落战界回归了平静,四位古皇全部在他闭关那两年里丧命在天罚,尸骨无存,神魂俱灭。

    唯有血魔圣皇和天魔圣皇幸运存活。

    遗落战界至此元气大伤,但随着世界的完整,能量的充沛,只需要再有个几万年的繁衍生息,完全可以回归全盛,甚至比之前更强。

    地狱!

    唐焱在陪伴妮雅等人游历天下的时候不忘安置地狱。

    他的成帝给地狱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地狱世界大幅度扩展,稳固性成倍增加,地狱鬼族繁衍生存的速度越来越快,轰轰烈烈的鬼族新世纪拉开帷幕。

    妖灵皇正式闭关,试图利用冥火塑造火躯。

    骨皇等变换的鬼物相继离开潜藏地,走进波澜壮阔的鬼族战争史。

    上次为了调集能量帮助唐焱晋入古皇,火灵儿放弃了自己的成长。现在唐焱称帝,火灵儿可以肆意的从两界吸收能量,冲击古皇境界。

    “小金猴……薛天辰……恩师度空……”唐焱悄悄收集了当年牺牲的众多亲朋好友的魂魄或是意念,能够轮回的部分,他全部送他们入了轮回,不能轮回的,全部在地狱重塑了鬼体。

    这本不是他应该干涉的命运天道,可默默的怀念总会唤起愧疚,思量再三,终究还是抗了会天道,做了自己不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当亲眼看到小金猴、度空等转世重生的鲜活生命依次诞生,在世界各地生存成长,他脸上绽放笑容,一切……都值得……

    “冥主!找到轩辕了!”苦婆族长在今天突然联系了唐焱。

    近年来,唐焱不断派遣苦婆部队在祁天大陆活动,追剿所有的心魔。他不是要限制心魔在这个世界的出现,反而希望心魔能作为正常的力量在世间循环,但她决不允许心魔变作生物形态在世间行动。

    此外,他始终挂念着当年的推测天柱是否还在!又在哪?!

    他一直在寻找,一直在默默关注。

    “轩辕?她还活着吗?”唐焱都快遗忘这个名字了。

    两年前年拓跋战归发兵围剿轮回族,事情闹得很大,他多少知情。也知道当时在屠杀轮回族之后并没有发现轩辕的影子,好像轩辕在天罚事件后并没有回族,在唐焱隐晦的授意下,拓跋战归没有继续追击轩辕,让轮回族事件在最短的时间里平复。

    “还活着,境界受损严重,勉强能保持在巅峰圣境。”

    “哦。”唐焱淡淡的回了句,并不在意,也不想再去理会。放她条生路吧,算是当年的补偿。

    “我觉着……您应该去看一看她。”苦婆族长迟疑着道。

    “或许吧。”唐焱没有太在意。前几天刚刚陪着昭仪去了趟万古兽山,看了看在那里受苦受难的念儿。一见到她,念儿直接扑到他怀里,哭的那个伤心呦,直让唐焱好气又好笑。想到这里,唐焱不觉得露出个笑容。

    “您……其实……现在就去最好……”苦婆声音很低,也很迟疑。

    “出什么事了吗?”唐焱奇怪了,苦婆几乎从没有主动要求我自己什么。

    苦婆没有多言,而是引领着唐焱向北部移动。

    在东北大陆的东北边荒,有片幽邃古老的雨林,那里虽然远离中原,但随着近些年祁天大陆灵力恢复,雨林里的妖兽数量和境界都不断增长,半圣妖兽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十位之数,说不定未来岁月里还会出现个妖圣。

    在雨林深处,有个平静安宁的湖泊,是广袤雨林里特殊的净土,从未有那个妖兽敢来这里放肆。

    湖泊中央,有座面积不大的岛屿,岛上坐落着简单的主楼。

    这里环境清幽,安宁而祥和。

    寻常时刻,这里从未有谁敢来打扰,唯有今天……

    唐焱漫步走近了琥珀般的翠绿湖泊,踩着湖面走向了岛屿。他看起来像是个普通人,不会外散气息,没有惊动湖泊里的游鱼,没有惊动湖底潜伏的强大河兽。

    岛屿上满是鲜花灵粹,花海深处簇拥一座主楼,风景如画,美轮美奂。岛上灵气氤氲,格外的清新。

    唐焱走近了主楼,在楼前见到一位恬静女子。

    女子,正是隐居避世的轩辕。

    一身雪白纱衫,清新纯净。她面朝着花圃,默默沉思。身形苗条,纤瘦了很多,长发披向背心,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似乎想的事情太入神,又像是从未想过会有外人到访,她并没有注意到唐焱的到来。

    唐焱安静地望着她的背影,熟悉又仿若陌生,她似有烟霞轻笼,朦朦胧胧的美,却再无当年极致的冷酷与倔强。她似乎放下了一切,平平淡淡。

    “轩辕,好久不见了。”唐焱坦然面对,轻语出声。

    轩辕从沉思中回神,抬起白净的眼帘,看向了唐焱。可似乎当是幻觉,娥眉微蹙,收回了目光,失神的看着面前花海发呆。

    “怎么?不认识了?”唐焱笑语。

    轩辕终于完全醒来,怔怔的看了会,霍然起身,眸光微微晃动:“你……你怎么在这?”

    “过来看看你过的怎么样?放心,我们之间恩怨已了,战盟也绝不会再难为你。”唐焱微笑着走近竹楼,正要看看风景,却忽然挑了挑眉角,凝眉望向竹楼二层。

    “我很好,请你离开。”轩辕突然拦在唐焱面前,恢复清冷。一瞬之间,仿佛再次变成了当年的那个她。

    唐焱微微垂眼,看了看轩辕,再次挑眉看向二楼。

    “唐焱!请你离开!”轩辕严肃提醒,情绪似乎很激动:“我说过,你我之间再无瓜葛,我不会再去找你,更不会再做任何妨害战盟的事情。你我之间,一切不复存在。我只想安静生活,也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

    “他是谁?”唐焱脸上笑容慢慢敛去。

    “没有谁!也不是谁!请你离开!”轩辕胸口微微起伏,如果不是自己绝不会是唐焱对手,她真可能直接驱赶了。

    “他,是谁?”唐焱再次询问,声音泛冷。这一瞬,他似乎想通了苦婆为什么要求自己来这里见见轩辕。

    “我说了,没有谁。请你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轩辕情绪激动,连气息都似乎很着急。她目光晃动着,隐约带着朦胧。

    唐焱忽然推开轩辕,径步向主楼走去。

    “唐焱!”轩辕突然大喊,对着唐焱重重跪下。

    唐焱抬起的脚步停在了门前,心头微微颤抖,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后面的轩辕,这个一生骄傲,绝不低头的女人,竟然……跪下了?

    轩辕朦胧眼角积蓄泪水:“唐焱,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可以为当年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你可以羞辱我,你也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你离开这里,马上!”

    “母亲?”一个少年突然在二楼窗口出现,看到这里情况后面色大变,跺步飞冲,朝着唐焱扑了过来,半空中一道赤红锁链狠狠抽向唐焱脑袋,出手无情,下了死手!

    唐焱骤然消失,在十步外出现。

    砰!少年重重坠地,似乎诧异唐焱的闪避速度。他狠狠刮了眼唐焱,快步冲到轩辕身边:“母亲,起来!”

    “你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出来!”轩辕却猛地推开少年,一股圣威腾起,包裹着少年甩向了竹楼,嘭的声重重关上房门。

    “母亲!他是谁?不要怕!母亲……”少年在里面焦急撞门。

    轩辕却挥出两股寒潮,封住了竹楼,里面的视线和声音全部隔绝,仿佛这样才能让她慌乱的内心得以平静。

    唐焱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眼前一幕,眉头越皱越深。

    “我求求你,离开这里!”轩辕跪在地上,朝着唐焱弯下了腰,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面前的土地。

    唐焱深深的看了眼轩辕,神色无比的复杂。“是你亲口告诉我,还是我自己搜索你的记忆?”

    轩辕娇躯轻颤,颤颤的蜷缩着身子:“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你离开……好吗?我……求求你……”

    “说!”唐焱语气为之严厉。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轩辕哀鸣。

    “搜她记忆。”唐焱强行下令。

    周围空间扭曲,美艳到惊心的罗刹族长出现在身边。

    “冥主。”罗刹向着唐焱拘礼,笑意盈盈的走向轩辕。现在的罗刹已达大完满境界,说不定哪天就能冲进鬼皇境,实力即为恐怖。

    “我说……我自己说……”轩辕却像是抽干了所有力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哪里还有当年的绝代风华,哪里还有曾经的骄傲清冷。

    原来在当年唐焱离开后没多久,轩辕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

    荒唐又悲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在深深的绝望和悲痛中,她恨恨的想要拿掉胎儿,可总也无法下的去手。

    毕竟……这是她的血肉……

    无数次的挣扎煎熬,无数白天黑夜的凄苦,她竟然在迟疑和坚定的纠结中苦苦挨过了半年多。

    也就在肚子里孩子七个月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她情绪的不断崩溃和极度虚弱而早产了,也没有了呼吸。

    孩子的早产和死亡,让轩辕崩溃了。

    直到某天,她强行离开闭关的房间,她把孩子的死亡堪称自己情劫正式结束,等于宣告自己彻底遗忘了所有。

    可谁曾想……后来的后来,她被深深的愧疚和痛苦缠绕,缠的她窒息。

    她当时的情况可以算是度过了情劫,也算是怀揣着怨恨入魔。

    她成皇了,却迷失了自己,意识被怨恨和执念所充斥。

    她越是后悔自己拿掉孩子,越是在痛苦中深陷,也越是怨恨。她恨自己,更恨唐焱,她被怨恨奴役了,所以疯狂的想要杀死唐焱,不惜一切代价。

    表面上越是冰冷,内心越是煎熬,她也最终失控,引发了后期成皇前后一系列的残忍举动。

    也正印证了那句话,她再怎么坚强,再怎么骄傲,无论是圣人,还是女皇,终究还是个女人,也是个母亲,一个认为害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

    轩辕当时以为早产的孩子死了,所以抛弃了。可实际上,轮回圣皇当时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偷偷救下了孩子,并送到了外界,秘密潜藏。轮回圣皇交给轩辕的玉石里,就是孩子还活着的消息,是孩子健康成长的模样。

    正因为看到了玉石里的画面,轩辕终于从噩梦里苏醒,恰逢轮回皇战死,她心如死灰,默默放弃了所有。

    她远远离开世人目光,也离开了轮回族,因为她和兄长为轮回族做的够多了,已经无愧轮回族。

    她只想抚养孩子长大,只希望弥补自己的亏欠。

    唐焱听完她的叙述,苦涩的仰起头,看着天。命啊,这都是命。如果不是自己的抛弃,哪会有轩辕的疯狂,也就不会有后期一些列的剧变。凡事有因就会有果,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我已经不怨你,也不恨你。我只想远离是非,安静地生活。”轩辕挣扎着站起来,事情说了出来,心里也轻松了。

    唐焱沉默了很久很久,傍晚的岛屿分外安静,寻常静的安心,今天却静的心慌。

    轩辕背对着唐焱,擦拭着泪水,今天过后,自己应该可以完全放下了。不悲不喜,不怨不恨,用自己余生抚养孩子成人。

    她悄悄调整了呼吸,转身要再次送客,可在转身的刹那,一双有力的臂膀却先一步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一声轻语带着幽幽颤音:“这些年……受苦了……对不起……”

    轩辕娇躯微颤,僵在了原地。

    “……对不起……”唐焱埋首在她凌乱的白发间,诉说着迟来的道歉。

    轩辕怔了很久很久,止住的泪水再次夺眶,嘴唇紧抿,努力忍住泣哭的声音。

    “哭出来吧,我欠你的。”唐焱紧紧抱住轩辕,用力的抱紧。

    轩辕用力抿嘴,又微微颤抖,极力控制,却止不住情绪的崩溃,良久良久,她哇的哭了出来,像是个孩子,死死抱住了唐焱。

    她哭的很伤心,也哭的很彻底。

    唐焱用力怀抱,苦涩摇头。

    “他叫什么名字?”

    “轩辕……洛华……”

    唐焱留在了岛上,陪伴着轩辕,陪伴又教导着自己这个倔强又好强的长子,也默默为他粹洗经脉。

    一家三口的生活从起初的古怪逐渐变得温情。

    轩辕洛华也终于喊了声父亲。

    唐焱在岛上一待就是半年。

    半年后,唐焱指向北方,似是有意,又似无意北大陆战乱四起,群雄竞逐,一场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那是你的战场,去吧。

    轩辕洛华在唐焱和轩辕目送下,离开了雨林,独自北上,闯荡北大陆。

    唐焱没有带着轩辕回到战盟,轩辕也不会回去。她自己住在自己的小岛上,潜心问道,安享清净。偶尔,也会等待唐焱归来小住。

    在此之后,赵子沫、杜洋等人的孩子接连出生,也依次在洗礼之后,独自走向了世界各地,在滚滚红尘和苍茫乱世中续写自己的传奇。

    阿修罗族、海神族,以及灵族,三族命运之子强盛崛起,带领族群重新谱写辉煌篇章。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